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四百九十一章?你不可能成功
作者:残殇      更新:2022-01-01 22:17      字数:3632
  “哼哼哼,秦萧小子,本使者知道你心中在想什么。”
  “你再是发狠,再是绝念,再是努力,再是拼搏,都是无济于事的,都不可能可以成为万物使者的。”
  “你也不过区区才活了两亿多年时间罢了,而且又是在第九时代,根本没有多大的可能可以成为万物使者。”
  “虽然理论上来说,大千世界的确还可以再诞生一名万物使者,但也仅仅只是理论罢了。”
  “第一时代的大千世界,才是最辉煌的时期,诞生了八尊万物使者,鸿耀这万维度世界。”
  “你秦萧若是放在第一时代,那倒还是有一丁点可能的。”
  “可惜啊,你生活在第九时代,而且是终结的前夕,那主注定你没有一丁点可能可以成功的。”
  “黑暗使者,你们第一时代,也没有人只用了两亿多年便成为万物使者的吧?”
  夜使者再次的冷笑不已了起来,很是玩味的看着秦萧。
  黑暗使者冷扫了秦萧一眼,才对夜使者点头道:“第一时代,第一位万物使者是大道使者,仅用了一个纪元时间。”
  “哈哈哈,秦萧小子,你听到没有。”
  “就算是你们大千世界最辉煌的时期,你们大千世界第一尊万物使者,也足足用了一个纪元的时间。”
  “所以,你还真觉得,你还有一丁点的希望可能?”
  夜使者又次的大笑了起来,想要摧毁秦萧的信心,打破他的心里防线。
  他要玩弄秦萧,好好的蹂躏踩踏。
  第一时代最快成为万物使者的大道使者,也用了一个纪元时间?
  秦萧眉头微皱了皱,虽然是如此,但是秦萧也依然没有受到任何的打击,信念没有任何的动摇。
  别人做不到的事情,不代表自己也做不到。
  什么是奇迹?
  那就是所有人都做不到的事情,自己做到了,创造了出来了,那就叫做奇迹。
  如果别人都能够做到的事情,自己再去做的话,那又算是什么呢?
  那就根本没有任何的的挑战性了,那也就毫无意义了。
  所以,真正的意义,那就是在于创造一个不可能,创造出一个别人都想像不到的奇迹。
  既便第一时代最快成为万物使者的大道使者也足足用了一个纪元的时间,便秦萧依然还是相信自己。
  所以,秦萧看着夜使者,一脸坚定无比的道:“我为什么不可能做到呢?”
  “别人是别人,我是我。我秦萧虽然才活了两亿多年时间,但我目前所创造出来的一些成就,毫不夸张的话,应该是大千世界这个时代没有人能够媲美的。”
  “这个时代,所有人都做不到的事情,但是我秦萧可以去做到。”
  “事情不在于它本身有多难,而是应该看做这件事情的人到底有多大的决心,多强的信念力量去做这件事情。”
  “现在六域沦陷,整个大千世界也只剩下我秦萧一人还能够站在这里罢了。”
  “现在,我是大千世界唯一的希望,我不允许自己失败,我只能够成功。除了成功,我别无选择。”
  “所以,我为什么做不到?”
  “哈哈哈!”
  听到秦萧的话,夜使者却是放声的大笑了起来,丝毫不怒,反倒是很高兴的样子。
  夜使者道:“只能说大千世界这个时代太弱太弱了罢了,希望?成功?别无选择?”
  “哼哼哼,以为这样就是你成功的基础吗?”
  “不不不,你成功不了,你永远都成功不了。”
  “所以,本使者不介意的好好跟你玩一玩。”
  “你不是想信念无比的坚决,不是想将信念的力量推到极致的极致吗?”
  “这一点嘛,本使者可以再继续的帮你的。”
  “让本使者来看看,哦对了,有几个女人你很在乎是吧?”
  说罢,夜使者忽然一挥手,古灵月、沅沅和姚雪莲三个女人出现在了秦萧的面前。
  不过三个女人都被夜使者的力量所禁锢住,束缚住,动弹不得分毫。
  看着古灵月三人,秦萧平静的心,也再次的波动了起来。
  有种说不出来的冲动感。
  饶是秦萧死死的压制着,可是这种感觉依然还是很强烈,依然在一次次的冲击着秦萧。
  秦萧自然知道夜使者要干什么,可是他根本没有办法去阻止什么。
  这种痛苦,才是最可怕的,最难受的。
  看到秦萧的样子,夜使者笑的很是得意的样子,继续的道:“秦萧啊秦萧,你的弱点太多太多了。”
  “优柔寡断,在乎情义,这些都是你秦萧致命的弱点。”
  “你在乎的人,还有很多呢。”
  “你的心,本使者会慢慢的给你摧毁的。让本使者看看,还有哪些人是你在乎的。”
  说着,夜使者又一挥手,又是一群人被夜使者给带了出灭。
  有秦鼎天夫妇,有秦氏一族最重要的那些人,有长风大哥,有弟弟秦逸,有秦胭脂,有莽荒天庭他们,也有风逸师兄他们,还有纯洁哥……
  一个个都是秦萧极为在乎的人,全部都是秦萧想要拿生命去守护的人。
  但是此时,全部的处在了夜使者的魔爪之下,一个个性命被夜使者拿捏在了手中。
  秦萧也早就知道这一点,秦萧也早就料到有可能自己会面临这一切。
  可是想归想,心里准备归心里准备,但是当真正的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秦萧的心犹如是千万把刀子在狠狠的绞割着一般。
  秦萧心中的无尽怒火,也是抑制不住的要喷涌出来。
  可恨,可愤。
  此时的秦萧,的确是有种想要跟夜使者拼命的冲动。
  可恶的夜使者,竟然如此的刺激自己。
  夜使者笑看着秦萧,满是玩味的道:“秦萧,你说,我该先让谁死比较好呢?”
