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60
作者:非天夜翔      更新:2021-07-21 08:55      字数:2508
  国师帮帮忙 作者:非天夜翔
  分卷阅读260
  吕仲明道:“过几天我还得回去呢。”
  “你爹没说你?”闻仲问。
  吕仲明磨磨唧唧,出来一句,说:“他让我自己看着办。”
  通天教主便道:“那你自己便看着办罢。”
  吕仲明凑到通天教主耳边,小声说了句话。
  通天教主想了想,也凑到吕仲明耳边,说了句话,两人咬了一会耳朵,吕仲明便抱着教主,脑袋直在他身上蹭撒娇,从小吕仲明就最喜欢来碧游宫,每次都赖着教主不放,磨蹭了足足一下午才回去。
  回去后,吕仲明又挨个跟朋友们打招呼,跑去扑太子丹,说:“想死你们啦!”
  太子丹笑道:“这可五天没见了。”
  “就是,五天而已嘛。”
  吕仲明又蔫了,看来自己不消失个十天半个月的,估计也没人在乎,只有自己那俩爹在乎。
  黄昏时,吕仲明又回家了,夕阳的光芒洒了下来,后山一片静谧,桃花林里满是黄光,吕布也回来了,穿着过膝的五分裤,一双木屐,打渔的小背心,提着个鱼篓。
  李建成还拿着个直钩鱼竿在湖边钓鱼,吕仲明哇啦哇啦,从头到尾说个没完,吕布一边杀鱼一边听他说,吕仲明便从外面跟到厨房里,又一边朝自己老爹倒人间的事,吕布又一边煎鱼一边听他说,吕仲明的话一说起来没个完,吕布又一边尝鱼汤一边听他说,像个木桩子一般时不时点头。
  最后吕仲明跟他跟到外面的饭桌前,吕布把菜摆上桌,吕仲明说到罗士信,吕布便道:“给你摆平了。”
  吕仲明道:“她已经好了?”
  吕布道:“你不是还回去?回去你就知道了。”
  吕仲明:“哦。”
  麒麟遥遥道:“建成!来吃饭了!”
  李建成收好鱼竿过来,十分拘束,却是见过吕布和麒麟的,点头道:“伯父好,我是建成。”
  吕布:“?”
  麒麟:“?”
  吕布:“你怎么变白变瘦了?”
  吕仲明抓狂:“他不是尉迟!你脸盲吗?!”
  吕布哦了声,说:“换攻了?”
  吕仲明:“没有!我就带他上来散散心!改天还得送他下去的!”
  吕布嗯了声,朝李建成问:“你叫什么来着?”
  麒麟无奈道:“叫建成——刚刚别人不是才自我介绍了么?”
  “建成。”吕布道:“你们起名怎么都爱朝着仄平起,什么世民,建成,尉迟,敬德……仲明,搞得我连自己儿子名字读起来都拗口。”
  “尉迟和敬德是一个人。”吕仲明欲哭无泪道。
  吕布:“来,尝尝我自己酿的桃花酒。”
  一家三口,外加个李建成,大家倒酒,开吃。
  夜里,吕仲明在自己房间打了个地铺,朝李建成说:“你晚上就睡角落里,明天带你下去。”
  李建成道:“仲明,我想以后就住这儿了,不叨扰你们,我到后头去搭个木棚子住,行么?”
  吕仲明道:“我倒是没关系,可住在这里一天,相当于你在人间住个一年,你顶多只能在金鳌岛上住个五六十天,你不是仙人,还是会被凡间的规则限制,老得很快。你确定,住上两个月,死了也没关系?”
  李建成道:“这里心静,与世无争,无所谓。”
  吕仲明笑道:“心中有道,随处无争,还是回去吧,我答应了一个老朋友,送你到他那儿去呢。”
  李建成不说话了,点了点头。
  吕仲明又走出去玩,繁星满天,麒麟去碧游宫了,吕布独自躺在干草垛上,叼着根草杆,望着星空。
  “儿子,过来。”吕布说。
  吕仲明爬上去,躺在吕布的身边,吕布手长腿长,伸出手臂,把他抱着。
  “怎么了?”吕仲明道。
  “没,爹想你了。”吕布漠然道。
  吕仲明与自己老爹静静地躺了一会,问:“罗大哥是我前世的哥哥吗?”
  吕布没回答,吕仲明隐约猜到,吕布可能是下人间走了一趟,帮罗士信解决了公孙氏的事,但看自己老爹不想说,便也不再多问。反正上一世,这一世,没了血缘,其实也并无关系,下一世,下下世,多少人便这么来来往往,错身而过。
  吕布说:“很久以前,有个叫张鲁的,经历三国战乱,饥荒年间,他问过我一个问题。”
  吕仲明:“嗯,问的什么?”
  吕布漫不经心道:“生者有魂,死者转魂,魂魄生生不息,既是如此,灵魂不灭,那么太平年代中,生灵渐多,多出的魂魄,是凭空生出来的么?”
  吕仲明确实一直想不通这点,魂魄若能投胎转世,那么也就意味着魂魄是固定的,然而大地上的生灵,却时而多时而少。
  吕布道:“张鲁又告诉我,上下虚空谓之宇,古往今来谓之宙,道是那个‘一’,这个一,就是所有人的灵魂,它可以四处投胎,不仅在大地的每个角落里投胎,也能在浩瀚的时空中,过去,现在,甚至到未来去投胎。”
  吕仲明:“所以呢?”
  吕布又说:“这个灵魂到古代去,投胎成了李世民,李世民死后,灵魂经历数世,或而又回到更早的数十年前,投胎成了他的哥哥,哥哥死后,投胎成了这个,投胎成了那个……来来回回,天地间,一切生灵,都是这个灵魂不停地在时间,和空间里来回投胎而成。”
  生生世世,万千生命,其实都是同一个灵魂,吕仲明刹那就震撼了。
  吕布淡淡道:“老君更早悟到此理,于是他说‘万物得一以生’。”
  吕仲明:“真的是这样么?”
  吕布道:“如果真是的话,你和爹其实是一个人,懂么?”
  吕仲明想了想,转过身,抱着自己老爸的腰。
  吕布随手摸摸吕仲明的头,吕仲明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这样也挺有趣。
  “我明天回去。”吕仲明道。
  “唔。”吕布煞有介事道:“没吵架罢,黑炭头是个好孩子。”
  “有。”吕仲明道:“不过我打算回去,反正时间还很长,让他慢慢哄我好了。”
  吕布道:“爹去给你准备点东西。”
  “不用了。”吕仲明道:“过两个月就回来,爹88。”
  吕布想了想,儿子刚回来一天,居然又要走了,令他又有点小郁闷,他朝吕仲明喊道:“爹想你了怎么办?”
  “给我写信吧!”吕仲明远远地喊道。
  吕布又道:“明天走之前来找爹。”
  吕仲明哦了一声,回去睡下,翌日一大早,要去跟吕布告别,结果见吕布四仰八叉地摊在床上睡觉,胯|间还顶着个帐篷,登时无语,自己走了。
  贞观元年人间,九月深秋,普陀
  分卷阅读260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