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16
作者:非天夜翔      更新:2021-07-21 08:55      字数:2546
  国师帮帮忙 作者:非天夜翔
  分卷阅读216
  起。
  一片嘈杂之中,所有人惊慌四散,长槊从四面八方射来,要将他钉在地上,然而尉迟恭却将斩马刀撒手抛开,俯身马背上,以手一折,夺来长槊舞开,冲进对方核心阵中时,先一槊扫断帅旗,再挑飞李密亲兵。
  天地仿佛静止在那一瞬间。
  “虚柔不盈……”
  “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
  李密与尉迟恭一个照面,时间的流逝仿佛变得异常缓慢,李密抽剑与尉迟恭手中长槊互戕,借着战马冲力一横,顺着长槊倒挑上去,眼看就要将他手臂整个卸下之时,尉迟恭却五指一松,撤去长槊。
  尉迟恭手掌一翻,化刚为柔,平托剑脊,李密手中剑被他托得稍稍荡起。紧接着,尉迟恭变掌为拳,一拳击在李密腹中。
  那一下的冲击力非同小可,奔马,出拳,两股冲力结合在一起,李密登时吐出一大口血,被尉迟恭一拳揍得从马背上飞起,倒飞出去,人在半空之时,尉迟恭左手又甩出绳索,将李密倒卷飞来,吼道:“你们的主帅爷爷带走了!”
  尉迟恭一声震喝,瓦岗军登时被吓破了胆,一哄而散。
  夺槊,交锋,掳人,一切就发生在那短短的一眨眼间,尉迟恭入万军之中犹如进无人之境,长袍飘扬,绝尘而去。
  少顷,双方退去,各占一地,唐军占了熊耳山下一隅,在溪流畔扎营。瓦岗军则因为主帅被抓,不敢贸然追击,退到东南方平原上。
  洛阳城内守军免费看了一场大戏,却也不出城搦战,三方便这么在早晨时安静下来。
  尉迟恭把李密扔在帐内地上,自己则坐到一边,朝吕仲明身上一倒,说:“按按肩膀,落枕了。”
  吕仲明:“……”
  吕仲明刚要起身问话,却又被一堵山似的尉迟恭压了回去,只得握着他的手臂,帮他通畅肩背气血。
  秦琼与罗士信也回来了,两人都是把头盔一扔,喘了口大气。
  李密一身是血,被尉迟恭捆着,打量数人,秦琼道:“蒲山公?”
  李密苦笑,秦琼还在想怎么问话,罗士信却勃然大怒道:“唐军与瓦岗军从未有仇恨,李密!你他妈在树林里伏击我们做什么!”
  罗士信好好的率军来汇合,却被李密不由分说发动偷袭,折损了近千人,出师不利,当真是恨不得抽了李密的筋,扒了他的皮,越看越有火,冲上前去就要动手揍他,吕仲明忙起身要劝,却被尉迟恭一脚伸来,压着不让动。
  吕仲明:“……”
  秦琼:“好了好了!”
  秦琼忙上前拉开罗士信,李密吐出一颗牙,跪着苦笑。
  想当年蒲山公何等风光,如今居然任人鱼肉,尉迟恭也有点唏嘘,说:“把他身上绳索解了罢。”
  “放人?!”罗士信怒吼道:“老子要将他杀了祭旗!”
  吕仲明不是第一次和罗士信配合打仗,但从前都是罗士信说了算,现在将领们分庭抗礼时,罗士信竟然如此暴躁犹如疯狗一般,忙劝道:“不忙,先问清楚再说。”
  尉迟恭吹了声口哨,外面便有人进来,给李密松绑,李密走到一旁坐下,说:“宇文化及的兵马上就要打过来了,快跑吧。”
  所有人登时不说话了,秦琼难以置信道:“你败了?”
  吕仲明还以为李密率军奔袭,行军至洛阳城外,是想挺而走向,趁着唐军攻打洛阳,想突袭毫无防备的长安,没想到李密居然是被人赶出来的!
  “我麾下还有两万人。”李密道:“经昨夜一战,想必也交代得差不多了,洛口被宇文化及围困多日,那厮势大,瓦岗又已离散,知节、世绩去了长安,单雄信驻守偃师,拒不出援。”
  “已经变成这样了吗?”吕仲明喃喃道。
  李密英雄末路,无奈一笑,说:“我率军出战,与宇文化及在邙山下交锋,五万人出战,余下三万,剩王伯当追随于我。”
  “你们的行军路线是何处?”尉迟恭沉声问。
  李密没有回答,但帐篷内三人也已猜到了,李密多半是想觑唐军与洛阳王世充交战,拣个现成便宜,坐收渔翁之利。
  “我降。”李密无所谓道:“投降你们,让我给伯当写封信,瓦岗并入唐军。”
  秦琼与尉迟恭对视一眼,罗士信也拿不准注意,一时间数人看着吕仲明。吕仲明道:“我们主帅还在半路上,现在做不了主,这几天,你先住兵营里罢。”
  罗士信便道:“来人,把他带下去关起来。”
  李密受制于人,倒也服帖,便起身跟着哨兵走了,尉迟恭出去打水,罗士信则清点战死将士。
  这一战打得十分冤枉,奈何打都打了,能整编剩下不到的一万瓦岗军,算是兵员补充,然而尉迟恭却不这么想,先在河边洗去了一身汗,便围着袍子,露出健美的胸膛,站在帐篷外说:“秦将军,咱们得提前下手。”
  “下什么手?”吕仲明刚好出来,无意中听见了,以为尉迟恭要攻打洛阳城,忙阻止道:“现在不能出战。”
  尉迟恭摆手,作了个“削”的动作,说:“让李密写信招降王伯当,拿到信以后再杀了他。”
  秦琼色变道:“敬德,不能这样!”
  吕仲明大叫道:“你疯了!世民还没来,怎么能动手杀人?”
  尉迟恭反问道:“你觉得世民来了会怎么样?”
  吕仲明与秦琼被这么一问,倒是静了,尉迟恭又说:“以世民的脾气,必然会受降,受谁的降都行,却不能受李密的降,否则你让知节与徐世绩,还有年前来投长安的瓦岗将士怎么想?”
  吕仲明想到这层,确实觉得隐约有点危险,李世民为人,一定会受李密的降,毕竟他是个言出必行的人,只要承诺了留李密一名,并能整编瓦岗军,打下洛阳,便会受降。
  李密虽说败绩甚多,却也不失为一名英雄,辗转关中多年,手下有胜有败,却战功赫赫。隋家的天下,可以说一半是杨广自己作死搞垮的,另一半则是被李密给打垮的。
  招到这么一员名将,对李世民来说可以说是如虎添翼,却也后患良多。
  “应该让世民自己决定。”吕仲明道。
  “他下不了决定。”尉迟恭答道:“只有咱们帮他下决定。”
  秦琼道:“不行,你杀了李密,不是世民一个人的事,就连陛下那里也没法交代,他俩好歹是故交,也没起过争端。”
  吕仲明道:“你让他写信招降伯当,招是招回来了,万一王伯当看不见李密,率军又反,要怎么办?”
  尉迟恭道:“先收编他的军队,再以送他回长安见陛下为由,派人押解他上路,半路上杀了他就行。”
  秦琼与吕仲明面面相觑,尉迟恭的方法虽然狠,却也有他的道理,尉迟恭又说:
  分卷阅读216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