  “要不,由你来挑吧,挑到谁先死,那就谁先死。”
  “哈哈哈,如果你不挑的话,那本使者可就来帮你挑了。”
  “本使者帮你挑的话,那肯定是往你心中最重要的人身上挑的。”
  “所以啊,秦萧你可得想好喽。”
  “他们的性命,现在可都掌握在你的手里呢。”
  “哈哈哈,怎么样,这场游戏是不是很好玩啊?”
  秦萧身体剧颤的死死盯着夜使者,他的双眼早就完全的通红了,全身的血液都在燃烧着,沸腾着。
  可怕的力量在秦萧的体内无比的汹涌了起来,似乎是随时都有可能会爆体而出似的。
  “我选你夜使者死。”秦萧死死的咬牙,愤怒无极的吐了几个字来。
  苍白,无力,无奈——
  这是一份怎样的痛苦?
  “哼哼哼,答错了,你的选项里面没有这一选项。”
  “本使者肯定不会死的,你也远没有这个能力来让本使者死。”
  “你暂时也不会死的,本使者说过了,一定会把你留到最后死的。”
  “一定会让你亲眼见证大千世界的毁灭,这个时代的终结。”
  “也一定会让你眼睁睁的看着,你身边的人,一个个死去。你最想守护的人,一个个的死在你的面前,而且还都是因你而死。”
  “要让你秦萧深深的自责痛苦,要让你堕落无尽的深渊之中,永远都没有办法走出黑暗。”
  “我要让你秦萧,沦为无尽的黑暗。”
  “哈哈哈,怎么样,刺激吗?好玩吗?”
  可恶,可恨,可杀!!!
  秦萧心中的愤怒,的确是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可是他再是愤怒,也是没有办法,此时根本无能为力,根本做不了任何的事情。
  这种痛苦,根本没有办法用任何的词语来形容出来。
  “夜使者——”
  秦萧声音嘶哑,仿佛喊的出血出来似的,咆哮的怒喊:“你堂堂万物使者的存在,为何如此的卑鄙无耻,下作低劣?”
  “有什么事,你冲着我秦萧来就可以了。”
  “你要杀,就给我们一个痛快,何必要如此的玩弄我们?”
  “你不觉得你一尊万物使者来做这件事情,很失身份吗?”
  “哈哈哈!”夜使者却是大笑了起来,一脸高兴的样子看着秦萧,道:“有失身份吗?我怎么没有感觉到呢?”
  “你不觉得,慢慢的玩死你们这些蚂蚁,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吗?”
  “本使者的快乐,其实还是比较简单的,只是你不懂罢了。”
  “你秦萧不是想当救世主吗?那个狗屁的先卑族不是预言秦萧是救世主嘛。”
  “好啊,那本使者就偏偏不信这个邪,偏偏就要看一看,秦萧到底有没有这个资可靠来当所谓的救世主呢。”
  “所以,本使者要玩你,要慢慢的玩死你。”
  哼!
  秦萧冷笑了一声,讥讽的道了一句:“说到底,还不是你夜使者怕罢了。”
  “你们怕我真的成为了救世主,真的成为了万物使者罢了。”
  “哼,可笑!”
  夜使者重重的冷哼了一声,冷盯着秦萧,道:“本使者再说一遍,你秦萧,永远永远都没有一丁点的可能可以成为万物使者的。”
  “所以,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退一万步说,就算你秦萧真的成为了万物使者,那也是没有用的。”
  “我和黑暗使者都是万物使者,合我们两人之力,你就算成为了万物使者,也依然不是我们的对手。”
  “所以,不管怎么样,你秦萧一个人,也翻不起任何的浪出来。”
  “大千世界的结局,早已经定下来了。这个时代的终结,也在进行之中,分崩离析,时不久矣。”
  “最后的这段时间,你秦萧就老老实实的,陪本使者玩一玩吧。”
  “好了,再给你一次机会,你想谁先死?”
  秦萧冷冷的盯着夜使者,再次的道了一句:“我想你夜使者先想。”
  夜使者摇头笑了笑,笑的很是深意的样子。
  “这个回答让本使者很不满意,所以就买一送一吧。”
  “你不选择,那本使者替你选择了。”
  说罢,夜使者手一挥,将秦鼎天夫妇拎了出来,吞噬的力量包裹着两人。
  就像是死神已经张开了巨口一盘,只待夜使者一声令下,便会一口的将秦鼎天夫妇给吞下去。
  死亡,也已经逼近到了秦鼎天夫妇的头上来。
  “爹,娘——”
  看着自己的父母性命被夜使者拿捏在了手中,秦萧心神几乎是要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