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77
作者:非天夜翔      更新:2021-07-21 08:55      字数:2514
  国师帮帮忙 作者:非天夜翔
  分卷阅读177
  仲明心情又好了点,拍拍身上的草灰,起身走了。
  出外时尉迟恭仍等着,小两口便牵着手,晃了晃,回家去。
  翌日清晨,尉迟恭刚睡醒就走了,约好晚上一起进宫去,找吕布喝酒,白天则去招募他的玄甲新兵。吕仲明也有一大堆事做。
  房玄龄又来了,朝吕仲明道:“昨天来的两位……”
  吕仲明知道李世民肯定朝房玄龄说了,答道:“不用在意他们,也不用人伺候,我爹他们自己会出去找吃的。”
  房玄龄又道:“就怕守不住风声,被东宫那位知道了……”
  “随他去。”吕仲明道。
  房玄龄点头,放下了心,知道吕仲明肯定也打过招呼了,又道:“这里是玄甲军的预算,世子让我带来给你过目,唐王拨的款项是不够的,世子说他会添一点,但他也没多少了,并州送来的物资远远不够长安征兵所需……”
  吕仲明吃着馒头,心想怎么金葫芦还不来,便道:“行,这事我知道了。你帮我去打听个事儿,丹凤街有一位姑娘……”
  “公孙氏?”房玄龄道。
  吕仲明心中一动,答道:“你也知道?”
  房玄龄笑了笑,说:“元吉很喜欢她。”
  吕仲明心中一凛,不是罢,还扯上李元吉了吗?房玄龄却似乎猜到了吕仲明所想,又道:“魏征与长孙无忌负责确立新的官制,并修改大唐律法。如果罗将军想纳公孙氏进门,就得通过律法修改。”
  吕仲明想了想,说:“这么严格么?”
  “嫡庶,妻妾。”房玄龄道:“道长可能不太理解,这些都事关重大,贱籍是不能成妻的。我猜罗将军一表人才,公孙氏怎么可能不喜欢?”
  “就是嘛!”吕仲明道:“我罗大哥英明神武,玉树临风,她怎么可能不喜欢?”
  “……可是就算喜欢,嫁过来也不能当正妻。”房玄龄道。
  “不能给她改个籍么?”吕仲明问。
  房玄龄道:“除非是祖系有功,流放翻案,立功论赏,直系亲属获封赏。”
  吕仲明:“罗大哥有战功,娶了她,帮她平籍也不行?”
  房玄龄一本正经道:“当然不行,罗将军是罗将军的事,她的事是她的事。”
  吕仲明道:“唐王也不能单独下个令?”
  房玄龄看着吕仲明,无奈摇头,说:“就算他下令,魏征会让么?”
  “你不明白。”房玄龄笑道:“凡间就是这样,当初唐王也问过,道长家住何方……”
  “我是个散人。”吕仲明随口道。
  房玄龄道:“正是,所以无籍约束,尉迟将军也这么说过,但罗将军爱上乐籍婢女,愿娶回家作妾,是可以的,要是扶正作妻,只会让人瞧不起,到了那时候,所有人都会来劝他。”
  吕仲明心想说不定秦琼早就提醒过罗士信,不过他对作妻作妾也没什么概念,又问:“罗大哥要是只娶她,不娶别的人,就行了是么?”
  房玄龄沉吟,点头,但又有点无奈,摇摇头,笑笑,说:“是这样,如果他愿意坚持一辈子的话。”
  “他当然能坚持一辈子。”吕仲明知道症结所在了,公孙氏应该不会太讨厌罗士信,只是怕误了他而已。
  “你帮我打听一下公孙氏。”吕仲明道:“包括她爹娘还在不在,什么时候来的长安,有什么愿望,喜欢什么样的人。”
  房玄龄笑道:“自然可以,你呢?”
  “我去给尉迟恭筹备他的军队。”吕仲明道。
  于是吕仲明与房玄龄暂时别过,吕仲明拿着预算本去找麒麟与吕布,自己老爹从前是行军打仗的,想必熟门熟路。
  麒麟还在睡觉,吕布正在读一本书,吕仲明进来时,还有点尴尬。
  吕仲明叫了声“爹”,吕布便唔了声。
  “你在干嘛。”吕仲明过去,就朝吕布怀里钻,碰到他胸肌,忽然间就有点不好意思,有点紧张,忙把脑袋抽出来,坐到一旁。
  吕布:“?”
  吕仲明:“晚上和尉迟喝酒,我再去买点吃的吧。”
  吕布漠然道:“免了。”
  吕布此刻对那头野猪没有半点好感,吕仲明心想幸好没说自己已经和尉迟恭“那个”了的事情,否则吕布肯定要把尉迟恭囫囵吞了变作龙屎拉出来。
  “你为什么不喜欢他。”吕仲明道。
  “让他滚。”吕布道:“脸黑成那样,是给我脸色看么?”
  吕仲明怒道:“他对谁都那样!脸黑又不是他自己想的!”
  麒麟一声怒吼:“你们俩有完没完!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吕仲明忙压低声音,吕布也有点悚,冷冷道:“别再让我看见他。”
  吕仲明道:“你会喜欢他的。”
  吕布漠然瞥了吕仲明一眼,冷冷道:“脸黑拉仇恨。”
  吕仲明心想你还知道脸黑拉仇恨了,又道:“他很不容易的,他爹就像爷爷一样,以前祖籍是并州人。”
  吕布:“哦?”
  吕布脸色稍微松动了那么点,尉迟恭在他心中本来是满格的仇恨值降了二十点。
  吕仲明又道:“他从军以前,是打铁的。”
  叮咚,吕布祖上也是打铁的,这一下尉迟恭的仇恨值足足降了三十点,剩下五十点了。
  吕仲明马上又加了一句,说:“他因为身世贫寒,所以刚到唐王府时,大家都瞧不起他,被人排挤呢。”
  叮咚,仇恨值又降了十点。
  吕仲明道:“以前你说过,爷爷的爷爷,也是鲜卑人?”
  吕布漠然道:“咱们家只是有一点鲜卑人血统,可是汉人。”
  吕仲明道:“他爹是鲜卑人,他娘以前是汉人。”
  叮咚,仇恨值降到二十点了。
  吕仲明又道:“他是九原人!是咱们老乡!”
  吕布:“什么?他也是九原人?”
  吕仲明道:“对啊,他为了我,一个人杀了上千匈奴人,穿过地道,就为了见我一面……”
  吕布蹙眉道:“什么?你再说说?杀匈奴?”
  吕仲明便把匈奴入侵之事说了,吕布怒道:“妈的,这都多少年了,那群匈奴狗怎么还敢来?!老子当年好不容易才把他们打出塞外去……”
  吕仲明笑道:“他也和你一样呢,爹,他说生平最佩服的人,是当年摄政王吕奉先,征战长城内外,匈奴闻风丧胆,他们九原曾经集合起来,抵御匈奴……”
  “哦?”吕布道:“是么?”
  吕布不说话了,片刻后问:“九原如今怎么样了?”
  吕仲明道:“不知道,晚上你自己问他罢。”
  “让他过来罢。”吕布道:“长安有好酒么?去买点。”
  叮叮叮叮……尉迟恭仇恨值归零
  分卷阅读177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