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94
作者:非天夜翔      更新:2021-07-21 08:55      字数:2518
  国师帮帮忙 作者:非天夜翔
  分卷阅读194
  教主!快住手!”
  置于战局中的双方已再听不见,神祇级的决战一发力,光与暗铺天盖地,化作浪潮横冲开去!
  就在吕仲明以为这场交手会把至少一个人打得哭着回家找妈时,通天教主与燃灯又倏然同时收回法术,天地间的黑雾与灯火尽数消失了。所有人回到了长安街道上。
  吕仲明:“……”
  吕仲明身后站着闻仲,浩然与子辛,教主与燃灯道人面对面地站着。
  “灵宝天尊,你的法力也减弱了。”燃灯沉声道。
  通天教主注视燃灯双眼,沉声问:“元始天尊呢?”
  “消失了。”燃灯抬眼看着通天教主,答道:“消失得一干二净,化于天地之间。”
  吕仲明:“!!!”
  没有人敢插口,通天教主似在沉吟,燃灯又伸出一掌,教主也伸出一掌,与燃灯相抵,二人手掌相抵之处幻化出光雾,现出昆仑山景象。
  这是吕仲明所见过的最震撼的景象。
  在那道光里,元始天尊站在玉虚宫外,身后是一众仙人。
  元始天尊身穿四象袍,从背影看,像是个青年,却已一头白发。他眺望着万里晴空,继而逐渐幻化成五彩的光点,淡化,消散,旋转着升上天空。
  通天教主至此已不再怀疑,问:“师兄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
  “一切俱有尽头,师父去了。”燃灯答道。
  通天教主闭上双眼,长叹一声。
  燃灯又说:“后来,老君带我西行,游历西域,并得见乔达摩·悉达多。”
  光雾再次变幻,沙罗双树下一片花海,花海边缘俱尸山骨地,老君席地而坐,燃灯站在老君身后,太上老君与释迦牟尼交谈。
  “我等与乔达摩·悉达多论生死、论虚幻、论真实、论宇宙法理七昼夜,老君回到中土,而我继续西行,乔达摩·悉达多成佛,前来中土布教。”
  “圣人不死。”燃灯又问:“是谁告诉你们的?”
  通天教主缓缓摇头,说:“不过是三清,诸圣自以为是。”
  “那么教主觉得。”燃灯正视通天教主双目,淡淡道:“修仙,成仙能解去此苦痛?”
  “不能除,生死大苦痛,谁能解除?”通天教主淡淡道。
  “成佛能除。”燃灯微微一笑,答道。
  通天教主又道:“佛也度化不了众生,众生只能自己度自己。”
  燃灯答道:“所以教主还想入世?”
  通天教主没有回答,许久缓缓道:“老君不收徒,我若离去,世间便再无道门,可我法力有限,且这世间,终究不能凭法力广收信徒。”
  通天教主伸出一手,平摊,雪花落在他的掌心,燃灯也伸出一手,依样施为。
  落在燃灯手中的雪花一触及他的肌肤便即融化,而教主手中的雪花,却凝成一片冰晶。
  “正月十五,本约了文殊真人,普贤真人,大势至,三教论法。”燃灯又道:“祆教顾全昔日情面,暂且退出,教主保重。”
  通天教主微微一笑,说:“去罢,若有缘,当约齐各教道友一晤。”
  “佛道两教谈定之前,祆教不再出面。”燃灯微一点头,竖起手掌,化作火焰轰然消失。
  通天教主转身沿着长街离开,岁末长安,街道空无一人。
  余人跟在教主身后,都不敢说话,通天教主沉吟片刻,朝吕仲明招手。
  吕仲明走过来,见通天教主双眼微微发红,小声道:“祖师爷爷,你……节哀,你师兄死了,所以你哭是吗?”
  “嘘。”通天教主笑笑,眼里带着泪花,小声道:“别让他们知道了。”
  “你会死么?”吕仲明仍为元始天尊化于天地的那一幕而震撼,他生怕金鳌岛之首,有一天也变成这样,朝徒子徒孙们交代完后事,便站在碧游宫前,化作光点消失。
  “那不叫死,只能说是离别。”通天教主亲切笑道:“或许说,是还道于天,师兄他走了,仙人凡人,总有离别之时,从无幸免。来了一趟人间,你学到了什么?”
  吕仲明想了想,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这一刻,他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了尉迟恭。尉迟恭昨天晚上说的话,心里有种莫名的滋味,却说不真切。
  “祖师爷爷如果有一天也归于大道之中去。”通天教主笑道:“你会想我么?”
  吕仲明点点头,想起小时候,他常到碧游宫去玩,教主与父亲吕布没什么话说,对他这个小辈却异常宠爱。
  “我觉得,仙人,佛,菩萨。”吕仲明道:“都得朝凡人学这些,仙人生来便有漫长生命,见惯了世间生灵之死,却……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也会……”
  吕仲明隐隐约约觉得,自己悟到了什么,说:“就像一个枷锁,戴着它活,和不受它的桎梏,是不一样的……所以……”
  吕仲明沉默了,摇摇头,笑道:“说不出来。”
  教主从袖中取出金光闪闪的一东西,叮嘱道:“这个给你。”
  “鳌……鳌祖!”吕仲明看到那金光闪闪的乌龟时便认出来了,这是金鳌岛的镇岛神兽,天地形成时便活在世间的鳌祖!从前它只在后山的池子里生活,鲜少会离开池中,没想到居然变成这么一只金光闪闪的,巴掌大的小乌龟,被教主带了出来!
  金鳌只是翻了翻白眼,没搭吕仲明的话。
  吕仲明拿着金鳌,想放在头顶上,奈何又有个髻,想了想,便放在自己肩膀上。
  “正月十五的论道,佛门各位道友,就由你去斗嘴皮子了。”通天教主一本正经道:“能吵赢尽管吵,吵不赢,祖师爷爷再替你动手教训他们。”
  “好……好的。”吕仲明嘴角抽搐道:“你来我家里住吗?大家都来吧,介绍你们认识尉迟。”
  通天教主摆了摆手,拍了拍吕仲明的肩膀,指指前面,又把回旋镖交给他。吕仲明顺着通天教主所指看去,见尉迟恭站在拐角,似在等他。
  尉迟恭:“送个人怎么送了这么久?”
  吕仲明道:“祖师爷爷……这是……”
  说毕吕仲明一转头,发现通天教主居然消失了。
  尉迟恭道:“怎么了?”
  吕仲明道:“你刚刚看到我祖师爷爷没?”
  尉迟恭答道:“没有,哟,这个是……不是你爷爷的乌龟吗?”
  尉迟恭伸手去逗他肩上的鳌祖,吕仲明色变道:“快住手!这个是……这个是……”
  尉迟恭马上不敢去碰了,吕仲明道:“你要是知道自己想摸的东西是什么,我保证你会飞开两条街……”
  “就是那啥嘛。”尉迟恭笑道。
  “那啥?”吕仲明茫然道。
  尉迟恭没说话,牵着吕仲明的手要回宫去,吕仲明回过神,满
  分卷阅读194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