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31
作者:非天夜翔      更新:2021-07-21 08:55      字数:2546
  国师帮帮忙 作者:非天夜翔
  分卷阅读231
  子,说:“……是不能明媒正娶的。”
  “没关系。”吕仲明乐道:“天底下不是明媒正娶的事不是多了去了么?”说着又朝尉迟恭挤了挤眼,又道:“大家心里知道就成,对不对?”
  这下所有人忍不住大笑,尉迟恭也忍不住莞尔,点了点头,面现幸福之意。
  李元吉不住发抖,险些就要开口骂人了,吕仲明又道:“走罢。”
  “等等。”李元吉道:“方才要向罗将军讨教,话未说完,依我看来……”
  “元吉!”李世民开口道。
  李建成登时就有点为难,罗士信却一哂道:“自当奉陪,三殿下,比武弄槊这事,就怕罗某控制不住,三殿下量力而为即可。”话中之意,竟是丝毫不把李元吉放在眼里。
  吕仲明微一沉吟,便知要糟,李元吉挑了罗士信,显然是早就准备好的,不可能要上来自取其辱,说不定要来个碰瓷。万一待会罗士信失手把李元吉给打下马,李元吉故意哼唧几句,到李渊面前去……
  ……不对!吕仲明瞬间就反应过来了,李元吉一定是想借比武之机,败给罗士信,到时候去找李渊哭诉,就说罗士信与他争风吃醋,最后扯出公孙氏来,罗士信只会吃不了兜着走。
  秦琼咳了声,开口道:“不如……”
  尉迟恭却无所谓一笑,截住了秦琼的话头,笑着说:“三殿下,罗将军虽习练槊,却惯常战场杀敌,出手俱是杀招,只怕一下收不住手,某则爱玩长槊,不如由我老黑来陪三殿下玩玩,如何?”
  李元吉:“……”
  吕仲明心中叫好,显然尉迟恭与秦琼都看出李元吉不怀好意,李元吉正要设法推搪时,秦琼又欣然道:“三殿下那天回晋阳时,曾说想和咱们仨切磋切磋,现在正是机会了。”
  “来人!”尉迟恭道:“备马槊!”
  手下轰然应允,散了去备马,尉迟恭简直是与秦琼一起挤兑李元吉,吕仲明都有点看不下去了,然而他知道李元吉上次弃守晋阳确实触了秦琼的怒点,秦琼脾气虽然大多时候温和,与罗士信一矛一盾,惹到他时,却是毫不客气。
  于是天策府卫在校场上排开,李元吉接过长槊上马,尉迟恭上了马一身武袍,未穿铠甲,也接过长槊,随手摘掉槊尖,当啷一声扔在地上,说:“末将以钝槊讨教,三殿下不必弃槊,伤不得我,放马过来就是。”
  这句话简直嚣张至极,然而武将们又都知道尉迟恭确实有这本事,秦王麾下虽无排名,尉迟恭却是公认的第一,连李靖也不敢说自己胜得了尉迟恭去。
  吕仲明与秦琼坐到一旁观战,数人散开,李建成颇有点不忍看,然而这是李元吉搦战在先,这下也没办法了。
  “他打算去陛下面前告状。”秦琼小声道。
  “我知道。”吕仲明低声道:“尉迟也会处理好分寸的。”
  正短暂对答时,罗士信走过来,朝吕仲明道:“六月十六,贤弟,你来不来?”
  “当然要来。”吕仲明笑道。
  罗士信伸出手,吕仲明便与他抱了抱,罗士信又走开,前去通知徐世绩魏征等人,诸人纷纷点头,有的答应会去,有的则告知容后再说。
  鼓点起,李元吉深深呼吸,对着尉迟恭,一挺长槊冲来,尉迟恭驻马而立。
  那一刻吕仲明还是有点小紧张,不是怕李元吉伤了尉迟恭,而是怕尉迟恭收不住手,打伤了李元吉。
  尉迟恭摊开手,有卫士跑向尉迟恭,将一根布条放在他的掌中。
  尉迟恭将布条系在眉眼间,蒙住了自己的双眼。
  登时场外大声喝彩,尉迟恭此举太也托大,竟是蒙眼对敌,然而他漫不经心地仰起头,英俊的面容在阳光下更添魅力,稍稍侧过脸,眉毛动了动。
  吕仲明知道这个表情是说,看我帅不帅。
  “骚包。”吕仲明哭笑不得道。
  “国师。”李密笑道:“可不能用法术帮着尉迟将军了。”
  “这是自然。”吕仲明皮笑肉不笑答道。
  鼓点停。
  只见李元吉舞起长槊,大喝一声,冲到尉迟恭面前,却不击打,而是退了出去。
  尉迟恭笑了笑,纹丝不动,也不说话,静静地蒙着双眼,就那么控马立着。李元吉在外围游走,绕着他走了半圈,忽然一槊从尉迟恭背后刺来!
  吕仲明:“!!!”
  尉迟恭依旧一动不动。
  李元吉那招果然又是虚招,收回槊后,再游走半圈,额上已冷汗涔涔。
  说时迟那时快,李元吉奋力一振长槊,尉迟恭终于有了动作,朝马背上一伏,李元吉一槊扫空,周围轰雷般叫了声好,紧接着李元吉控马退后,再朝尉迟恭冲来。
  李元吉控马技术还是可以的,倏而抽身再冲至的功夫,赫然有点门路,想是得遇名师,尉迟恭却不与他交锋,双腿一夹马腹,背对李元吉,朝前冲去。
  登时二人拉开了距离,李元吉穷追不舍,尉迟恭减缓速度,朝马腹下一翻,整个人藏身马下,李元吉第二槊扫来,又扫了个空,紧接着尉迟恭从左下方一个绝不可能的角度荡了起来,李元吉猛一勒马缰,还未回过神,手中长槊便已被尉迟恭夺走。
  “好!”秦琼也忍不住喝彩道。
  李元吉战马冲势未停,尉迟恭已在马背上一翻,双手各执一槊,将李元吉的腰一架,登时长槊冲力外加战马的惯性同时施加于李元吉身上,把他整个人挑得离马飞起!
  观战者疯狂喝彩,李元吉被挑得飞出近一丈高,越过人墙,朝东边飞去,哗啦啦声响,摔在人群里,尉迟恭这才笑了笑,解下蒙眼布,莞尔道:“得罪了。”
  罗士信道:“那小子腰力好。”
  “嗯。”吕仲明道:“这么大个人,却敏捷得很,他还可以把腿这样这样……”说着把一脚抬起来。
  尉迟恭每次在床上跟个打桩机一样,身体极有韧性,腰力确实非常好,而且又能做许多高难度动作,有时候连吕仲明自己都受不了,正和秦琼对话时,忽然间发现所有人都看着自己。
  吕仲明:“……”
  吕仲明马上收脚,满脸通红,大家又装作没看到,呵呵笑,李元吉灰头土脸地起来,眼中都是怨毒之色,却只得过来,朝尉迟恭拱手道:“多谢尉迟将军指教。”
  “你还得再练几年。”尉迟恭挫了李元吉嚣张气焰,倒也不计前嫌,认真道:“练武讲究心无旁骛,若想精修此道,须得把别的事都放一旁。”
  秦琼开口道:“比武时,重要的不是杀敌,伤敌,也不是取胜,练武,为的就是练武。”
  罗士信淡淡道:“我也送你一句,三殿下,你戾气太重,几年前,我也是这般,得了国师一句点化,现在不再为了杀敌而上战场了,希望你也明白,自己
  分卷阅读231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