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57
作者:非天夜翔      更新:2021-07-21 08:55      字数:2530
  国师帮帮忙 作者:非天夜翔
  分卷阅读257
  埋。”
  吕仲明:“……”
  尉迟恭又道:“今天陛下亲自来了天策府一趟,看望世民,结果谈到征战突厥一事时,杜公和房玄龄顶撞了陛下,陛下大怒,把他们下令遣回家去了,不得再入天策府。”
  吕仲明深吸一口气,问:“秦琼知道吗?”
  尉迟恭反问道:“你说呢?”
  吕仲明简直是愤怒无比,尉迟恭道:“世民现在哪里也去不了,帮个忙。”
  “随你罢。”吕仲明道。
  尉迟恭得到吕仲明首肯,便匆匆下去,嘱托三清观的道士们办事,当天送出信去,翌日上午,吕仲明背着手,在中庭踱步,一名身穿道士袍的男人进来,神情不安,朝吕仲明点头,正是李世民。
  吕仲明道:“里面去吧,尉迟正等着你。”
  李世民进去就道:“我怕他俩不会来。”
  尉迟恭道:“我去,不愿意来,直接拔刀砍了。”
  李世民忙道:“不可!”
  尉迟恭按着刀大步出来,李世民追到中庭,说:“仲明,快拦住他!”
  “你要去砍谁?”吕仲明站在中庭里,挡住尉迟恭的去路。
  尉迟恭道:“昨天通知了房玄龄,杜如晦,那两人若不愿来,我亲自上门去。”
  吕仲明道:“再等等,别这么急性子。”
  看尉迟恭那模样,显然是怕房玄龄走漏了风声,宁愿错杀,也不愿放过一个,李世民又道:“玄龄和杜公绝对不会背叛我。”
  尉迟恭不说话了,在天井内坐了下来,片刻后秦琼也来了,吕仲明注视日晷,过午时,房玄龄,杜如晦道士打扮进来,房玄龄当真是松了口气,说:“世民,这次大家的性命,都在你身上了。”
  数人站在天井中,长孙无忌也来了,一时间又来了不少人,足足有十来个,都作道士装扮,站在天井里,长孙无忌一见吕仲明,便诧道:“你怎么回来了?”
  “喏。”吕仲明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能不回来么?”
  长孙无忌大笑,过来搭着吕仲明的肩膀坐下,时隔数年,长孙无忌已为人父,昔时的少年模样也成熟了不少,唯有吕仲明毫无改变,还是那青葱模样,秦琼叹了口气,说:“你那竹签儿,再借我用一次。”
  “你不会死的。”吕仲明笑道:“放心,你记得以前我说过什么不?”
  秦琼也笑了起来,显然是放下了心。杜如晦又道:“大家里面去说罢,国师……”
  吕仲明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去谈,自己不参与,杜如晦便关上了门。
  过了约一炷香时分,声音渐渐小了下去,只听尉迟恭怒吼一声:“你能不能果断点?!”
  那一声吼出来,众人都静了,尉迟恭终于爆了,声音连在外面的吕仲明都听得到。
  “谁不怕死?他们明知道危险,还忠心耿耿追随你,国师在外面给你守门,这就是天意!天予不取,必受其咎!你若放不下,来日便努力当个比你哥贤明的君主,你对得起江山,对不起你父你兄又如何?何况你大哥杀你,你愿意引颈就戮,秦琼知节等人不成,今天再下不了决定,早说早散,散了早好!”
  内里安静良久,李世民说了句话,秦琼打开了门。
  李世民径自走出来,单膝跪地于吕仲明面前。
  “仲明,帮我这最后一次。”李世民抬头道:“不必你出手,你只要帮我卜一卦……”
  “殿下!”一名年轻人上前,怒道:“若卜出让你不动手,你便不动手了么?”
  吕仲明笑道:“说得对,世民,听见了么?”
  李世民深吸一口气,起身,点点头。
  “大家都回去罢。”李世民道:“按杜公说的做,待会我就亲自进宫,进报此事。”
  众人都松了口气,李世民站在天井中央,环顾一圈,尉迟恭率先单膝跪地,说:“仲明,为我取酒。”
  吕仲明起身去拿了酒来,尉迟恭喝了一口,依旧单膝跪地,手臂一抬,交给李世民的同时双眼却不看他。
  李世民沉默良久,接过,也喝了一口,递给长孙无忌。
  酒坛传了一轮,尉迟恭道:“愿为秦王效力!”
  周围所有人纷纷跪地。
  尉迟恭又道:“我去安排玄甲军,明日伏兵太极宫北面正门。”
  “且慢。”秦琼道:“万一李建成明日不来怎么办?”
  尉迟恭冷冷道:“他一定会来,他若不来,我便去东宫,你去齐王府,咱俩分头行事,事若不成,提头来见。”
  数人都叫了声好,尉迟恭又看了吕仲明一眼,吕仲明示意他去就是。
  杜如晦性格稳重,也不避吕仲明了,便在天井中分配职责,最后李世民安排了各自伏兵的地点,诸人才纷纷散去。
  道观内剩吕仲明与李世民二人。
  “不忙走。”吕仲明喝了口水,坐在树下,李世民还有点发抖,脸色苍白,勉强笑了笑,说:“没想到,当年他们说的,都应验了。你说的,也应验了。”
  “还没有全应验。”吕仲明道:“我要讨你个承诺。”
  李世民抬眼看着阳光下的吕仲明。
  吕仲明看着他的双眼,认真道:“建成全家,以及元吉全家的性命,他俩的孩子们是无辜的。”
  李世民不假思索便道:“只要这次大家都能活下来,我都答应你。”
  吕仲明道:“作为交换条件。如果你败了,我自然也会保住长孙家,你妻儿的性命。”
  李世民站着许久,最后点了点头,说:“谢谢。”
  “至此我为你爹做的事,就算完了。”吕仲明笑道:“去罢,天佑你大唐。”
  李世民神情复杂,看着吕仲明,似乎还有话想说,许久后,终究没有出口。
  “你这就要走了么?”李世民问。
  “明天吧。”吕仲明道:“不过可能现在是咱们见的最后一面了。”
  吕仲明起身,发现李世民居然比自己高了,李世民一步上来,与他紧紧抱在一起。
  许久后,他们分开,李世民道:“我记得,你用给敬德铸武器的陨铁,给我打造了两杆箭。”
  吕仲明没有说话,李世民又深深一躬,转身离开。
  当夜,尉迟恭没有任何消息,一名道士来报,说:“尉迟将军转告道君,明日晚上才能回来。”
  吕仲明正在批注经书,答道:“知道了。”
  全城入夜,一盏明灯透过楼上藏经阁,照耀着长安的深夜,全城熄了灯火,吕仲明案前摊着道德经的几张单页。
  七十六章:人之生也柔弱,而死也坚强。
  夜风吹来,将几页黄旧纸张卷起,送出窗去,远方传来清澈的木鱼声。
  吕仲明打了个呵欠,坐起身,乏味地看着窗外漆黑的夜,脚步声上楼。
  分卷阅读257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