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11
作者:非天夜翔      更新:2021-07-21 08:55      字数:2544
  国师帮帮忙 作者:非天夜翔
  分卷阅读211
  长安来帮他论法。虽然说两次都是为了自己,但两次都让吕仲明整个人简直压力巨大。
  尉迟恭的性格这么不服管,李靖又是迂木一块,吕仲明总是忍不住心想,如果这俩家伙的脾气中和一点就好了,俩人都走了极端。吕仲明知道他这次回来,一切都是计划好的,全说是为了李世民,也不一定。
  他与李世民的关系,应当是一半一半,但吕仲明仍忍不住要生气,当年他奉命刺杀突利可汗,还可按个事不成,不能近身的理由,现在已经是率军出战的将军了,居然还能倚仗自己功高武勇,把战争扔着,回家看老婆,谁能驾驭得了他?
  尉迟恭这下说不出话来了,心事全被料中。
  尉迟恭随口道:“知道了。”
  尉迟恭那态度明显是不想和你争论,而不是真的服气,吕仲明也有点赌气,两人都没有说话,尉迟恭侧身躺下,吕仲明本想到地上去睡,但想了想,还是爬上床,两人都没说话,就这么睡了。
  半夜时,吕仲明听到尉迟恭起身,不知道在做什么,烦得很,翻了个身,却没有睁开眼睛。直到天命时,尉迟恭才道:“起床了。”
  吕仲明伸了个懒腰,迷迷糊糊起来,尉迟恭又给他穿衣服穿鞋子,说:“跟个没长大的小孩似的。”
  吕仲明登时炸了毛道:“还说我?!”
  “好好。”尉迟恭似乎也消气了,说:“走罢。”
  尉迟恭递给吕仲明一个包子,又提着绿豆汁,牵着他的手,于是国师大人便一边吃着包子,一边跟着尉迟恭出去,找李靖集合,预备出兵打仗。
  出城时仍有点打盹儿。这次李渊没有亲自来送,显然还在发怒,只有李建成带着李元吉,来给吕仲明道歉,毕竟吕仲明与李靖是前去给他收拾烂摊子。
  李元吉简直是被李渊揍成了猪头,眼角还带着一大片淤青,不情愿道:“国师辛苦了。”
  “没什么。”吕仲明反倒安慰道:“在长安的日子里,勤读兵法,不可懈怠了。”
  李元吉嗯了声,不再说话,李建成祭酒,祝李靖得胜归来,匆匆寒暄片刻后,吕仲明上马,才想起忘了跟尉迟恭说点什么,回过头,只见尉迟恭站在城门下,远远地看着他。
  尉迟恭作了个手势,意思是走吧。李靖又在前头催,吕仲明也顾不上再回去交代了,心里有点不踏实,便回去了。
  李建成与李世民的矛盾再一次激化,恐怕已经不可挽回了,更要命的是,看今天李建成那脸色,或许会认为这三人殆误战机,故意丢了晋阳城,以将责任推到太子头上。
  一日一夜,抵达黄河边上,对面突厥已没了踪影,不知去了何处,百姓拖家带口,正在渡河逃亡,吕仲明马上朝李靖道:“慎防奸细入城,清查人口。”
  并州的沦陷指日间就要拖垮唐军,这个时候再混点奸细进长安去,后果不堪设想,李靖挨个核对身份与户籍,确认万无一失。
  东逃的难民越来越多,并州终于也遭了一次大劫,犹如末日将至一般,涌向长安城,并州一被洗劫,千里焦土,民不聊生。
  李靖又发现了前来投奔的突厥特使,居然是跟着难民一起逃来的西突厥王子,场面一片混乱,吕仲明便亲自写了封信,让人护送西突厥后裔到长安朝拜李渊。经隋朝统治后,突厥分裂为东西两部,自颉利可汗一部的东突厥崛起后,西突厥几度交战,最后不敌退走,其中一分支便趁机前来长安,想联合汉人,对颉利等部进行夹击。
  现在李渊焦头烂额,无暇对突厥用兵,然而留下这个重要人物倒是可以的。
  自进入唐王府后,吕仲明鲜少随军出征,算上这次,一共也就是第三次,李靖驭下严历,天策军又不贪图安逸,过得甚苦,颇有点昔日跟随秦琼罗士信的感觉。吕仲明打开尉迟恭给他收拾的包袱,只见里面衣服棉被,都已经收拾好,吃的用的,无分巨细,就连刷牙用的猪毛也没落下。想必那天临走前,尉迟恭忙到清晨,便为了给他准备这个,不由得心中温暖。
  然而这次的分别,明显十分不愉快,吕仲明没有以水镜召唤尉迟恭,尉迟恭也没有写信来。
  虽然不通消息,吕仲明却用膝盖想也知道,尉迟恭这个时候一定是在城里练兵,每天把那群士兵朝死里折腾。
  驻军黄河边上,将近一个月时间,突厥一直没来,料想是回晋阳劫掠去了,渡河的百姓却越来越多。吕仲明又派出密探,让人沿着黄河边调查,以免不声不响渡河过来,又杀了个措手不及。待得过河的探子回报,突厥人真的走了,吕仲明方朝李靖道:“长安那边怎么样?”
  “今天来信。”李靖道:“你自己看。”
  吕仲明在河边坐下,翻阅军报,长安城内已开始朝洛阳用兵,柴绍统领城防,尉迟恭率领的先头部队三天前出发,前往洛阳后按兵不动,等待后续支援。
  “我得回去了。”吕仲明道。
  李靖道:“不会罢,又来一次?”
  吕仲明道:“洛阳之战我必须去,约好了的。”
  李靖想也不想,说:“不行,你和敬德怎么总是这样?”
  吕仲明道:“至关重要,李靖。”
  “军令如山!”李靖皱眉道:“你既然要前往洛阳,就不该答应前来守黄河,怎么能这样?”
  吕仲明:“……”
  吕仲明没想到李靖会有这么大的反应,李靖道:“如果你一言不发走了,我会马上回禀陛下。”
  吕仲明瞬间就要抓狂了,李靖又道:“我不是你的对手,加上天策军两千人也不是,但我会设法留下你。”
  吕仲明只得离开,李靖也没拦阻他,当天上午,吕仲明一直在四处忙碌,李靖远远地看着他,也不来阻止。只见吕仲明在岸边树林前施法,一道金光飞来飞去,把树木斩成小段,做了一队木人,又挨个把木人竖在岸边。
  下午吕仲明则派人出去,到附近农家买狗,买来以后全部拴在树林里,一时间黄河两岸烟尘滚滚,好不热闹。
  夜晚,吕仲明又吩咐人把树林里的火把点上,南岸登时显露出一副千军万马的势头。李靖抱着一膝,坐在树下,侧头看吕仲明。
  吕仲明过来在他身边盘膝而坐,说:“聊聊天吧,李靖。”
  “休想。”李靖抬起一只手,挡在侧脸前,说:“你再说,我也不会放你走。”
  吕仲明笑道:“没关系。我不是要说服你。”
  吕仲明在草地上躺下,枕着自己的手臂,仰望璀璨的星空,说:“李靖,你成家立业,进唐王府从军,为的是什么?你的道是什么?”
  “不知道。”李靖说。
  吕仲明道:“不要这么抗拒嘛,小心我给你下个迷魂咒,回家你又要被红拂罚跪搓衣板了。”
  分卷阅读211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