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59
作者:非天夜翔      更新:2021-07-21 08:55      字数:2511
  国师帮帮忙 作者:非天夜翔
  分卷阅读259
  不要说话。”吕仲明道:“躺着,别动。”
  吕仲明沿着屋檐走过,跃下,快步穿过走廊,前往东宫,解下背后长弓,抓在手里。东宫内一片寂静,与昔日无异,吕仲明靴子踏进殿内,手持长弓,侍婢们纷纷一惊。
  “国师!”李建成的儿子李承道跑出来,笑道:“国师!你怎么回来了?”
  吕仲明低头看了李承道一眼,心情复杂难言。
  “喊你母亲,和你兄弟们都出来。”吕仲明深吸一口气,吩咐道。
  李承道摸了摸吕仲明的弓弦,抬眼看他,问:“这就是尉迟将军送你的弓么?”
  “嗯,是的。”吕仲明弓交左手,摸了摸他的头。
  李承道又说:“我爹也做了一把,一模一样的。”
  吕仲明沉默了,说:“快去喊你娘,去。”
  太子妃郑氏正装出来,见吕仲明一身道袍,手持弓箭,登时吓了一跳,问:“国师?”
  “跟我来。”吕仲明道:“没时间解释了,把你的孩子都叫出来。”
  郑氏登时大惊,问道:“发生何事?昨夜元吉前来,与建成谈了一夜……”
  吕仲明道:“建成他没事……”
  正说这两句话时,李承道带着弟妹们出来,聚在郑氏身边,吕仲明朝他笑道:“国师带你们去玩。”
  说毕,吕仲明双手环抱太极,手中焕发出金光,与此同时,前院侍婢发出尖叫,吕仲明马上收起法术,最担心的一幕终于来了。
  李世民与尉迟恭纵马赶到,吕仲明怒吼道:“李世民!你答应了我什么!”
  李世民万万没料到,这个时候吕仲明居然早就在东宫,抢先一步等着他过来,冷不防一颤,勒住缰绳。
  尉迟恭策马入内,说:“仲明,别管闲事。”
  “给我站住。”吕仲明拉开长弓,冷冷道:“我这把弓只有一根箭,你冲上来,我不介意让你大唐从此没皇帝。”
  尉迟恭:“……”
  李世民道:“敬德,走罢,不该来。”
  尉迟恭道:“你想怎么?”
  吕仲明道:“我会带他们走,留下他们性命。”
  尉迟恭深吸一口气,显是拿吕仲明没办法,吕仲明放下弓,淡淡道:“建成的儿子叫李承道,冲着这个名字,我不能让你们杀他。”
  尉迟恭停下。
  吕仲明收起弓,看着李世民,再次发动法术,说:“抱歉了,世民,不能让你斩草除根,永绝后患,来日当个好皇帝罢。后会有期。”
  话音落,吕仲明浑身焕发出金光,嗡的一声,身后郑氏与李建成一众儿女化作金光消失。
  “世民!”秦琼策马赶到,大声道:“薛万彻逃了!陛下要见你!”
  李世民拨转马头离开,尉迟恭还驻马前殿外发呆。
  是日,玄武门之变平息,尉迟恭受封护国将军。
  翌日,李世民发赦免令,凡太子与齐王余党,一律免罪。
  李渊得知事情经过后大怒,召吕仲明询问经过,却不见其人,国师遁去,隐没山林。魏征被打入牢狱。
  李元吉身死,齐王府,东宫裔尽数失踪。
  数日后,李渊得一留书,书上赫然是吕仲明亲笔批注的《道德经》,书中夹着一封信:
  昔日之约,仲明不敢忘,愿大唐千秋锦绣,万世江山。
  李渊长叹一声,关上了太极殿的大门,是年改立李世民为太子。
  越年,李渊退位,李世民即位为帝,改年号为贞观。
  贞观元年,魏征归顺,吕仲明仍未归来,尉迟恭辞去大将军一职归隐。
  ☆、85 第八十四回:塞上牛羊
  骊山,数道金光落下,郑氏以泪洗脸,孩子们围绕身边,不知发生何事,小声安慰母亲。
  善无畏手握念珠,正等在骊山之巅,转身与吕仲明行礼。
  狂风吹来,吕仲明衣袂飘扬,与善无畏互行一礼,转身离去。
  长安城外,李建成跟在吕仲明身后,浑浑噩噩地走着,吕仲明抬起头,天空中狂雷闪电,光芒万丈,现出万古玄门。
  他带着李建成,穿过了时光的逆流。
  金鳌岛后山,桃花漫山遍野,鳌祖把头搁在湖边晒太阳。
  “回来啦?”麒麟笑道。
  “回来啦。”吕仲明回了家,朝花园里的地上一躺,喊道:“爹!爹!”
  “你爹又到人间去了。”麒麟正在案前做一个沙画,说:“尉迟恭呢?疑,怎么是建成,换攻了吗?”
  吕仲明抬头遥望李建成,说:“他心情不好,带他来散散心,尉迟恭还在凡间呢。”
  麒麟看吕仲明脸色不对,便伸手过去摸摸他的头,说:“小两口吵架了?”
  吕仲明唔了声,侧过身,背对麒麟躺在草堆上,麒麟便也躺下来,伸出手臂,让吕仲明枕着,两人一同抬眼,望着天空飘过的大块的云朵出神。
  吕仲明问:“我罗大哥媳妇那件事……”
  “你爹替你想办法去了。”麒麟道。
  吕仲明便嗯嗯地点头,麒麟说:“去见见教主罢,我猜他也有话朝你说。”
  吕仲明起身,拿了根自己小时候玩的钓竿给站在湖边发呆的李建成,说:“喏,你在这里自己玩罢。”
  李建成接过,点了点头,吕仲明便前去碧游宫见教主。
  通天教主还在稀里哗啦地搓麻将,闻仲见吕仲明,便道:“回来了?”
  “回来啦。”吕仲明笑道:“祖师爷爷好。”
  “小仲明你也好。”通天教主笑道:“走了一趟人间,有什么收获?”
  吕仲明答道:“学会了不少事,像活着啊,死了啊,怎么活啊,一时间也说不上来。”
  浩然笑道:“我猜你这回能把道德经都背得滚瓜烂熟了。”
  吕仲明乐道:“都能从后朝前背了,疑,祖师爷爷,打大饼啊。”
  教主打出去个九筒,煞有介事道:“这是个‘一’,天地间,什么都在这个‘一’里,一生三,三生万物,可不能随便打。”
  吕仲明笑了起来,教主又问:“道德经上说的,都懂了吗?”
  吕仲明道:“懂了一点,但没全懂。”
  通天教主若有所思点头,说:“我也没全懂,我猜有的地方呢,就是你太太天师伯,掰不圆了,随便乱写的。”
  吕仲明哈哈大笑,搬了张椅子,坐在旁边看教主打麻将,诸人又问吕仲明谈恋爱了没有,吕仲明只是嗯嗯点头。
  “麒麟教得好。”浩然道:“在人间谈了场恋爱,回来也没一哭二闹三上吊的。”
  通天教主笑道:“想当年咱们家小麒麟,也不知道谁教的,简直是……三筒!”
  闻仲咳了声,脸色不太好看。
  “简直简直……”数人附和道。
  分卷阅读259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