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26
作者:非天夜翔      更新:2021-07-21 08:55      字数:2537
  国师帮帮忙 作者:非天夜翔
  分卷阅读226
  的一个,为什么不能先拿定主意再一次决定?”
  吕仲明答道:“我倒是觉得,他未必就朝世民把话说死了。”
  以吕仲明对李渊那老狐狸的了解,他觉得李渊必然不会是那么笨的人,连自己儿子都摸不清他的脾气,很有可能他只是朝李世民许了一件什么事,而并没有许立他为太子,譬如说好好干,干得好老爹重重有赏,你一定喜欢之类的话。或许是李世民听完后误会了。
  “他还能许给世民什么?”尉迟恭道:“除了太子,世民还能再朝上走么?按律法,世民已封秦王,又已婚娶,该是出来建府的时候了,还这么不尴不尬地住在西宫里……”
  “如果是世民故意理解错误呢?”吕仲明笑吟吟道。
  尉迟恭的脸色赫然就变了,吕仲明知道尉迟恭在这么多武将中,最忠心于李世民的,莫过于尉迟恭了。李世民尊敬他,提拔他,将他从腥风血雨的塞外散兵中招进了唐军队伍里,把他当哥哥一般对待。
  待得尉迟恭的真命天子吕仲明出现,李世民又事无巨细,帮着尉迟恭打点,两人关系以确定,李世民便马上识趣退开,恢复了上下级的关系,以免吕仲明吃醋。
  当然,吕仲明并不介意尉迟恭心里有这么一朵白莲花,他自己的心里也有罗士信和秦琼这么两朵白莲花……他知道尉迟恭和李世民的关系很单纯,确实抱着知己之意——能为对方付出生命的知己。
  “你是不是吃世民的醋?”尉迟恭侧头看着吕仲明。
  “当然不是。”吕仲明笑道:“我爹说过,兄弟手足,和爱人之间,没有什么孰轻孰重的问题,他以前也有不少同生共死的知己,这种是手足之情,爱人之间是爱情,不一样。我说正经事呢,我都不介意这个,你紧张什么?”
  “没有紧张。”尉迟恭哭笑不得道:“为什么这么说?”
  “你总觉得世民是弟弟。”吕仲明扒在尉迟恭背上:“是小孩子,小孩子,没有这么多心计,无论做什么都是可以看透的,但显然不是,他也有自己的想法,如果换了以前,会对你说,但是现在咱俩在一起,为了避嫌,他就和你疏远了,所以没对你说这些。”
  “他如果是故意这么说。”吕仲明正色道:“明明他爹许的不是……或者说不完全是立他为太子的话,到了他嘴里,换了个方式说出来,你又会怎么样?”
  ☆、71 第七十回:问路
  尉迟恭站定,想了想,又背着吕仲明,大步朝城里走去,说:“我还是会挺他。”
  吕仲明只是嗯了声,没说什么,尉迟恭也知道他心里已有计较,没再问他。回城后,吕仲明一直沉默没说话,魏老头已做好菜在等两人回家吃饭。
  昨天的是鲜肉酿茄,酱酒焖鸭……今天的开胃菜是醋芹,吕仲明吃了几口,又端上来四盘,葱油手抓鸡,春笋清汤,一味炒蛋最是人间美味,鲜香可口,滑嫩怡人,还配了一小碟蒸咸鱼。
  魏老头每次做菜都控制得刚刚好,深得大成若缺的道家精髓,总是勾起吕仲明的食欲,又不让他没节制地吃得腻味,不管吕仲明怎么抱大腿哀求魏老头再做一次炒鸡蛋,魏老头都雷打不动,说等你该吃了自然给你做,吃多了就不稀奇了。
  吕仲明泪流满面心想,要是早来个几十年,必须跟魏老头谈恋爱啊!
  尉迟恭今夜却是吃吃停停,显然有心事,吕仲明也没说话,尉迟恭喝着闷酒,抬眼看他,眼里仿佛带着说不出口的意思。
  “知道了。”吕仲明道:“你是我夫君,当然站在你这边。”
  “嗯。”尉迟恭笑笑,点头。
  尉迟恭想了想,给吕仲明斟酒,吕仲明便喝了,两人喝了几杯酒,吕仲明有点醉意,又问:“可是,你真的不考虑一下建成么?”
  “不了。”尉迟恭听到这话,表情又有点不太自在。吕仲明解释道:“我不是说,建成就一定比世民好,但我爹常说,人都有七情六欲,感情是影响一件事判断的重要因素,所谓君子,就是尽量少感情用事,做自己认为对的,而不是好的。”
  “假设真有废立太子这想法。”吕仲明声音小了些,说:“来日太子就是君王,他的为人,将直接影响整个天下,千万人的家业,和对一个人的感情比,你会选谁?”
  尉迟恭微微一笑,说:“你呢?你不是已经选好人了么?”
  吕仲明认真道:“我不会告诉你的,假设我们都不知道谁会胜,谁会败,你会不会重新考虑?”
  尉迟恭不说话了。
  吕仲明又道:“我当然无所谓,我是仙人,谁想清算,能清算到我头上来么?我自然有保住你们的本事,可是如果连我也不知道谁会赢,也没什么本事,只能赖着你过活,是个混吃等死的小白,你得保护我,保护大家,你会怎么选?”
  尉迟恭沉默片刻,放下筷子,注视吕仲明的双眼。
  两人都有点醉了,吕仲明咽了下口水,看着尉迟恭,脸色有点发红,随和地笑了笑。
  “你的笑容就像你爹……不,你仲父一样。”尉迟恭注视吕仲明,说。
  “有么?”吕仲明莫名其妙,挠挠头,尉迟恭又忍不住笑道:“现在的神态,又像你爹了。”
  “我仲父老说我爹是二愣子主公。”吕仲明自嘲道,现出微微的红晕,尉迟恭道:“你和你仲父的笑容,都是胸有成竹的笑,看起来都令人十分安心。”
  “谢谢夸奖。”吕仲明一脸麻木道:“我可不这么觉得呢。”
  尉迟恭穿着一身深蓝色武袍,交叠的衽开得甚低,现出健壮的胸肌与腹肌,露出胳膊,注视吕仲明,暧昧地笑了笑。
  吕仲明:“?”
  尉迟恭道:“媳妇,咱们来玩一个游戏如何?”
  “什么游戏?”吕仲明莫名其妙道。
  “假装成凡人的游戏。”尉迟恭莞尔道:“方才你倒是提醒了我,如果你只是一个跟着我的小糊涂,就像你仲父追随你爹,成为他的谋士那样,夫君我该怎么做,你又怎么做。不如咱们就来试一次,将我当做你的主公,尽心竭力地辅佐我。”
  吕仲明答道:“可以啊,有什么好处?”
  尉迟恭一怔,吕仲明哈哈笑了起来,尉迟恭正色道:“别闹,我答应你一件事。”
  “做什么都行吗?”吕仲明拈着筷子,狡黠地问。
  “做什么都行。”尉迟恭目光移到吕仲明的筷子上,说道:“你想做什么?想把筷子j□j老子马|眼里吗?”
  吕仲明冷不防被尉迟恭这句一撩,险些喷了出来,面红耳赤道:“你到底在想什么?”
  “开个玩笑。”尉迟恭总是很欣赏吕仲明被调戏的表情,伸手搭着他的肩膀,说:“愿意么?”
  吕仲明瞥尉迟
  分卷阅读226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