第三十一章 恩怨
作者:年年囿于      更新:2022-01-11 22:36      字数:2240
  融天冰冷的语气听在玄清派冷盈盈的耳中,后者孤傲的性子的脸庞也是瞬间冷了下来。
  “宵小之人!”
  融天望着瞬间冷了下来的美妙女子道:“就你玄清派打着正人君子的旗号,专干那苟且之事!”冰冷的语气尽是挖苦之意。
  冷盈盈脸庞陡然间有着寒霜浮现,玄清派在后者的心中有着极为重要的分量,听不得任何人对它的玷污。
  长剑出鞘,强悍的玄力包裹在利刃之上,玄灵境后期的强悍波动自后者体内散发出来,无形的压迫之感充斥着整个山洞。
  融天感到来自后者气势上的压迫,目子微缩,这冷盈盈不愧是来自超级势力之人,后者那年纪轻轻便具有的玄清境后期的实力,让人羡慕。
  虽然自己实力不过玄清境后期,整整与后者查了一个等级,不过,后者小脸之上并没有任何恐惧之色。
  审判之笔祭出,寒光浮现,指向那一脸寒霜的冷盈盈讥讽道。
  “狂妄之徒!”
  冷盈盈泛着寒霜的俏脸,有着一丝不屑之色,衣裙舞动,长剑携裹着玄灵境的压迫,一道冰冷的雪莲自长剑之上浮现。
  “金羽圣莲!”
  圣莲泛着惊心的冰冷之意,宛如来自千年的冰山,洁白的圣莲之上有着片片莲叶,莲叶缓缓张开如一片片寒光翎羽,泛着金色的光芒。
  金色翎羽之上泛着令人心悸的玄力波动,莲叶形成一道金色的翎羽光轮,迅速朝着融天而来。
  “刺,刺!”
  如利刃划过光滑的镜面一般,金色翎羽光轮撞到审判之笔之上,发出刺耳的声音,审判之笔在融天的手中差点脱手而出,即便如此也是让的后者身体倒飞而出,撞到身后洞壁之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
  “噗!”
  一口鲜血喷出,融天的目子之中冒着暴怒的火光,冷冽的寒风自洞外吹来,嘴角挑起一抹讥笑,偏头冷笑道:“玄清派也不过如此而已!”
  “你!”
  冷盈盈俏脸铁青,丰满的胸脯微微起伏着,她并未有伤害融天的意思,先前出手之后也有了后悔之色,硬生生地将金羽圣莲压低了一个等级,否则凭着地阶初级的玄技,这金羽圣莲怕是当场就会要了后者的性命。
  冷盈盈抿了抿红唇,美眸怒瞪着融天,眼中冷意涟涟。
  忍着体内再次扯动的伤口,俏脸之上一阵青一阵白,道:“要不是看在你老爹的份上,真想宰了你这个小混蛋!”
  向来儒雅的冷盈盈,今日却被面前这个不知好歹的少年气得脸色发白,继而丢掉她那冷酷的性子,骂道。
  “我爹?”融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不提融阜还好,听见这来自玄清派的女子,提到自己的父亲,眼目之中有着恨意流出。
  “我爹,玄清派竟然将我爹的灵根损毁,最后还蛮横地驱逐,真是大派的作风,徒有虚名罢了!”
  冷盈盈望着后者眼目之中的滔天恨意,美眸之中也是有着黯淡之色浮现,融阜被驱逐,却是有着他们玄清派的责任,声音之中也少了一丝冰冷。
  “你父亲的事情,玄清派确实有着一丝责任。不过,作为补偿,你可以参见这次的新人选拔,相信以你现在的实力,很容易变能通过考核”
  “呵呵……玄清派么,我会去的,不过却不是现在,有朝一日,我定会让玄清派付出它应该付出的代价!”
  融天冷笑一声,眼眸微眯,锐利的目光,盯着面前娇俏女子微微起伏的胸脯道。
  “大言不惭!”冷盈盈冷道,虽然这融天小小年纪便有玄清境后期的实力,天赋极佳。可是放在底蕴悠久的玄清派中,再普通不过了。旋即瞧到后者肆惮的目光,美眸之中有着厌恶之色。
  “无耻之徒!”冷盈盈整理了一下些许凌乱的衣裙,将胸前的饱满藏匿起来,手臂护于胸前,不过依旧有些春光露出。
  融天收回目光,抽了抽鼻子,淡淡地道:“穿这么少,不就是给男人看的么…”
  冷盈盈冷俏的精致面容泛着怒意,听得融天满嘴污垢之语,银牙轻咬,再也忍不住性子,当下手中长剑再次举起,一道剑虹掠过,剑虹之上玄力涌动,竟有着玄灵境后期的威力。
  “雨相术!”
  融天体内玄力涌动,小相术之一的雨相术便在此刻爆发开了,山洞之外的磅礴大雨竟在此刻宛如一道洪流涌进这个狭小的山洞。
  雨水洪流汇入山洞之后在融天的手掌之中形成一把雨剑,雨剑成型后,一股不弱于剑虹的波动在山洞爆发。
  “雨之剑芒!”
  雨剑化作一道流光与剑虹相遇,只听“彭”的一声,剑虹消散,雨剑化作雨水洒落一地。
  虽然剑虹是冷盈盈愤然发出,可毕竟后者具有玄灵境的实力,地阶初级玄技的雨相术与剑虹相遇也只是旗鼓相当。
  “蹬”
  两者各是后退了一步,融天还是小看了冷盈盈的实力,目子微眯,这娘们怕是已经到了玄灵境后期,甚至都触摸到玄婴境的门栏了。
  冷盈盈稳住身形,体内气血翻涌,先前经历过一场大战,受了不轻的伤,如今再次对上融天,后者凌乱的气息愈加的萎靡。
  忽然,脑海中一阵眩晕传来,长长的睫毛挣扎地睁了睁,可还是渐渐地合拢起来,美妙的身躯盈盈向后倒去。
  退了一步的冷盈盈,身躯早已到了山洞的边缘,如今昏迷过去,身躯朝着洞外急速坠落而下。
  融天目光闪了闪,终究是暗叹一声,拖着疲乏的身体将坠落而下的冷盈盈环腰抱起,在石壁之上登了一下,二人的身形再次钻入山洞之中。
  手上传来的美妙触感,引得后者一阵遐想,将那昏迷过去的美妙身躯放入火堆一旁,手掌不舍地从那腰间抽出。
  “咕”融天咽了一口唾沫,掌中残留着一些幽香,望着后者那吹弹可破的俏脸,此时冷盈盈的面庞之上没有了先前的冷傲之色,紧皱的眉头反而多了一丝柔弱。
  “要是你不是玄清派之人多好”融天甩了甩头,将那种不切实际的念头甩开,目光旁移,落入后者肩膀处的一道血痕。
  血痕本已经结疤,可此时却从血疤之处渗出丝丝鲜血,那娇俏的脸庞之上,黛眉微微蹙着,有着一抹痛楚隐隐的噙在脸颊之上。
  “算你好运!”融天小脸之上有着无奈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