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79
作者:非天夜翔      更新:2021-07-21 08:55      字数:2533
  国师帮帮忙 作者:非天夜翔
  分卷阅读179
  :“爹!尉迟恭来啦!”
  一头金龙正在殿里盘成一圈,用脑袋去够梁上挂着的灯。
  尉迟恭:“……”
  吕仲明:“……”
  尉迟恭瞬间就石化了,那表情说不出的精彩,金龙低头看了尉迟恭一眼,全身发出金光,变成人的模样。
  饶是尉迟恭早有心理准备,也经不起这等惊吓,险些就要血压飙升,当场昏过去,吕仲明忙大叫一声:“挺住!”
  场面说不出的尴尬,麒麟刚从殿外回来,显然也是出去买了点东西,提着个食盒,一时间殿里没人说话,吕仲明忙以手肘动了动尉迟恭,尉迟恭会意,惊魂犹定,忙抱拳道:“小侄见过吕世伯。”
  吕布上下打量尉迟恭,吕仲明在尉迟恭身后咬牙切齿,示意吕布别说他脸黑,吕布的开场白便一时间说不出口,看了尉迟恭一会。
  “罢了。”吕布终于道:“坐吧。”
  一家三口外加个心脏狂跳的尉迟恭入座,尉迟恭虽然早已做好了心理建设,但眼睁睁看着一条龙变成人的时候,还是有点被吓着了,黑脸也吓白了不少。
  “爹你在干嘛?”吕仲明无奈道。
  “看梁。”吕布漠然道:“回去照着这里的房子盖一个,怎?”
  尉迟恭心有余悸,抬头看了眼,这梁太高,人的话确实不容易攀上去,料想吕布确实是对偏殿有兴趣。
  “这是隋天子建的。”尉迟恭道:“民间请的高人搭造,世伯要有兴趣,改日敬德去找找图纸。”
  “唔。”吕布点了点头,吕仲明给麒麟,吕布与尉迟恭三人倒酒,介绍道:“这是我爹,吕布吕奉先。这是我二爹麒麟,这是尉迟恭,你们都认识了。”
  尉迟恭:“……………………”
  尉迟恭看了吕仲明一眼。
  麒麟笑道:“就是三英战吕布的那个吕布。”
  吕布喝了口酒,说:“你听说过我?”
  “听过听过!”尉迟恭反应过来,满脸震惊之色,看看吕布,又看吕仲明,说:“仲明,你怎么从来没有对我说?!”
  那反应不似作伪,吕布也有点意外,吕仲明这才想起,自己好像确实没有给尉迟恭说过这件事,每次都是我爹我爹地叫就说过去了。
  尉迟恭起身,撩起袍襟,朝着吕布就跪,沉声道:“敬德拜见温侯!”
  吕布大觉诧异,还是麒麟过来扶,说:“世侄快快请起。”
  吕布道:“你就算喜欢我儿子,也不必行此大礼,起来起来。”
  吕仲明:“……”
  麒麟:“……”
  尉迟恭道:“尉迟祖上一族,俱是温侯所救,当年温侯转战塞外,抗击匈奴时,鲜卑尉迟氏出身卑微,全因温侯一念之差,方得幸存,敬德离开族中时,族老仍供奉温侯牌位,未料温侯早已修炼成仙!今日得见族中救命恩人,乃是敬德毕生之幸!”
  吕仲明登时下巴掉地,吕布也像是在竭力回忆,麒麟道:“敬德,起来再说。”
  吕布看看尉迟恭,想起来了,说:“你族中是不是住在滹沱河畔的?”
  “正是!”尉迟恭笑道:“温侯都想起来了?”
  麒麟莫名其妙道:“我怎么不知道?”
  “发生在你去看早饭的时候。”吕布喝了口酒,说:“我想起来了,你是鲜卑尉迟氏的后代,在汉军保护下逃过匈奴追杀,全族迁徙到雁门关下,是也不是?”
  尉迟恭忙不迭点头道:“正是正是!”
  吕布道:“你们尉迟氏都脸黑,总算想起来了。”
  吕仲明:“……”
  尉迟恭不好意思笑笑,说:“祖上脸都黑,温侯见笑了。”
  吕布虽后来封了摄政王,塞外各族感念其驱逐匈奴之恩,仍称他为“温侯”,听到这称呼时倍感亲切,便点了点头,尉迟恭又道:“到我爷爷那一代时,本来脸已经不黑了。”
  “隔代遗传。”吕布道:“可以理解,要么就是返祖现象。”
  吕仲明已经彻底风中凌乱了,泪流满面,心道你们能不能别再纠结这个问题了啊!吕布见儿子脸色不太对,快变得和尉迟恭一样黑了,及时转了话头,说:“大丈夫不论出身,不论长相,何况贤侄也是一表人才,仪表堂堂,不必往心里去。”
  尉迟恭笑了笑,亲手给吕布斟酒,唏嘘不尽,吕布又说:“认真算起,咱们两家祖辈还有亲缘。”
  尉迟恭道:“是,仲明也说过,世伯从前家住并州。”
  “不是近亲就行。”吕仲明道:“爹,以前太上老君还给尉迟托梦来着,让他学了你的千龙啸夜……”
  “哦?”吕布道:“有这回事?”
  尉迟恭说:“小时候,敬德常在梦里看见金鳌岛……”
  正在这时,外面来了个人,麒麟抬头看了一眼,以眼神示意吕仲明。
  吕仲明道:“你们聊,我出去看看。”
  尉迟恭摆出菜,点头,便与吕布说话喝酒,吕仲明起身,麒麟道:“我陪你去。”
  麒麟搭着吕仲明肩膀,两人出去,见李世民正站在殿外,三人打了个照面,李世民便笑道:“仲明,这位是……”
  麒麟与吕仲明神态颇为相似,一个穿着黑衣,另一个穿着长袍,吕仲明想了想,转头看麒麟,说是爹呢,俩人差不多大,麒麟便捏捏吕仲明的脸,说:“我是他哥哥。”
  李世民笑着点头,又朝里头看了一眼,看见尉迟恭像头小心翼翼的熊一般和吕布对坐着,吕布那得意洋洋的模样,一看就是和吕仲明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便知道尉迟恭在见家长了。
  “我带了点吃的来,喝点酒聊聊?”李世民道:“今夜月亮正好。”
  麒麟朝里看了一眼,欣然道:“仲明?”
  吕仲明觉得回去也是挨雷劈,反正尉迟恭知道怎么说话,便与李世民,麒麟在花园里坐了下来,麒麟似乎对李世民很感兴趣,吕仲明便问:“最近过得怎么样?”
  李世民有点意外,说:“挺好,玄龄都告诉我了,这位……吕大哥,说来惭愧。”
  “你们随意就行。”麒麟打开食盒,笑道:“哟,还有芹菜!这个我喜欢。”
  麒麟拿了筷子,给两人分菜,吕仲明道:“我哥比我聪明多了,有什么困难,你可以问他。”
  李世民点头,叹了口气,说:“父亲让我来问,明日的天象……”
  吕仲明道:“午时准时在朱雀门外等就行,包我身上。”
  李世民道:“那就好。”
  麒麟问李世民道:“你爹和你哥对你如何?”
  麒麟冷不防问了这句,李世民便静了,看了吕仲明一眼,只想既然是吕仲明的哥哥,那么自己的家事,须知也瞒不过他,便道:“一切都好,我想,待父亲登基后,便带上军队,出外征战。”
  分卷阅读179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