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12
作者:非天夜翔      更新:2021-07-21 08:55      字数:2534
  国师帮帮忙 作者:非天夜翔
  分卷阅读212
  李靖:“安身立命,报效国家。”
  “这就是你的道?”吕仲明出神问:“如果没记错,你也是出身将门,是么?”
  “我舅舅是韩擒虎,你应当没听过。”李靖说。
  “去世了?”吕仲明问。
  “回京述职时病逝。”李靖答道。
  吕仲明总是觉得李靖身上有种有别于其余人的亲切感,现在想来,或许彼此都是将门之后,从小接受名将熏陶,养成的气场,只是李靖从军多年,过得比吕仲明更不容易,气质也更严肃。
  “张女侠应该对你寄托了很高的期望。”吕仲明喃喃道。
  “每个人都是。”李靖说:“所以那天在雁门关下时,有点迷茫。”
  “你就没想过。”吕仲明道:“这辈子打一场漂漂亮亮,无拘无束的战么?把军队当做棋子,在战场上不顾一切地把所有条件都赌上去,不论胜负,不论死多少,伤多少,不想自己能不能活着回去。”
  “把它当做一幅画,一首诗。”吕仲明说:“我爹常说,战争是一门艺术。”
  “艺术?”李靖没听明白。
  “一种很美的东西。”吕仲明眉毛动了动,朝李靖笑道:“鬼斧神工,造化万变。”
  李靖沉默了,吕仲明又说:“投入,忘我。”
  “我不喜欢杀人。”李靖答道。
  “不是杀人。”吕仲明道:“是一次完美的大战,运筹帷幄,就像用心地去雕一件石雕,或是画一幅画,弹奏一首曲子。”
  吕仲明的话,仿佛在李靖的面前,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他索性也躺了下来,说:“令尊一定是位绝世名将,从他教授我们的简单技艺就能看出来。”
  “你也会是的。”吕仲明出神地说:“相信我,用兵之道,千变万化,未有常则,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为什么?因为这个时候,你就是王。”
  “将军,虽然每个人都只是在局部作战,但各自的举动,却与整个大局息息相关。,你的眼光不仅仅只有黄河,还有并州,洛阳,扬州,甚至整个天下。”吕仲明又说:“他们对你期望太高,但是你达不到,因为你一直在画地为牢。你在一个地方作战,就只局限在这一场战争里,没有想过如何牵一发而动全身,利用你手中的战局,来控制整个世界。”
  “甚至控制距离你千里之外的另一个战场。”吕仲明笑道:“就像杜伏威攻扬州,而扬州宇文化及顶不住,杀了杨广北上,逼近李密,李密又逼近洛阳,一事连着一事,一环扣着一环……”
  “我明白了。”李靖果断道:“国师,你去罢。”
  “多谢李将军。”吕仲明起身,朝李靖一鞠躬。
  “多谢国师赐教。”李靖也起身,朝吕仲明一躬。
  吕仲明飞起,化作一道金光,朝东边射去。
  大地上湖泊,沼泽星罗棋布,雪化了,初春时节,寒风依旧凛冽,吕仲明飞过山川,冻得瑟瑟发抖,渐渐放慢了速度,及至旭日初升之时,吕仲明拖着鼻涕,终于赶上了玄甲军的尾巴。
  朝晖下漫山遍野闪着光的白露,玄甲军犹如蜿蜒的蚁队,在平原道上穿行,即将离开函谷关,尉迟恭站在函谷关高处,望向西方,看到吕仲明飞来。
  “媳妇?”尉迟恭难以置信道。
  吕仲明哆嗦着飞向关墙高处,尉迟恭忙脱下兽皮外袍,给他裹上。
  “呼……好冷啊。”吕仲明牙关直磕碰,尉迟恭简直又好气又好笑,说:“你……”
  “来看看你。”吕仲明还有点不服气,说:“走了……”
  尉迟恭看着吕仲明的双眼,一时间眼眶发红,把他紧紧抱在怀里,低头吻了下去。
  ——卷三·沧海龙吟·完——
  【卷四·霜天晓角】
  ☆、65 第六十六回:洛阳
  青山路远,万物复生,一骑率领两千黑甲玄骑,出函谷关,蜿蜒而去。
  吕仲明坐在马上睡觉,蜷在尉迟恭身前,尉迟恭披风飞扬,率领两千玄甲军前往洛阳城去。
  “昨晚上没睡?”尉迟恭道。
  “唔。”吕仲明觉得尉迟恭的盔甲磕人,无意识地扒了扒,尉迟恭便卸下甲胄,拴在马鞍一侧,仿佛看风景般走过绿水青山。
  还有一天路程才到洛阳,吕仲明睡到黄昏时,打了个呵欠,醒了。
  “这是哪儿?”吕仲明莫名其妙,四处看看。
  夕阳西下,尉迟恭让人在平原上扎营,远方是一片郁郁葱葱的山脉,小溪破冰流水,叮叮当当的流下来。
  “忘了?”尉迟恭随口道:“下来走走吧。”
  吕仲明裹着尉迟恭的兽皮袍子,在平原上深一脚,浅一脚地走,觉得此地说不出的眼熟。
  “啊。”吕仲明笑道:“想起来了。”
  这片平原正是他们上次前往瓦岗出使时经过的,遭遇李密手下突袭之地,那一天他们在湖边被程知节袭击,尉迟恭还中了毒,眼睛完全失明。
  尉迟恭牵着马,与他在湖边坐下,笑道:“这下总算没有人来打扰了。”
  吕仲明嗯了声,尉迟恭便摆开食盒,升起火,两个人在湖边吃晚饭,享受难得的片刻安宁。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吕仲明笑道:“下一句是这个。”
  尉迟恭先是一怔,继而笑了起来,点头道:“懂了。”
  吕仲明捧着食盒,倚在尉迟恭身上,看着树下,心想这里真美呀,来日如果有这么一个带湖的山庄,每天住着,安静地看看夕阳,看看湖水,多舒服。尉迟恭胸口的金鳞微微发出光来,吕仲明侧头看了一眼。
  这些日子里,尉迟恭一直把这块金鳞贴身带着。
  “本来想给你一块玉。”尉迟恭注意到了吕仲明的目光,说:“毕竟没给过你什么,咱俩也没什么定情信物,我给你的弓,想必你也不知道丢到哪儿去了。”
  吕仲明吃得满脸饭,打了个响指,那把弓凌空出现,掉在草地上。
  尉迟恭笑了起来,拿起弓,说:“你还一直带着?先前藏在哪儿?”
  “袖里乾坤之术。”吕仲明答道:“简略地说,就是利用法力打开虚空中的连接,把东西藏在两个时间轴之间的空间里。佛家也有这法术,所以说须弥山纳于芥子中。”
  尉迟恭道:“行军打仗,要是有这法术,粮草也不用运了。”
  吕仲明点头道:“可惜仙凡之间,终有各自的规则,这些规则,都是从封神之战就流传下来的。”
  “说归说。”吕仲明道:“这把弓,你在上面刻的字究竟是什么?”
  尉迟恭:“臡宺兤龕。”
  吕仲明:“……”
  尉迟恭笑道:“死生契阔。”
  吕仲明端详弓腰上,发现确实有点像。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
  分卷阅读212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