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99
作者:非天夜翔      更新:2021-07-21 08:55      字数:2544
  国师帮帮忙 作者:非天夜翔
  分卷阅读199
  “谁担忧了。”吕仲明哭笑不得道:“三藏法师,你想太多,回去先把紧箍咒练练。”
  玄奘:“?”
  吕仲明暗道高手来了,早知道先把城门耍无赖关上,不放他们进来,然而战书已下到面前,对方也极有把握自己会接受,是以才上门来,话说到这份上,再推搪的话,明显输了气势,输人不能输气势,遂把心一横,答道:“那么正月十五午时,就朝法朗大师讨教了。”
  玄奘微微一笑,双手合十,朝三人一躬身告退。
  午后,吕仲明以龙鳞召唤了吕布,要朝他告知佛门约战一事,吕布那边直是饥荒遍地,吕仲明一看便吓了一跳,问:“怎么了?”
  吕布和麒麟站在一个巷子里,整条巷子中都是奄奄一息的百姓,苍蝇嗡嗡叫,天色昏暗。吕布漠然道:“你仲父在给人治病,你怎么了?”
  吕仲明探头张望,吕布随手把光屏一推,照向巷子中,地上一整排都是或坐或卧的饥民,远处有一口大锅正在熬药,仿佛有瘟疫在蔓延,吕布打了个响指,光屏跟着他移动,边走边说:“对街佛门正在施舍药汤,我们来了洛阳,本想打一架,但洛阳的人都饿得不行了,眼看太造孽,我们便也摆了个摊,给人看病,不收钱。”
  吕仲明恍然大悟,这是另一种程度上的斗法,双方以洛阳百姓为媒介,尽最大可能的治病救人。
  吕布又说:“教主来了木有?”
  “爹你都一把年纪了,不要卖萌……教主来过了,金葫芦也给我了。”吕仲明看光屏内满城饿殍,犹如人间地狱,实在于心不忍,又问:“我也过去么?”
  吕布摆手道:“不必,你让李渊速度点,来洛阳把王世充给做了。那满头包的佛祖和药师佛都在,我不好下手。”
  麒麟远远道:“吕奉先,来帮我按着这家伙!”
  吕仲明见自己两名父亲都有点累,想必已救了不少人,给一个人起死回生不难,难的是几万人,几十万人这么救,仙丹虽有奇效,十来二十枚已算多了,仙力也总有耗尽的时候,便提醒道:“爹,你们悠着点,别把自己累倒了。”
  “唔。”吕布问:“有什么困难?”
  “没有。”吕仲明话到嘴边,却不打算说了,改口道:“就想你们了,问问情况。”
  “过年自己过罢。”吕布又说:“我们在洛阳等你。”
  “好。”吕仲明微笑道。
  他关上光屏,心想教主此刻多半还在长安城里,就算出去玩了,应当也走不了多远,然而要怎么联系上他,让他来帮忙呢?教主这种胡搅蛮缠的,佛门来再多的高人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到时候说不过就让教主来捣乱好了。
  吕仲明忽然想起一事,兴冲冲回了房间,抓起那金乌龟,说:“鳌祖!”
  金鳌正在睡觉,睁开眼睛,说:“怎么?”
  吕仲明道:“能找到教主么?帮我带个话罢,正月十五让他到大慈恩寺来。”
  金鳌道:“可以,你放我下地。”
  吕仲明把金鳌放在地上,等它召唤通天教主,金鳌眯起眼,身上散出一道光华。
  吕仲明心里砰砰跳。
  金鳌低声道:“嗷……”
  吕仲明:“!!!”
  金鳌伸出四足,缓缓朝门口爬去。
  吕仲明:“……”
  吕仲明看着金鳌爬向门槛,开始四足一起使力,踮着两只后脚,朝门槛上爬,奈何门槛太高,死活爬不上去,只得以脑袋搁在门槛上,把握住平衡,侧着以前足勾了勾,半个乌龟身子翻了上去。
  吕仲明:“……………………”
  “鳌祖。”吕仲明小心翼翼道:“这个……你在做什么?”
  “找教主啊。”金鳌答道:“不是你让我去找的吗?”
  吕仲明:“……”
  “爬着去吗?”吕仲明又问。
  金鳌道:“当然啊。”
  吕仲明抓狂道:“你就不会用什么法术让他感应一下,召唤他过来吗?!像我和我爹那样五十元包月随便打啊!”
  金鳌吃力地爬上门槛,慢悠悠地答道:“我只能召唤鳖,他又不是鳖,让我怎么召唤他?”
  吕仲明:“……”
  吕仲明泪流满面道:“鳌祖,不要开我玩笑好吗,你好歹也是个神兽,就不能别逗小辈玩吗?!”
  “哦?”金鳌答道:“要用法术召唤他是可以……”
  吕仲明隐约感觉不对。
  “……但是要恢复真身的哦,这样就会把整个皇宫撑爆,你确定?”金鳌说。
  吕仲明彻底疯了。
  数日后,吕仲明一直在等教主,奈何消息也传递不出去,金鳌则什么时候都在睡觉,偶尔用刷子给它刷刷龟壳,洗个澡,时间到了,摆个小碟子,里面放点吃的,当成是养乌龟般养着就行。
  金鳌倒也不挑,吃饭时间就慢吞吞爬过去吃了,吃完又把脑袋搁在碟子上睡觉,吕仲明简直是不知道该拿它怎么办才好,只想给它点三炷香供起来拜一拜,说不定论法的时候能赢。
  这下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只好又靠自己了,吕仲明只觉自己的麟生实在是无比的悲催,没带法宝的时候大家都要动手揍他,现在有法宝了,大家又开始斗嘴皮子。
  正想翻翻书,临急抱一抱佛脚的时候,尉迟恭的家书又源源不绝地飞来,简直要把吕仲明给埋了。并州战况紧急,且事态越来越严重,罗士信与秦琼在吕梁山下遭遇突厥军,双方一场大战,突厥撤出山下,而秦琼在追击之时,李元吉落马,被突厥人掳走。
  这一下整个长安都恐慌起来,当夜李渊亲自来找吕仲明,让他设法营救自己儿子。吕仲明知道李渊的意思——还能怎么营救?马上骑着龙,施展仙术,天女散花一样地救。
  然而李元吉未到殒命之时,吕仲明心中清楚,被俘只会有惊无险,盘算一夜,朝李渊道:“陛下放心,元吉当可安然无恙返回。”
  并州战报饶是快马加鞭,终究与长安差了足足一天时间,信报千里催马催得要吐血,就在吕仲明说完这话后,新的军情又至,秦琼率一千人马深夜突袭,救出了李元吉。
  李渊险些被吓出心脏病来,连声道:“多谢国师,多谢国师……这才心有余悸地走了。”
  经此一战后,尉迟恭的来信称李元吉惊吓过度,又被突厥人折辱,秦、罗二人士兵更折损将近二成,游击无功,颉利可汗陈兵黄河北岸,李元吉则要求返回晋阳,坚守以伺机谈判。
  “罗将军、秦将军拒不从命。”魏征道:“现在怎么办?”
  “陛下怎么说?”吕仲明道。
  “突厥信使今天来了。”李建成匆匆回了东宫,说:“要父皇称臣受封,怎么办?”
  “有谁知道?”魏征问。
  李建成
  分卷阅读199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