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19
作者:凤知离      更新:2021-11-22 17:34      字数:2563
  男配黑化之后(穿书) 作者:凤知离
  分卷阅读219
  男配黑化之后(穿书) 作者:凤知离
  分卷阅读219
  对话就此结束。
  这一段小插曲后来徐九微无意中对莫蓝鸢提起,他意外的沉默了下来,过了一会儿突然问她:“你的户口簿呢?”
  “在家里。”徐九微说的是她住的地方。
  当初徐家两老在她搬出来时,就买了这间一室一厅的房子给她,算是让她自立门户,所以户口簿自然也单独分出来,在她自己手里。
  “给我。”正好在她家的莫蓝鸢淡淡地说道。
  徐九微不明所以,但还是立即起身从抽屉翻了出来。
  “你要我的户口簿做什么?”直到他给她换上衣服,开车带她出去,她还没搞懂他想作甚。
  莫蓝鸢没说话,只是执起她的手,在唇边吻了吻。
  于是,就这么被拐带到某公证处,笑得有些僵硬地拍了照,领到两本红本本的时候,徐九微的反射弧线终于拉直了。
  “等等!我们就这么……领证了?”她错愕地望着他绝美的侧脸,不太确信地掐了掐自己的脸颊。“啊!好疼!”
  莫蓝鸢正把一枚非常显眼的钻石戒指套在她手上,听到她的话眉峰动了动,语气都明显变得不善:“怎么,你想不负责?”
  徐九微:“……”这话怎么说得她跟个吃干抹净就跑的渣男一样!
  “不是。”她挠挠鼻尖,嘟囔道:“我们不是应该先和家里人说明,再举行婚礼什么的?”
  “你想要办婚礼?”他忽地问道。
  重点是这个么?!
  徐九微暗暗翻着白眼,眼角抽了抽:“算、算是吧。”
  “放心。我知道怎么做。”说这话的时候,他忽而勾起她的下巴,在她唇边吻了吻。
  被吻得迷迷糊糊的徐九微,望着眼前这张简直足以称得上妖颜惑众的脸,不着边际地想着:所以,她就这么成了已婚妇女了?
  至于她那过于冷漠的双亲,徐九微还在想要不要跟他们先报备下,她已经跟人领证了,对面打来电话,对她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指责,她正莫名其妙,就听到他们抱怨她搭上莫家居然也不告诉她,并且不断颐指气使地让她必须要莫蓝鸢送上如何贵重的聘礼,才会同意他们的婚事……
  说到最后,徐家二老的话题又转移到了让她如何去在莫夫人面前讨欢心,好方便帮衬着她那刚开始学做生意的弟弟,甚至还不遗余力出着各种馊主意。
  徐九微一直静静听着,既不生气,也不表示什么。
  从小面对的就是这样的家人,她还真是半点都气不起来,最多对他们的话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至于这些事,她是完全不想对莫蓝鸢提及,总感觉很难堪。
  他那样的人,她不想让他被这些俗务打搅。
  索然把手机丢在一边,徐九微在原地坐了很久很久。
  过了半晌,她偏头看着沙发上睡过去的莫蓝鸢,客厅里只留了一盏落地灯,昏黄的灯光洒落在他的身上,让他冰冷的五官都不知不觉泛着柔和,一缕碎发挡在眼睛上方,遮住了他的额角,她伸手轻轻拨开,忍不住笑了笑。
  生活也不是处处都不如意。
  不是么。
  或许是屋子里的气氛太过安逸宁静,后面她自己也跟着睡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黑了,而原本趴在沙发边的她也变成了被他拥在怀中的姿势。
  费力地睁开眼,她望着他:“几点了?”
  他低头在她的眼睛上亲了亲,低声道:“七点多。”
  “哦。”
  她随口应了声,然后翻过身,极为依赖地抱住他的腰继续犯着迷糊。
  察觉到她的动作,莫蓝鸢愣了下,随即揽在她腰上的动作更加温柔,在微暗的灯光中睁着眼睛看向窗外,稀稀落落的星子闪烁着,一轮圆月高悬在夜空中,似乎很快就要到八月十五了。
  阳台上的茉莉花都开了,清清淡淡的香气在黑夜里无声弥漫开来,他不由得想起她不久前的问话。
  她问他为什么种了那么多茉莉花,他不像是会喜欢这种香味过于浓烈的人。
  他当时没回答,仅是勾了勾唇。
  为什么要这种花?
  原因很简单。
  它的花语是——你属于我。
  他眯了眯眼睛,侧过脸凝视着她,长长的睫毛蜿蜒出一条墨线,在灯光下显得魅惑而妖异,叹息一般说着:“你只属于我。”
  从今到往后,都是。
  徐九微正处于半梦半醒间,听到他的声音无意识地应了一声:“什么?”
  “没什么。”他咬了咬她的耳垂:“我说……我只想要你。”
  方才还睡眼惺忪的徐九微很快就彻底清醒了过来,她皱了皱鼻子,弱弱地道:“我……我现在还腰酸。”
  他低笑了一声,哑声道:“没关系,你不用动。”
  徐九微:“……”
  她是不是太放任他了?
  被莫蓝鸢折腾得浑身都酸软的徐九微模模糊糊的想着。
  再次醒来是在半夜,她随手在身边摸索了一下,没碰到想象中的熟悉温度,勉强睁开眼,就看到他一手搁在膝盖上,靠在沙发边上看着外面怔忪出神。
  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徐九微才看到窗外不知哪里在放烟花,天空中流泻着各色的灿烂光点,流光溢彩,将黑夜映照得犹如白昼。
  许久不曾看过这样的美好景致,她翻身坐了起来,忽而就听到身边人轻轻唤了一句:“九微。”
  他经常用不同的叫法叫她,尤其是在某种事情上,那些称呼要多肉麻有多肉麻,让她每次都感慨,没想到这么个冷冰冰的人,居然能这么让人起鸡皮疙瘩,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闷骚?不过,这会儿他倒是难得正经,只叫了她的名字。
  “嗯?”她应了一声,目不转睛望着天空未回头。
  背后突然有人抱住她,将她完完全全纳入怀中,一只手托住她的脸颊轻轻让她转头,她侧首望着他低垂的眉眼,他的唇同时覆上了她的,与她唇齿相依。
  这种姿势有些不舒服,她转了转身子与他面对面,他顺势带着她倒在沙发上,最后盖章一般在她的唇角重重吻了一下,一字一顿地道:“你是我的。”
  她怔了怔。
  窗外,一束烟花在漆黑的夜幕中倏然绽放,隐隐伴随着路人的惊呼声,但是,烟花再美,都抵不上他那时眼中流溢着的细碎微光,比坠落的烟火灿烂,比漫天的星光明亮,那般的动人心魄。
  她的双手环上他的脖子,主动凑上去亲了他一下,眉眼弯弯:“嗯,我是你的。”
  他闻言微微勾了勾唇,再次低头吻上她……
  纵使人世疾苦,有你相伴,便是救赎。
  是侥幸也好,是意外也罢……
  这一世,你独属于我。
  <完>
  分卷阅读219
  -
  分卷阅读219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