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57
作者:临安姝      更新:2021-10-07 16:35      字数:2540
  庶女被撩记 作者:临安姝
  分卷阅读157
  ,但我还是想奢求,奢求哪怕一丁点儿的,爹娘真正的在意。
  我努力了很多年,即使我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即使姐姐什么也没我好,但到底,姐姐还是赢过了我,赢在她是爹娘的亲生女儿。
  我一直在想,既然从来没有把我当做女儿来看待,当初为什么要收留我,把我打造成小小姐?为什么给了我真的有家的假象?
  我真的很怕姐姐的笑,那对我来说是噩梦。
  每次爹娘忽略我,姐姐就会把我拉到前面,“爹娘,你们让妹妹去嘛,我要和妹妹一起!”
  于是不管她去任何地方,我都会跟着,只因为她的一句话,却从来没有人问过我,你愿不愿意去。
  所有人都说姐姐是真的为我好,真的把我当成亲妹妹,可我却怕极了她那样的笑,怕极了她对我一切的施舍,真的太可怕了。
  我和姐姐以及爹娘就这么状似平静地过到了姐姐十九岁那年。我们每个人都在扮演自己的角色,姐姐和爹娘扮演着把我当成亲生女儿的角色,而我,扮演者受他们施恩的角色。
  我和姐姐一起遇到容睿的时候,他还是个琅琊王。我一直记得那个时候他看到姐姐的眼神,好像寻到了珍宝一般。
  后来顾谋和容睿同时求亲,那时候顾谋只是一个小官,但因为他的母亲与娘曾义结金兰,她们约定好要让郑家的女儿嫁过去,于是,姐姐嫁给了王爷,而我,嫁给了一个小官。
  那一天我好像终于明白了爹娘收养的目的,或许为的就是这一天。不过我蒙人恩惠这么多年,不该有任何怨言。
  我曾一心一意想做好一个真正的女儿,奈何,从没有人把我当做真正的郑家人。爹娘如此,姐姐如此,就连所有下人也是在背地里嚼我舌根。我忽然觉得,原来老天爷不是让我走运,只是换了一个地方让我受苦。
  姐姐嫁过去以后,我常常给姐姐送桂花糕。顾谋因为我的缘故,也受了王爷提拔,渐渐升官。
  所有人都以为我和姐姐如亲姐妹一般要好,但只有我知道,我从来都是恨她的。
  姐姐中的毒,我下了十年之久。
  十年,她承受的痛苦不过十年,而我,却承受了整整二十三年。
  所以每次看姐姐吃下桂花糕,我都告诉自己,我没错。
  我早就知道姐姐和那个男人的事,只是我没想到,姐姐却是个痴情子,即使嫁入了王府,独得恩宠却仍旧没放下那个男人。
  我知道姐姐怀的是那个男人的孩子时,再也没有愧疚了。
  看啊,她就是这么个贱人,就是这样浪荡的女人,是天要她死,她应该去死。
  姐姐死的那天,是我告诉她,那个男人死了。我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还是那样深情地爱着,就像一个傻子一样。
  她走的时候,我哭得很伤心,但却不是假装。我告诉自己,我只是太开心了。
  这一次,再也没有人能和我抢正服小姐的位置,再也没有人和我抢爹娘了。
  但为什么,我会哭得这么伤心呢。
  我知道纸包不住火,所以从她走的那天起,我一直在等这样一天。今天,我终于还是要走了,要离开这个世界,去找我那个好姐姐了。
  她或许不会原谅我,但没关系,我从来没有原谅她。
  我常常在想,若是那一天,姐姐没有把我带回去,一切应该会不一样吧。
  他们所谓的善意,于我来说只是压在身上的巨石,因为从来没有一个人,是真正地爱我。
  爹娘不是,姐姐也不是,就连顾谋,也不是。
  没有人爱我,我为什么要爱别人?
  所有人都在利用我,我为什么要承受?
  不过,现在终于好了。
  原来,死,真的是一种解脱。
  “妹妹,你快来啊!”
  听,姐姐在唤我了,我该走了。
  下辈子,我谁也不要遇见,谁也不要奉承,谁也不要爱了。
  我想活得自在点,简单点,放纵点。
  哪怕我只是一只鸟。
  第105章 容赫番外
  我知道,我这辈子过得很失败,但没办法,已经这样了。
  小时候,我一直被寄养在荀韶华那里,而我的母亲,因为琴棋书画样样不通而被剥夺了养育亲生儿子的机会。但其实,母亲根本什么都懂。
  我知道自己和容离一样,都是荀韶华想要争取父亲眼光的道具,但我和容离又不一样,因为他是嫡出,我是庶子。
  我和他从一出生开始就注定了要永无止境地争夺。
  所有人都以为,荀韶华对我和容离是一样的,但只有我知道,即使我们吃穿用度都一样,但他却会受到更好的夫子的教导,而我,终究是被放逐。
  那些寄人篱下的日子,我一刻也没有忘记。
  父皇登基,我和容离就更是针锋相对。
  朝臣以为,父皇最看重的是我,所有人都这么以为,所以他们使尽全力巴结我,忽略容离。但我并不高兴,因为只有我知道,父皇心里,皇位只属于容离,他对我所有意义上的宠爱和信任,都是想让容离静心养性罢了。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活成了这样,母妃拿我当权利的垫脚石,父皇拿我当容离的挡箭牌,而我,什么也不是。
  我见到顾长卿的那天就知道,若是得到这个女人,我将如虎添翼。但我看得出来,她眼底对我深深的厌恶。那样的眼神让我有片刻失神。
  我与她素未谋面,她为什么会用那样的眼神看我?
  我活在刀尖上,不能做没有把握的事,我知道她不会站在我这边,于是我选择了顾长安。
  很久之后我曾问过自己,是不是有那么一点喜欢过她,我没有答案,也没有人能给我答案。
  顾长安把阮如霜带到我面前时,我看到了一线生机。
  我从来没有想杀了父皇,我只是想让阮如霜帮我重获父皇的欢心。但我没想到,即使我呈上了容离给敌军写的信,父皇依旧没有信我。
  我不懂,明明都是他的儿子,为什么父皇会毫无条件地选择相信容离,而不是我?我和他都是父皇的儿子,但父皇从来没有爱过我。
  从那一刻我就知道,我再也不能是从前的我了,我再也没办法不去伤害父皇了。
  其实我知道,阮如霜是药人。
  她的体内被顾长安放入了无数种毒,一旦男子与她交|合,那毒素就会顺着男子的分|身而蔓延至他的心肺。那毒又猛又烈,短短半月就可让人心力衰竭而死,但没有人能找出来他是如何中的毒。
  原本我打算在父皇给容离治罪后将解药奉上,但如今我忽然发现没有了那个必要。
  从那以后的每一天,我都在等。等有一天,从宫里传来哀钟,等有一天,父皇“自愿”留下口谕,封
  分卷阅读157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