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23
作者:非天夜翔      更新:2021-07-21 08:55      字数:2537
  国师帮帮忙 作者:非天夜翔
  分卷阅读223
  了。”
  “祖师爷爷呢?”吕仲明这才想起元宵节那天,金鳌也不见了,料想是跟着教主走了,麒麟便解释道:“已经回去了,让我跟你和尉迟恭,秦琼说声再见。”
  “那……你们也回去了吗?”吕仲明有点依依不舍道。
  吕布想了想,说:“再在人间走走,去建业看看,给公瑾和伯符扫个墓……”
  吕仲明与尉迟恭把吕布麒麟送到洛阳城外,大军已退,一片狼藉,闵公不知何时又来了,带着白犬谛听在城外行走。
  洛阳百姓受麒麟与吕布治病救人之恩,感激不已,蜂拥到城门外,要送他们一程。
  “多谢你们,吕道长……”
  吕布抱拳团揖,说:“曾在洛阳呆过一段时日,为乡亲们做点事,应当的。”
  “道信大师也不知去了何处……”
  “秦王进城那天,佛门的大师们便走了……”
  “可惜可惜,来不及亲口道谢……”
  吕布微微一笑,看着吕仲明,吕仲明仿佛明白了什么。
  佛门依旧得人心,以释尊等佛,菩萨所为,也并非因为私心。
  闵公在远处竖掌当胸,麒麟朝他遥遥抱拳,说:“谨问九华山那位安好。”
  “安好。”闵公客气道:“灵宝天尊无量功德。”
  双方远远地见过礼,旭日初升,白露遍野,尉迟恭与吕仲明把吕布麒麟二人送到洛阳城外,吕仲明还十分舍不得,一下全部人都走了,又剩下他了。
  “去了建业,还要去哪?”吕仲明又问。
  “高顺也不知道葬在哪了。”吕布道:“若找不到,便去赤壁看看,看完就回家去了。”
  “你呢?”麒麟道:“怎么打算?”
  说到这话时,数人一下都静了,吕仲明心思忐忑,知道迟早要谈这个问题,于是四人站在晨光下,吕仲明鼓起勇气道:“爹,我想……”
  尉迟恭笑了起来,点点头,说:“我先回城一趟……”
  吕仲明却勾着尉迟恭的脖子,不让他走,朝吕布与麒麟认真道:“爹,我想留下来,陪着尉迟恭。”
  吕布看着自己儿子,眼中现出威严之色,麒麟现出鼓励的笑意,示意吕仲明但说无妨。
  “你都想好了?”吕布沉声问。
  “想好了。”吕仲明答道。
  “既然想好了。”吕布淡淡道:“就去做罢,人生如蜉蝣,朝生暮死,既来了这世上走一遭,便不必庸人自扰,诸多牵绊。”
  “谢谢爹。”吕仲明松了口气,又有点惆怅。
  “不必谢我。”吕布漠然道:“要谢便谢你自己,你出师了,儿子,天大地大,自己闯荡罢,别再哭鼻子了。”
  吕仲明听到这话,便忍不住悲从中来,大叫一声,上前抱着吕布的腰,紧紧抱着他,呜呜地哭了起来。
  吕布:“……”
  麒麟:“……”
  尉迟恭:“……”
  吕布刚说完“别再哭鼻子”,吕仲明便哪壶不开提哪壶,哭得稀里哗啦的,吕布简直是尴尬至极,说:“好了好了!爹走了!又不是永远不回家……”
  “敬德,保重。”麒麟笑道:“夫物芸芸,各归其根,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尉迟恭微笑道:“愿有一日能再相见。”
  吕仲明:“呜呜呜哇哇哇爹……”
  吕布竭力把章鱼一般缠在自己身上的儿子扒开,挂在麒麟身上,麒麟又提着吕仲明的衣领,让他转向尉迟恭,吕仲明哭得眼泪鼻涕一起流,认不清人,于是便扒在尉迟恭身上。
  吕布,麒麟手掌内握阴阳诀,外翻八卦指,朝尉迟恭一抱拳,尉迟恭点头回礼,吕布与麒麟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洛阳。
  吕仲明:“呜呜呜……”
  吕仲明抬起头:“?”
  尉迟恭:“……”
  两人对视片刻,静静站着,尉迟恭给吕仲明抹了下眼泪,说:“对不起。”
  吕仲明:“啥?”
  尉迟恭有点愧疚,说:“害你没能回家……”
  “没事。”吕仲明牵着尉迟恭的手,说:“这就回家吧,走了。”
  尉迟恭牵起吕仲明的手,两人晃了晃,沿着路回洛阳去。
  “接下来做什么?”
  “任务完了,祖师爷爷他们也走了,爹不会再来了,佛门也遣散……不,是各自传法去了……”
  “嗯,你有什么计划吗?”
  “没有啊。”吕仲明想了想,说:“跟着你吧,等你不想打仗了,就换个地方住住,走走。”
  洛阳城门在二人面前打开,经过数日修整,已恢复了繁华景象,尉迟恭说:“洛阳已收复了,平定天下指日可待,我再打几年的仗,咱们就过小日子去罢。”
  “唔。”吕仲明看着眼前的喧闹都城,盛唐之景已初现雏形,然而就连尉迟恭也不知道,前路尚有更多的考验,在等待着他们。
  佛门之事已解决,吕仲明却心知肚明,更大的一个难题即将到来。
  ☆、70 第六十九回:班师
  三月三,洛阳尘埃落定,李渊却没有东来,只是传令召唤李世民回长安,令柴绍率军接管洛阳。
  宇文化及退守洛口,这下唐军终于被推到了天下争霸的最前线,李渊马上决定按兵不动,静观局势以控制全局。阳春三月,春回大地,桃花遍野,柴绍前来交接,李世民带领众人启程,回到长安。
  李靖还在镇守黄河,离开一个月后,整个长安的变化更大了,已几乎恢复了昔时大兴的繁华之貌。整条街道重新翻修,东西两市重开,百姓忙碌来去。魏征颁布了新的律法,将隋法修调后逐级颁下,让百姓预备下这一年的春耕。
  中原大地烽火四起,长安却有条不紊,俨然成为了一个战乱时的避难所。聚往关西平原的难民越来越多,李建成派人前去安顿流民,
  进城的第一天,数人交接了兵符,裴寂亲自过来,拍了拍李世民的肩,又朝吕仲明拱手。
  “世民这次收复洛阳,建下大功。”裴寂笑道:“快回宫去,陛下正在宫中等你呢。”
  李世民点点头,裴寂左右有人上前,交接秦琼等人的兵权,尉迟恭神色略变,却没说什么,解下腰牌递过。
  “几位将军请先回府,太子殿下已为你们准备了新的府邸。”裴寂又和气笑道。
  数人对视,各自心下了然,然而李世民却回望他们,点了点头,示意安心就好。于是数将各去兵府交卸文书,回到西四坊内歇下。整坊已彻底被翻修了一次,外围垒起了新墙,房屋虽然还是原来的建筑,却被重新粉刷了一次。坊外立起白玉牌坊。
  “哇——”吕仲明回家后便开始到处串门了,这里看看,那里看看,临街的一间是李靖的将军府,他还在外面征战没回来,红拂见了吕仲明,诧道:“
  分卷阅读223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