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56
作者:非天夜翔      更新:2021-07-21 08:55      字数:2522
  国师帮帮忙 作者:非天夜翔
  分卷阅读256
  音。
  房玄龄与杜如晦小声安慰,又隐约听见“太子……”“东宫”等话,吕仲明推门进去,看到尉迟恭坐在一旁,李世民从榻上坐起,被房玄龄扶着,不住抹眼泪。
  吕仲明看得心里有点难过,说:“好点了么?”
  李世民收了哭声,点了点头。
  尉迟恭道:“这事还得从长计议,你现在终于明白了,你想躲着你哥,你哥却不会放过你,这杯酒,多半还是元吉给你的。”
  “是元吉端给我的。”李世民低声道。
  吕仲明道:“府内人多眼杂,我猜你哥也在府里布下了眼线,我得换个地方住。”
  尉迟恭起身,出来道:“我还想在长安呆一段时间,你是回天井山等我,还是……”
  吕仲明道:“喔,原来又不走了么?”
  尉迟恭道:“这不是在和你商量么?”
  吕仲明:“现在都救活了,人也醒了,话也说完了,是不是该回去了?”
  尉迟恭不悦道:“能别当着世民的面吵架么?”
  吕仲明道:“别人都赶你走了,多半待会又要散府又要去洛阳什么的,你难道还冲进宫里帮他把他哥杀了?待会人家还怪你呢。”
  殿内所有人无语。
  李世民出来,吕仲明眼里却带着笑意,说:“回去躺着吧,给了杜如晦五丸药,还能再去讨几杯毒酒喝。”
  李世民长叹一声,说:“仲明,对不起。”
  吕仲明道:“大个子,搬东西,我要住到城西太清观里去。”
  尉迟恭开始的时候还以为吕仲明找他吵架,现在明白过来了他是在旁敲侧击的教训李世民,便二话不说,出来收拾东西,带着吕仲明,住到城西的三清观去。
  今日恰好是年初一,吕仲明住了进去,几名管事的道士都认得他,忙纷纷行礼,吕仲明吩咐大家什么都别说,又问:“陛下来过了么?”
  “今日一早。”观主答道:“陛下便与太子来祈福上香了,年初一来的人也多,足足忙到刚才方停。”
  吕仲明抬头看三清像,又见功德箱内满是金银,观中香火缭绕。观主取来名单,又说:“近日来愿入道修行的俗家甚多,依国师的吩咐,不敢多发了度牒,请国师过目。”
  整个长安乃至天下的道观,都奉吕仲明为尊,吕仲明却从来没打理过,大部分是李渊派专人管理,这次既然来了,便欣然过目,又给三清像开光,三清像本是李渊斥巨资镀的金身,吕仲明一袖拂上去,登时紫气东来,祥云盖顶,三清观内隐约有种五彩祥光。
  夜中,三清观全体道士各自手执法器,吕仲明身披八卦袍,关了观门,灯火辉煌,带领上百名道士齐诵《步虚辞》,音节抑扬顿挫,伴随着法器声传开,于长安的天空下回荡,就连旁观的尉迟恭也不禁在这庄严氛围下肃然起敬。
  吕仲明在三清观内住了下来,平时没事便住在藏经阁,亲自提笔批注经文,翌日清晨,尉迟恭用了斋,过来单膝跪地,说:“我去天策府看看。”
  “去吧。”吕仲明答道。
  他知道尉迟恭放心不下天策府,毕竟同生共死的同伴们都在那里,吕仲明只严令所有道士,不令李渊知道自己回来了。又过几日,尉迟恭回三清观时,从未说过天策府的事,吕仲明也不问,然而他知道,李世民一定是要反击了。
  就算李世民不动手,房玄龄等人也无法再等,一定要让他动手。
  ☆、83 第八十二回:道观
  数日后,城内的气氛发生了微妙的改变,吕仲明派出几个道士到城中去打听消息,回来的都说城内当兵的多了。
  吕仲明倒是不怕李建成在三清观内埋什么内应,因为他从前从来不进自己的道观,李建成也没这么大的胆量,敢朝他动手。连对着尉迟恭,也都一再的无计可施。
  更不疑这些道士们会去朝李建成泄露消息,毕竟道家的地位是国师讨回来的,跟吕仲明作对简直是找死,何况君权天授,就连李渊要硬顶,也顶不过吕仲明。整个三清观上下守口如瓶,也正因此,道观内成了消息守得最严实的地方,除却李世民中毒那夜的几名亲信,甚至没有人知道吕仲明回来了。
  “启禀道君。”一名被吩咐出去打听风声的道士说:“房玄龄府上,杜如晦府上,还有长孙无忌府上都被看守起来了。”
  “已经这么严重了么?”吕仲明微微皱眉,又问:“清德观主回来没有。”
  清德道士上楼,朝吕仲明道:“道君,今日进宫去,听闻三殿下李元吉要出兵,前往晋阳,整军出雁门关,与突厥人打仗了。”
  清德年届花甲,曾是一名散人,研读陆静修经卷,后李渊在长安建三清观,便带着一众徒弟过来,住进了道观内,吕仲明辞去国师之位后,李渊偶尔想听听讲道,便会将他召进宫内。然而清德道人心里仍十分清楚,吕仲明虽不与自己属同派,学的却是道家的真法,平日里不敢怠慢了。
  “还说了什么?”吕仲明道:“陛下问你意思了么?”
  清德道人摇头道:“只约略谈了些经文,便遣我回来了。”
  吕仲明点了点头,说:“就这样,先散了罢。”
  藏经阁内,每天尉迟恭回来时,总会亮着明黄色的灯火,就像回到了当年晋阳唐王府内的日子一般,尉迟恭带着天策府的食盒,站在院子里说:“下来吃饭。”
  道观背街的一面,楼上第三层摆开了矮榻,对着长安满城灯火,倒是赏心悦目,尉迟恭分开食盒,问:“好点了么?”
  “差不多了。”吕仲明道:“还得再调养,等过了元宵节,借明月之力,会好得快一些。”
  “平日见你揍佛陀眼睛都不眨一眨。”尉迟恭笑道:“没想到你也有不行的时候。”
  “因为我用了起死回生术。”吕仲明道:“打架简单,释出仙力,拼着命去打就行了,外伤内伤都好治,但起死回生,却是逆天而行,很难的。”
  尉迟恭点点头,问:“要不要给你找点药材补补?”
  吕仲明摆手,问:“天策府的情况怎么样了?”
  尉迟恭略一迟疑,却什么都没说,答道:“还是那样,李建成杀不死他,想必会用别的方法下手。”
  吕仲明知道尉迟恭一定有事瞒着自己,又道:“说实话,别坑我。”
  “你不是派人打听过了么?”尉迟恭道:“今天东宫率更丞王晊在殿外碰上清德大师,不是你让他进宫去的?”
  吕仲明心想每次都瞒不过这大家伙,只得道:“我知道元吉又想率军打突厥,别的就不知道了。”
  “陛下答应了。”尉迟恭道:“还是二月二发兵,他打算把秦琼,程知节调过去,再把他们全部射死活
  分卷阅读256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