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46
作者:非天夜翔      更新:2021-07-21 08:55      字数:2546
  国师帮帮忙 作者:非天夜翔
  分卷阅读246
  密道中。
  “世民呢?!”
  “出城包抄敌人了!”尉迟恭大吼道:“操武器!跟着我冲!给他们个里外夹击!”
  “秦琼他们呢?!”
  尉迟恭大声道:“秦琼奔袭晋阳!李靖游击颉利可汗——!进地道!”
  金麒麟长鸣一声,带着浑身的金火,一头冲进了密道内,堆积的泥土在它面前自动分开,一道金光射向近一里外的突厥大营后。
  金麒麟冲出地面的瞬间恢复了吕仲明的人身,尉迟恭带着手下两千玄甲军,徒步冲了出来,杀进了突厥的大营里。
  飞箭射来,吕仲明袍袖一拂,双手一拢,将四面八方射向玄甲军与尉迟恭的飞箭以袖里乾坤术全部兜了过来,收于袖中,耗光了所有的力量,嗡的一声,法相消散。
  深夜里,回到了长安,吕仲明蓦然不住喘气,头晕眼花,扶着案几起来,去找水喝,外面有人急切拍门,家仆前去开了,公孙氏穿着薄衣冲了进来。
  “国师!”公孙氏进来就道:“罗将军有危险,跟我来!”
  吕仲明刚解决完尉迟恭那事,罗士信又出了问题,只得让公孙氏稍等,换好衣服,跟着他朝罗府内去。
  罗府内,庭院中架起一堆柴火,公孙氏已顾不得客套,摘下面纱道:“国师,我虽可祭真火之力,法术却是不行,无法及远,请你协助指引我方向。”
  吕仲明点了点头,说:“你要用什么法术?”
  公孙氏道:“只要引领我的灵力,找到罗成就行,他带着你的护身金鳞,你一定能找到他!”
  “来罢。”吕仲明道,继而双足不丁不八一站,左手抬,右手拢,手抱太极之型。
  公孙氏深呼吸,走进了火里,吕仲明吓了一跳,说:“哎!嫂子!你别把自己给烧死了!你死了罗大哥肯定要找我算账的——!”
  “快!”公孙氏焦急道:“别开玩笑了!”
  公孙氏走进熊熊烈火中的那一刻,火焰登时猛地一收,射出一道红光,吕仲明双掌圈转,闭上双眼,在西北大地上寻找罗士信的去向。
  漆黑长夜中,罗士信正率军前往指定地点与李世民汇合,不料却于黄河岸边遭遇了突厥的伏击,且战且退,孰料又一队兵马从后方杀来。
  “罗将军!我们中伏了!”有人吼道:“是刘黑闼的人!”
  “妈的!”罗士信悍然吼道:“跟老子杀——!谁也不许退!”
  突厥兵与刘黑闼势力两股齐出,箭如雨下,罗士信的兵马登时大乱,说时迟那时快,罗士信身上金鳞射出一道金红光泽,分离为金光与红光,在夜空中旋转幻化,现出一只温柔的凤凰,凤凰舒展双翅,慵懒抖开羽毛。
  黄河边,三方势力一时间哗然。
  那凤凰朝罗士信飞下,顷刻间又化出公孙氏的容颜,抱着他的脖颈,在他的唇上轻轻一吻。
  “跟我来。”公孙氏柔声道,再次化为凤凰,朝着树林中飞去。
  紧接着,金光也幻化出金麒麟法相,吕仲明的声音道:“我……就不亲了,走吧,哥。”
  罗士信如梦初醒,喝道:“朝西北撤!”
  罗士信率军,仓皇跟着火红凤凰与金麒麟所飞的方向逃去,神鸟绕着圈,于夜间发出音动百里的凤鸣,洒下无数羽毛,洋洋洒洒,飞向敌阵!两股敌人穷追不舍,包抄而来,显是要将罗士信大军一举尽歼。
  然而凤羽落地既燃,大火点燃了树林,大地,形成火海,拦住了追兵的去路。
  罗士信冲过了火海,凤凰化作一团火焰,在夜空中消散。
  山上又有兵马冲下来,为首之人喊道:“是谁在那里!”赫然是李世民的声音。
  “是我!”罗士信大声道。
  李世民的队伍成功地与罗士信汇合,凤凰消散后,火焰渐熄,三万唐军,携着树林的余温,再次冲杀出去!
  长安城中,星河浩瀚,罗府内,火焰渐熄,唯剩一堆燃烬。
  公孙氏缓缓吁出一口气,跪坐于地,吕仲明收式,忙匆匆上前去搀扶,公孙氏抬头时,赫然令吕仲明巨震,不知所措。
  公孙氏的面容变得苍老无比,满脸皱纹,头发已现出银白色。
  吕仲明:“……”
  公孙氏没说话,系上面纱,进了府内,不忘转身朝吕仲明行礼。
  “你……嫂子。”吕仲明道:“你怎么办?”
  公孙氏道:“别告诉你罗大哥,明天我就走了。”
  她的声音已有点嘶哑,苍老,吕仲明道:“方才用的是什么法术?”
  公孙氏道:“祆教的秘术,乃是教主所授……”
  “找燃灯……找教主问问?”吕仲明追上前去,说:“能恢复原来的样子么?”
  公孙氏关上门,在门后颤巍巍说:“我一身法力,都是教主所赐,如今既脱圣教,理应将法力散去。士信之恩,毕生无以得报,便是以性命相许,亦是值得,何论法力?”
  “可是……”吕仲明惨叫道:“罗大哥一定会掐死我的啊啊啊!你不能这样!嫂子!”
  公孙氏道:“在他得胜归来前,我自将离去,国师慢走。”
  吕仲明道:“你你你……等等!”
  房内熄了灯,侍女过来请,吕仲明见公孙氏今夜仿佛心意已决,只得再给她想想办法,说不定回家问问,又或者请教主找找燃灯,能让她恢复青春容貌……否则等罗士信回来,后果将不堪设想。
  夜已深,吕仲明只得回去先睡下,翌日起来又去敲罗士信家的门,打听到公孙氏还在,没有走,只是不出来见人,便松了口气。
  “嫂子。”吕仲明在窗外说:“你只是竭尽法力,把自己的命力,魂力也一起搭了进去而已,等战事稳定后,我带你回金鳌岛问问,说不定有办法。”
  公孙氏苍老的声音在窗后答道:“足感贤弟盛情,士信的家书回来了么?”
  “还没有。”吕仲明道:“没这么快,昨夜刚打完,再等几天罢。”
  又过得数日,各人的家书都回来了,吕仲明先拆尉迟恭的,信中洋洋洒洒,足有三页纸,告知代县已守住了,不必担忧。
  当年两人相识的那间屋子,赫然还在,并未被大火烧毁。
  李世民则与罗士信在黄河边汇合,一举袭向雁门关下,成功地将刘黑闼的兵马驱逐出了关外。
  眼下,就只剩下晋阳了。
  只要夺回晋阳,突厥便只能再次退回长城以外,恢复原本的格局。
  吕仲明看着尉迟恭的信,想起那天大雪纷飞,他笑着进来,说吕道长给我算个命的那天,忍不住唏嘘良久。然而公孙氏的事却令他心有惴惴,极其不安,就像打破了罗士信的花瓶,生怕他回来找自己算账。
  真奇怪,又不关他的事,为什么这么紧张?
  吕仲明怕等不到回金鳌岛了
  分卷阅读246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