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09
作者:非天夜翔      更新:2021-07-21 08:55      字数:2542
  国师帮帮忙 作者:非天夜翔
  分卷阅读209
  ”
  吕仲明:“……”
  “糟了。”吕仲明道:“得马上让秦琼回师晋阳……”
  “报——秦将军攻打晋阳不下,紧急退兵……”
  “报——罗将军,秦将军与三殿下,刘长史回师河东——”
  吕仲明抓狂道:“你们能不能一次说完!”
  殿内静了,探报源源不绝进来,李渊起身,走到殿前,与群臣站在一处,脸色极其难看。
  “报——”最后一名信差冲进殿内,大声道:“我军昨夜与突厥决战,于河东夜战大溃!罗将军,秦将军与三殿下回师长安,正在百里外!”
  吕仲明明白了,当真是无言以对,这是一边逃一边派信使通知的情况,远的信使慢抵达,近的信使脚程又快,是以全部人就像约好一般,全部撞到了一起。军报同时来了。
  从三天前开始,李元吉便逃回了晋阳城,结果突厥军于黄河大败前便已分兵突袭晋阳,颉利可汗率军夜袭,刘文静与李元吉骤不及防,弃城而走。
  罗士信与秦琼得到消息后大惊回援,业已太迟,在半路遭到伏击,秦琼本想趁突厥初入主晋阳时发动突袭,然而颉利可汗却早有预料,发兵袭击。
  双方一对上,秦、罗二人奔袭百里,又在黄河鏖战一宿,交兵时已无体力,登时被突厥杀得狼狈而逃。
  幸亏这两人作战经验丰富,一面收拢残兵,一面接应从晋阳逃出来的李元吉与刘文静,打打逃逃,一日一夜疲于奔命,丧家犬般被突厥人追出了三百余里,最终逃到河东,过了黄河,颉利可汗才没有追上来。
  这次真是丢人丢到家了,李渊气得直哆嗦,险些就要把秦琼与罗士信当场给斩了,还有私自回长安的尉迟恭。
  “如此玩忽职守!”李渊怒吼道:“究竟把战争当成什么了!”
  没有人敢说话,连李世民也不敢求情,秦琼与罗士信都回来了。
  天亮时,尉迟恭、秦琼、罗士信、刘文静、李元吉一字排开,跪在殿内。吕仲明心里不住发抖,知道马上就要问责了。
  应该不至于斩将,毕竟李元吉也在,总不可能拿亲儿子开刀。
  李渊的脸色黑得恐怖,看着殿内数人。
  李世民朝吕仲明使了个眼色,吕仲明看看裴寂,又看李建成,大家都不敢吭声,这次战败虽丢盔弃甲,一路逃出三百里,万幸有秦琼领军,只死伤两千余。要问起责来,一笔烂帐根本就算不清。
  首先李元吉是李建成推荐的,让他领军出征,作为主帅,主帅在打突厥的时候逃了,也没有督军,李元吉的责任最大。其次是尉迟恭,仗也不打就连夜跑回来了,以为黄河边一战后突厥再无威胁。
  接着就是秦琼与罗士信了,判断失误,还让李元吉跑了。
  这一仗所有人都在轻敌,打得匪夷所思,几乎可以记载进史册,入选最丢人十大战役之一。
  李元吉隶属于东宫势力,问责的话太子李建成责任居首。
  而秦琼与罗士信虽说跟着李元吉在打仗,却是西宫的人,这么一来,谁也不敢说话,魏征和李建成都要倒霉了。
  “陛下。”吕仲明只得硬着头皮道:“如今之计,须得尽快采取措施。”
  吕仲明一开口,明显所有人都松了口气,知道不会有事了。
  “早该依国师的主意。”李渊深吸一口气道:“让世民率军。”
  “千金难买早知道。”吕仲明欣然道:“没有关系,晋阳虽失,兵马却还在。这次连玄甲军在内,我军只折损了不到三千人。”
  所有人:“……”
  吕仲明道:“马上调派李靖陈兵黄河,突厥人不会过河,晋阳虽失,我方根据地被截断,须得尽早准备,攻打洛阳,一举取下洛口。”
  “至于秦、罗、尉迟三位将军。”吕仲明道:“请陛下先不忙问责,我会责罚三人,再用他们领军。”
  尉迟恭道:“不必国师求情,甘领陛下责罚!”
  “敬德。”李世民道。
  吕仲明深吸一口气,说:“眼下不是问责的时候……”
  “末将临阵脱逃,愿意领责。”尉迟恭打断道:“但三殿下放弃晋阳城,令我军招致无法挽回的……”
  “尉迟恭!”吕仲明蹙眉道。
  尉迟恭却是丝毫不惧,抬头怒吼道:“究竟是什么意思?!只需守城三天,便可等到秦琼罗士信来援!为什么丢了晋阳城!”
  “别说了!”吕仲明几乎要被尉迟恭激怒,老子在这边辛辛苦苦给你们几个洗白,你当着所有人的面要把李元吉拉下马是什么意思?
  “让我说完!”尉迟恭也怒道,竟是第一次在殿上与吕仲明爆发了冲突,抢着话头道:“当初任用三殿下领军就是这场大败的最关键错误!”
  “上下不齐心。”秦琼也开口道:“意见有分歧,只能靠吵来解决,末将愿意将功赎罪,唯愿不再跟随三殿下。”
  “不错。”罗士信道:“丢了晋阳城,陛下如何处置,罗士信没有二话,但要我再跟随三殿下出兵,却是万万不能。”
  三名将领仿佛都动了真怒,李建成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李渊一时间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要斩我不妨。”尉迟恭冷冷道:“只要陛下吩咐一句,末将自裁即可,用不着旁人动手,玩忽职守归玩忽职守,三殿下临阵脱逃,将晋阳拱手送人之罪,尉迟恭却不得不提。”
  “你……”吕仲明登时火起,反倒是李渊开口道:“国师息怒。”
  “大错既已铸成,此刻再问责也是无用。”李世民见状,及时出言劝道:“斩谁都不能挽回,晋阳一时半会也夺不回来了,还是得让三位将军戴罪立功才是上策。”
  吕仲明会意,微微蹙眉,却努力按捺住火气,说:“三位将军我作个保,先领走,在我家面壁思过,陛下觉得如何?”
  吕仲明看李渊,李渊没说话,吕仲明又道:“至于刘文静与三殿下,就……陛下看着办吧。李靖发兵当天,我会随军出征,预备有意外发生。”
  李渊道:“何时出征?”
  吕仲明看看李靖,李靖抱拳道:“三天内可发兵。”
  “那就明天罢。”吕仲明道。
  此事议定,吕仲明无异于给所有人吃了一颗定心丸,有仙人守着,不必再怕突厥人打过来了,李渊知道打了败仗的三个将领,都是他吕仲明的人。国师既把此事揽下来,李渊也只得退一步,说:“如今正是用人之际,你三人阵前败逃,轻敌大意,乃至有此一败,死罪先按下,来日再行清算。”
  吕仲明点头,李渊又道:“世民与建成留下,退朝。”
  所有人在殿上足足站了一晚,大家都有点撑不住,闻言如得大赦,纷纷退了下来,然而刚出殿外,就听到殿内传来打破东西的声音。
  分卷阅读209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