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20
作者:非天夜翔      更新:2021-07-21 08:55      字数:2537
  国师帮帮忙 作者:非天夜翔
  分卷阅读220
  先生那天教给我们的,平日里都会时时回想着。”
  尉迟恭抱拳道:“愿全力一战。”
  吕仲明傻眼了,说:“你们怎么好像都知道要打架,只有我不知道?”
  吕布忽然朝吕仲明招手,说:“儿子,过来。”
  吕仲明总觉得气氛有点不太对,到吕布身前去,吕布按着他肩膀,俯身在他耳畔低声说:“爹要和你仲父维持斗转星移阵,出不了手帮你,你不计成败,全力一战即可。你是天地灵兽,不可能输给几个凡人。”
  吕仲明听到这话时,终于稍稍安下心,看麒麟时,麒麟眼现鼓励之色,说:“小小宝贝,加油,去吧。”
  “准备好了?”善无畏笑道。
  释尊竖掌道:“无量功德,天下苍生若得见,当铭记此战。”
  “无量功德。”道家三圣齐齐行礼,各自退后,吕仲明心里依旧犹如打鼓一般,回头看时,见尉迟恭点头,便稍稍放下心来。
  吕仲明心想你们六个大菩萨,老子都打败三个了,会怕徒弟?于是袖子一捋,行礼道:“谁与我切磋?”
  玄奘手持佛珠,缓缓走来,认真道:“玄奘愿向国师大人请教。”
  ☆、68 第六十七回:决战
  一瞬间整个白马寺,洛阳的街道,烈日与白云,房屋全部消失,吕仲明所站之处与玄奘脚下的石路平地而起,化为壁立万仞的险峻山峦,两人各站一处群山之巅,踞天险以立。
  “道家护佑人间已数千年。”玄奘客气道:“佛门东来,本是客,无论如何,都感激国师包涵。”
  吕仲明知道玄奘这些人也不容易,佛教虽入主中原百年,却仍是客居中土,历经数代天子,行事却仍小心翼翼,若不是怀抱济世救民,普渡众生之念,谁也不想来做这吃力不讨好的事。
  “大家都没有多少私心。”吕仲明说这话时颇有点心虚,笑道:“不论胜负,来切磋切磋罢,玄奘大师当可不必谦让。”
  吕仲明背后化出一只巨鲲,从天地间飞来,他知道这是陆压在赋予他道家之力,说是凡人的较量,归根到底还是东方佛,西方佛与中土佛和道家三圣之间的较量,陆压在扬州之时,明显就已经选中了他,作为佛道最终斗法的旗子。
  “准备好了么?”陆压的声音在吕仲明脑海中响起。
  吕仲明答道:“准备好了。”
  吕仲明站在巨鲲头顶,乘风而起,遨游天地九万里,玄奘则手持莲花印,背现大日如来光轮万丈法身。
  “庄子,你要用我为媒介施法么?”吕仲明问道。
  “别分心,集中精神。”
  玄奘明显也得到了释尊的所有力量,抬起眼,一手平托,手心绽放出洁白的六瓣莲花,继而手指轻轻一捻,面现微笑,拈起一片花瓣,潇洒朝空中一扬。
  “总相。”
  花瓣脱手,化作铺天盖地的光幕,旋转着飞向斜斜冲下的巨鲲!
  同一时间,秦琼所站之处,则是一片广袤无际的大海,两座孤岛上,秦琼与鉴真各踞一处。大海巨浪翻滚,犹如千万年漆黑的幕布,卷向两座小岛。
  鉴真竖掌道:“贫僧出生时已是数十年后,又已东渡扶桑,无缘一会秦将军之面,然而秦将军战神之威,远洋海外东瀛,如今得见秦将军尊容,幸甚!”
  秦琼嘴角带着一分淡淡的笑容,知道吕仲明所言不假,自己一生确实扬名立万,成为名将,遂谦让道:“鉴真大师谬赞,生前身后名,对叔宝来说并不重要。愿与大师切磋。”
  鉴真竖起禅杖,点头,笑而不语,打量秦琼。
  秦琼所站之处,乌云破开,天空落下万丈烈日,海水开始翻涌,围绕着岛屿形成一个浩瀚的漩涡,漩涡在海水的流动中化为太极之型,一半海面反射着日光,犹如太极轮中的阳面,而鉴真所站之处,赫然正位于黑色海水中的阴面。
  只见鉴真喃喃念诵佛经,将禅杖一顿。
  沧海中幻化出流转的琉璃光,光映天际,整块海面犹如五光十色的净琉璃,轰然坍塌下去。
  秦琼所站的小岛四周,则纷纷发出龙吟,无数海龙冲出水面,千龙狂啸,朝着鉴真冲去!
  太上老君幻化出光影,悬浮于秦琼背后空中,双袖一环,长袍猎猎作响。
  “石先生。”秦琼低声道:“对方实力如何?”
  “不必忌惮,抱守本心。”太上老君低声道:“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同一时间,尉迟恭所站之处,则是苍龙啸夜,月明千里,朗朗夜空,百里长安,大殿顶上,画椽之巅,尉迟恭与神秀各站一角,两人身后则是乾坤千里,皓皓明月。
  “神秀大师威名远扬,不料在此处得见。”尉迟恭抱拳,笑道:“少时在晋阳,曾听闻法师大名。”
  “十年前。”神秀淡淡道:“我行走并州,曾入晋阳,请唐王布施万民,眨眼间光阴如箭,岁月如梭。”
  尉迟恭道:“后来听闻大师在黄梅讲论顿渐之法,作一偈身似菩提树,心如明镜台。长安,洛阳人人传颂。”
  神秀一笑道:“已获师弟慧能开悟。”
  神秀双手一合十,口中念道:“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月明千里,空寂大地,神秀温和道:“请尉迟将军赐教。”
  尉迟恭身后,通天教主现出身形,右手略抬,六魂幡化作一头黑火般的长龙。
  神秀则拉开双掌,背后西方教主阿弥陀佛闭着双眼,手托一轮烈日,身周卍字符文飘飞,刹那间光芒大作!
  “咱们这场是最艰难的。”通天教主低声道:“不可掉以轻心,预备给你媳妇讨场子了,侄孙儿婿。”
  尉迟恭哭笑不得,答道:“须得以力对力?”
  “正是。”通天教主答道。
  “无量光,无量寿,贫僧以阿弥陀佛之力,与尉迟将军印证佛法。”神秀答道,继而一手自下至上,朝着尉迟恭虚虚印出了第一掌!
  刹那间长安静夜千万菩提花开,绽出漫地漫天繁华,随风飘散,尉迟恭集通天教主之力于一身,漂浮于空中,长身虚悬,眼中映出长安全城大地,以及那道光芒万丈的符文!
  苍山境内,吕仲明躬身手按巨鲲之额,犹如山峦朝玄奘冲下,佛祖拈花,五指微微一弹,花瓣化作光幕冲来,吕仲明双手回圈,朝前推去!
  第一道光幕嗡的一声撞了上来,被巨鲲一头撞碎,震得吕仲明胸口钝痛,几欲吐血,吕仲明一身光鳞尽化为金光万道的铠甲。
  陆压:“第二招来了,当心!”
  “别相。”
  玄奘睁开双眼,抬头看天顶,两指携着第二片花瓣,挥手甩出!
  玄奘一身红色袈裟飞扬,背现j□j,光芒夺目。
  六
  分卷阅读220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