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68
作者:非天夜翔      更新:2021-07-21 08:55      字数:2538
  国师帮帮忙 作者:非天夜翔
  分卷阅读168
  ,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叫媳妇,不知道秀死快吗?!房玄龄却是莞尔,仿佛早已知道尉迟恭与吕仲明的关系。
  “还……还好罢。”吕仲明大囧,旋即把脸用手一抹,一本正经道:“奴家对夫君您的崇拜犹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
  “你们俩……”房玄龄一脸不忍卒睹。
  “你不相信我?”尉迟恭侧头,眼里带着笑意看吕仲明。
  吕仲明道:“相信。”
  他知道尉迟恭想带出一队自己的兵,那种虽千万人而吾往矣的气势,个个以一敌百的勇气,这么一支军队,是为将之人的梦想。就像特种部队一般,别人都做不了的事情,尉迟恭可以做。
  “兵贵精不贵多。”吕仲明道:“两千足以。”
  尉迟恭又想了想,说:“你给起个响亮的名字罢。”
  吕仲明:“野猪军。”
  房玄龄登时一口茶喷了出来,笑得倒在地上,吕仲明哈哈大笑,尉迟恭却习惯了这调侃,尤其是自己媳妇说出来的,更是无所谓,拍板道:“就叫这个了。”
  吕仲明登时笑疯了,他想到李渊听到这名字,或者敌人听到这队伍的反应……继而联想到尉迟恭打着一面旗,上书“尉迟”,旗子上是一只愤怒的野猪……瞬间就喘不过气来。
  “叫黑甲军罢。”房玄龄知道这时候再不迅速纠正,整个唐军从此估计就要沦为笑柄,吕仲明一听这个名字好,便道:“玄甲军。”
  “好!”尉迟恭道:“玄甲军!”
  正在这时,外面有人来通传,说是唐王有情,尉迟恭匆匆吃完饭,便起身与那信使走了,料想是去商量招募兵马之事。房玄龄拿出一个小包,说:“这是世民嘱咐我带来的,你看看够用不。”
  吕仲明也去取了自己的小包,两人在厅内以算尺一五一十地清点,一共是九十五两黄金。
  “够了。”吕仲明知道自己的金葫芦很快就要来了,便不怎么在意,说:“世民自己够花不?”
  房玄龄道:“这是长孙氏的一点首饰,进长安后,大部分都用来朝冀州买粮食,赈济百姓了,就剩这么一点。我还有五两金子,昨日唐王赏的,添进去正好够了。”
  吕仲明把金子分成几份,房玄龄又问:“传国玉玺什么时候献上去?”
  吕仲明看了房玄龄一眼,知道李世民既然连这事都告诉他了,显然已经非常信任他,现在大家是一条船上的人,也不再瞒他。
  “过几天。”吕仲明道:“魏征有没有劝李渊称帝?”
  “有。”房玄龄点头道:“所有人都在劝他。”
  “禅让须得三请三辞,杨侑呢?”吕仲明又道。
  房玄龄笑着答道:“他当然不愿意。”
  杨侑便是李渊树的代王,现在自然该被一脚踹开了,但被踹开的过程也是有讲究的,李渊须得顺应民意天意,指个什么异兆,再在群臣与百姓的拥戴下,杨侑才能以仁德之名,将帝位禅让给李渊。第一次不能受,得把帝位还回去,第二次杨侑再禅,李渊再辞,直到杨侑三禅,李渊才诚惶诚恐地收下。
  吕仲明与房玄龄出来,武将们都暂居城西,倒是集中方便找,又正是中午时分,吕仲明先上门找程知节与徐世绩,侍卫答道在秦琼府上做客,吕仲明便心道正好了。
  程知节,徐世绩自从投奔唐王后,便自然而然地与秦琼、罗士信抱作团,这世道不仅文臣结党,武将也结党,尤其是江湖人。在瓦岗时便各分派系,程知节与徐世绩是一派的,来了这处,明着是投靠李渊,实际上却是投靠秦琼。
  既然都是自己人,吕仲明便不客气一锅端了,进去便大大咧咧道:“哥哥们好。”
  秦琼、徐世绩与程知节正在喝酒,秦琼道:“正说着你呢,你就来了。”
  徐世绩微一点头,程知节不现喜怒,朝吕仲明一抱拳,各自瞥了吕仲明身后的房玄龄一眼,明显是带着忌惮。
  程知节有点意外,问:“什么时候回来的?”
  吕仲明笑道:“昨天,来,玄龄兄,坐。”
  房玄龄施施然入座,吕仲明笑道:“在说我什么?”
  “说你贪吃好色。”秦琼莞尔道。
  吕仲明:“……”
  房玄龄登时又抽搐起来,吕仲明怒道:“不许笑!”
  一时间厅内主客都放声大笑起来,气氛缓和了不少,房玄龄道:“敦煌公着我带点东西来给几位将军,一点心意。”
  房玄龄取出几个小木匣,各装二十两金,分与三人,秦琼只是看了一眼,吕仲明笑着解释道:“怕你们不够花用。”
  秦琼道:“他自己也不容易,刚进长安就开仓赈济,连自己的钱也搭进去了,告诉他我们不是外人,没必要,留着罢。”
  “收着罢。”吕仲明朝秦琼道。
  秦琼带着笑意,抬眼看着吕仲明,不说话,少顷便收了起来。
  徐世绩却道:“世子有什么话说?”
  “没什么话说。”吕仲明随口道:“他打算领兵出去征战,到时候,还请各位将军帮帮他。”
  这话房玄龄说不得,吕仲明却是说得,他心知现在所有人都在等,等李渊的命令,程知节与徐世绩听秦琼的,秦琼与罗士信听吕仲明的。末了,秦琼又叹了口气,说:“他不打算留在长安?”
  “怎么留在长安?”吕仲明笑道:“天下未定,还有得打,唐王三个儿子,只有他能带兵。”
  秦琼道:“未必,我看建成倒是有心出战。”
  “他出不了战。”吕仲明淡淡道:“我会朝唐王解释,世民带兵作战,建成留守长安,是最好的安排,如果倒过来,一切就麻烦了。”
  三人沉默不语,气氛都有点尴尬,房玄龄笑道:“敦煌公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辛苦各位了。”
  “知道的。”程知节答道,与徐世绩这才收了李世民的赠礼,徐世绩又道:“吕道长,你从东边来,瓦岗的消息如何了?”
  吕仲明答道:“宇文化及叛上作乱,想必已带兵离开江都,要回归洛阳。翟让牺牲,李密独立难支,前有王世充,背后有宇文化及,腹背受敌,不久后,想必会投奔长安。”
  程知节道:“我只是放不下单大哥……”
  “不要再提他了。”徐世绩冷冷道:“人各有志,纵是李密来了,你又能如何?徐世绩只求敦煌公一件事,来日瓦岗再投,单雄信那厮背叛了大哥,当场朝李密下跪,王世充,祖君彦这几人,如何处置,盼敦煌公心中明白。”
  程知节皱眉道:“世绩!”
  徐世绩道:“房玄龄,劳烦你朝世民转述这一句话,徐世绩不屑与叛主之人为伍,若李密也投入唐王麾下……”
  房玄龄面带犹豫,吕仲明知道徐世绩因翟让之死而对昔日瓦岗的几名同袍有
  分卷阅读168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