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02
作者:非天夜翔      更新:2021-07-21 08:55      字数:2546
  国师帮帮忙 作者:非天夜翔
  分卷阅读202
  书,李建成坐在殿上发呆。
  吕仲明总觉得李建成似乎非常担心,然而仔细一想,却似乎也是正常的,毕竟李元吉出征,是李建成朝李渊进言的。这是一场东西宫之间,带着隐性的较量与对抗,还把李元吉卷了进去。
  他们的战场在风陵渡,而李世民的战场在洛阳,双方虽然谁也没说,却心知肚明。
  掌灯时分,信使没有来。
  “可能要推到明日了。”魏征道。
  “信已经送出去了,连个消息也没有,万一已经准备好了……”李建成不安道。
  吕仲明沉吟不语,说:“我倒是怕出了什么问题。”
  李建成与魏征登时就紧张起来,魏征蹙眉道:“我觉得不会,这次上阵的三位将军都是可靠的。”
  吕仲明决定还是召唤尉迟恭了,他一手在身前虚虚抹过,千里之外,尉迟恭胸膛前的龙鳞亮起光芒。
  光屏后一片混乱,正是入夜时分,李建成与魏征同时警觉。
  吕仲明本来不想让他们知道自己能与尉迟恭联系,否则以后来往军报,以龙鳞呼唤就行了,势必都压在他们这一对的身上,不仅多生事端,且容易影响战局变化,现在当着他们的面施法是迫不得已。
  尉迟恭似乎有点烦躁,问:“怎么了?”
  “晚上还打么?”
  尉迟恭道:“正想问你,元吉撤军了。”
  “什么?!”魏征难以置信道。
  尉迟恭看到吕仲明这边的李建成与魏征,无奈道:“元吉要求回守晋阳,不再在这里耗了,你们派了信使过来?多半已经追着元吉回晋阳了。”
  李建成愤怒道:“简直就是愚蠢至极!他有什么理由要回去?!”
  李建成动了真怒,道:“马上把元吉召回来!”
  “别说废话了!今天晚上还打不打!”罗士信道:“你们说了算!”
  “元吉怎么办?”秦琼也挤过来,蹙眉道:“现在已经离开快十里地了!”
  吕仲明只觉头疼,征求地看着李建成,李建成真是被这个不成器的弟弟搞得焦头烂额,说:“别管他了,尽快准备,我派人通知刘文静,把他调回来。”
  “怎么准备?”罗士信又道:“都等结冰呢!”
  吕仲明果断道:“全军马蹄包布,在岸边准备,秦大哥预备偷袭!”
  当夜,吕仲明站在观星台上,衣袂随风飘动,闭上双眼。
  观星台下士兵林立,无人敢上前,直到深夜时分,吕仲明方闭上双眼,手掐剑诀,嗡的一声,身上散出金光,人型轮廓扩散开去。
  黑暗里,黄河岸边,尉迟恭怀中金鳞焕发出万道金光,只是一闪,身边便出现了光体一般的吕仲明。
  将士们纷纷骚动,罗士信惊诧地睁大了双眼。
  吕仲明闭着眼,嘴角带着一分微笑。
  黄河的流动变得尤其缓慢,水流仿佛变得粘稠受阻,紧接着,吕仲明走上前去,站在平静的河面中央,随着他走过的地方,冰层重重叠叠地出现,并不断扩散,朝着两岸无声无息地蔓延而去。
  “快!”秦琼小声道。
  战马被裹上了马蹄与嘴,数千人上马,沿着冰河掩向对岸,紧接着尉迟恭下令,所有人动作划一。直到吕仲明于冰面上将双袖一展。
  “喝!”
  随着那声音落,冰层铺天盖地的蔓延开去。
  “杀——!”罗士信一振手中长槊,唐军倾巢而出,杀向对岸的突厥军。
  大战在这么一个无声无息的夜晚展开,唐军与突厥军交锋的那一刻,对岸登时大惊,谁也想不到唐军居然会在短短的一夜间渡过封冻的河面,朝他们杀来!
  尉迟恭:“你快回去!”
  “还能再支持一阵!”吕仲明发光的灵体跟在他的马后,尉迟恭回头看,伸出手,将他拉了上马,两人在战阵中厮杀,吕仲明抱着尉迟恭的腰,埋在他的背上,尉迟恭吼道:“随我冲!”
  旋即玄甲军挑起火焰,杀进了突厥人的大营!
  尉迟恭杀得一身浴血,吕仲明始终安静地伏在他背上,尉迟恭转头小声道:“你没事罢,会耗力气么?”
  吕仲明摇摇头,感觉到他雄伟身躯中的有力心跳,尉迟恭道:“打完这场以后,我马上就回长安去。”
  吕仲明道:“你先去把元吉截住,别让他出什么事了。”
  尉迟恭哂道:“不会。”
  千军万马中,尉迟恭杀进杀出,犹入无人之境,就像在练兵一般轻松,片刻后又调转马头,喊道:“跟上!再杀回去一次!”
  玄甲军从西面八方涌来,朝着尉迟恭集合,这一刻吕仲明豪情顿生,睁开双眼,看着面前的战场,在马上颠簸,朝突厥大营杀去。
  “你上过战场吗?”尉迟恭朝背后的吕仲明问道。
  “很少。”吕仲明答道。
  他确实是纸上谈兵,没有经历过什么生死攸关的一刻,这一夜,跟随尉迟恭一起作战,坐在他的马鞍后,令他想起尉迟恭曾经在洛口仓内,住在瓦岗寨前,朝他说过的,自己的道。
  数以万计的生命,每一个士兵,都有父母,也有自己的人生,最终在这么一场战争中便灰飞烟灭,付诸战场。
  吕仲明真实而强烈地感觉到这一幕。
  “从小到大,差点死去的机会有许多次,让我总觉得,有一天会牺牲在战场上。”尉迟恭沉声道:“你觉得呢?”
  吕仲明没有说话,他们冲过了突厥人的第一道拒马桩,大火烧了起来,尉迟恭又道:“仲明,我不像你爹,你爹觉得自己永远也不会战败,战败的结果,就是死。”
  “对。”吕仲明喃喃道。
  这一夜漫天大火,远方黄河轰然破冰,吕仲明的仙力消散,身影渐淡。他仿佛明白了尉迟恭的某种未曾明说的心情。
  从塞外到雁门,到代县,到长安,每一次他上了战场,都是拿自己的命在拼,拼一个不知道能不能活下去的结局。
  他看见千万将士犹如狼群一样,冲进了突厥人的大营,有人被箭矢射落马下,有人则与突厥骑兵相撞,被一刀斩下马来。有人鲜血迸发,一个照面便付出了生命。
  上了战场的人,不一定都能回来,上了战场的人,也不一定每次都能回来。
  “我只想在活着的时候。”尉迟恭沉声道:“把我所有的都给你……不说来日方长,不说什么海枯石烂……随我……杀——!”
  尉迟恭怒吼,一挑长槊,身先士卒,再一次率领千军万马,冲到了对方的将领面前!
  “我懂了。”吕仲明笑道。
  他的身影渐渐淡化,离开了尉迟恭的背后,尉迟恭回头头,他满是血污的俊脸上带着微笑,手指朝着吕仲明一扬。
  吕仲明看懂了,知道尉迟恭的意思是:等我回家,我会努力回来。
  景色消
  分卷阅读202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