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2
作者:笑透      更新:2021-07-21 08:56      字数:2533
  重要的人(包子) 作者:笑透
  分卷阅读22
  前过的充实多彩多了,只有自己还是像以前那样没什么改变而已,自己的步伐快要跟不上他了。
  秋天,是一个美丽的季节,地上的叶子被秋风刮起,洋洋洒洒的飞扬,飞舞,落地,滑在地上吱吱的声音。听说秋天是最容易勾起回忆的季节,古人会在黑夜里写诗,或是弹琴,或是独自思念。
  晚上,蒋东晓一个人吃完饭,悠哉地坐在沙发上,屋里静悄悄的,刚刚杨文旭接了电话就出去了,像是舞蹈团里有事。打开笔记本登录了qq,已经好久没登qq了,里面有好几个月别人发来的qq消息,看了看关了,然后无聊地浏览着qq空间,看着以前同学发的说说,有时会回复几句,有时笑笑即可。忽然他发现了杨文旭的说说,杨文旭是极少发表说说的,他写道:是宿命的悲,还是轮回的痛。说说发表的时间是近几天的,蒋东晓打开他的空间,里面还有好几条。
  窗外吹来的是春天微凉细细的风,缓缓轻拂过蒋东晓的脸,冷清朦胧的月光洒落在蒋东晓身上,蒋东晓朝着李安阳邪魅一笑,在李安阳还未回过神之际,猛地转过身,用力地把李安阳从窗户推了下去,然而因为用力过度,却把自己向前倾倒,身子马上飘在半空中
  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从小在单亲家庭长大的他,比谁都清楚家人的重要,更何况眼前危难的人是他最深爱的人和他们俩的孩子,就算拿了一条命换他和孩子的性命,他也毫不犹豫。
  春天的夜,是潮湿的,蒋东晓感觉空中有水滴打在他脸上,湿润的,好像眼泪,冰冰的,凉凉的。
  谁的眼泪,在,飞
  啊!有人在尖叫着,这么晚了居然还有人走在大街上,蒋东晓用最后的意识,微微地笑了笑。
  医院内。
  杨文旭脸色苍白地站在在手术室前一动不动,也不觉得累,手和脚上都有着深深地血印,他什么话也不说,推开上来要帮他涂药的护士。
  你怎么样了
  文嫣和蒋妈妈来到医院时,三口子都趟病床上了,听护士说杨文旭是站在手术室前晕倒的,小d只是暂时的昏迷,身体已无大碍,而蒋东晓
  儿啊!蒋妈妈打开病房门就扑到蒋东晓身上喊道。
  护士扶着蒋妈妈的肩膀:阿姨,病人现在受伤很严重,你不能碰他身体。蒋妈妈点了点头,呜咽着。
  文嫣看着全身是绷带的蒋东晓,问旁边的医生:医生,他怎么样了?严重吗?
  腰2椎体严重压缩性骨折,幸亏没刺到内脏,不过他有严重的脑震荡,怕是醒来后半身不遂了。医生叹道。
  文嫣忍住涌出来的泪:怎么会这样
  其实算他命大了,楼下商店的防护棚把他接住了,不然就会像另外的那个男人一样,像摔西瓜,脑部出血,内脏皲裂,失血过多死亡。
  杨文旭是在悲伤的梦境里醒来的,醒来时,他还是处在悲伤中,他扒开了针头,光着脚丫跑到手术室,手术室没见到人就一直在每间病房里找,像一个迷茫无助的小孩寻找着,完全不理会在旁人的讶异的眼光。
  刚来的蒋妈妈正好看到杨文旭走在走廊挺着大肚子查看病房的样子,蒋妈妈快步过去扶着虚弱的杨文旭,小旭,你在找阿东吧?
  杨文旭点了点头,苍白的脸上没有表情,只是低着眼睑,没说话。蒋妈妈看着杨文旭平静的脸流着泪,她知道她的儿媳妇此时心里肯定很难受。
  看到了,是他的脸,那样坚毅的脸
  杨文旭蹒跚着走的蒋东晓床前,颤抖着手轻轻地抚摸着蒋东晓那苍白无血色的脸,眼睛里满满着疼惜和留恋。
  你知道吗,在你倒下窗户的那一刻,我的心都死了好几遍了,不敢呼吸,一呼吸心脏就开始猛烈地抽痛,不敢睁眼,生怕那是事实。
  你听到吗,我好想你,梦里都想你。我好想你像平时那样露出阳光温暖的笑,摊开胸怀抱着我,亲吻我的头发,亲吻我的脸颊。
  你还记得吗,生涩如青萍的年纪里,我们都不懂爱是什么你曾在你家里煮饭给我吃、你教过我跳华尔兹、我伤心难过的时候你陪在我左右、你在我书包里塞进过感冒药、你曾说以后平安夜和我一起过、你还说你会一直在我身边
  你知不知道,我一直都没亲口说出我爱你,无论是羞涩的年纪里,还是大学,还是同居后的日子。我明明那么爱你,却说不出口,甚至连叫你的名字时,我的心脏还是会加快跳动几下,那是因为你是我最重要的人,那么重要,好怕一不小心,就会失去你
  蒋妈妈看着面无表情的杨文旭,劝说道:想哭就哭吧,孩子,阿姨在呢。说着把杨文旭的头拥入怀,用充满手茧的手轻轻抚摸着杨文旭的头。
  杨文旭顿时像孩子一样失声痛哭,抓紧着蒋妈妈衣服的手指苍白无色,身体颤抖着,哭了好久好久,心里的悲伤哭也哭不完。
  日夜的守候让杨文旭脸色更加苍白难看,蒋妈妈劝也劝不住,最后骂道:你肚子里的孩子就不要了吗,阿东醒过来,你怎么跟他交代?
  杨文旭一声不吭,还是紧紧抓着蒋东晓的手。蒋妈妈知道他难过,可是他不能让自己儿媳妇的身体也出了问题,她摸着杨文旭的头:乖孩子,去休息一下吧,妈妈知道你关心他,害怕失去他,但是你也要好好休息不是吗?要是哪天阿东醒来找不到你怎么办?
  我睡不着
  睡不着也躺下眯会,比一阵夜不睡好多了。
  我怕,我怕我眯了眼睡着后,他就出事了。
  我在呢,不会出事的,就眯会好吗?
  杨文旭躺在旁边的病床上,侧着身子,面向蒋东晓,蒋妈妈把棉被往他身上盖了盖,坐在凳子上,安慰性地隔着轻轻拍着杨文旭,像哄儿时的蒋东晓睡觉那样,轻轻低低地哼着民谣,眼泪偷偷地往下落,怕被杨文旭知道,惹起他的悲伤,脸朝向蒋东晓的病床,边轻轻地拍打边哼着民谣
  渐渐地,心神疲惫的杨文旭终于眯上了眼睛睡着了,蒋妈妈露出淡淡的笑,转而看向儿子时,泪眼朦胧
  春天的夜里,有股潮湿阴暗的味道,冷冷的,凉凉的,悲伤的。
  60.完结篇
  春天,外面草长莺飞,春雨潇潇,微凉。此时晨阳虽被乌云掩盖,但华丽的光芒还是从云间透射进来。
  蒋东晓睁开眼时,才感觉疼痛钻心般地弥漫全身,想动却动不了,胸口闷闷的,旁边的病床上躺着他梦里都思念着的爱人,喉结动了动,却没叫出来,看着眼前人紧锁的睡眉,心想他肯定没好好睡吧。
  这样静静地看着,竟然有心情安宁的感觉
  蒋妈妈进来的时候,看着已经醒过来的儿子,激动地喊着:阿东,我的儿啊此时杨文旭也醒了过来,
  分卷阅读22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