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57
作者:非天夜翔      更新:2021-07-21 08:55      字数:2534
  国师帮帮忙 作者:非天夜翔
  分卷阅读157
  入内城,四处都是火把,照得行宫宛若白昼。宇文化及似乎也是拿不定主意,到得行宫正门外时,深吸一口气。
  宇文智及沉声道:“大哥!”
  宇文化及点点头,一手发抖,推开宫门,兵士鱼贯而入,吕仲明马上跟在后面,转头时见四面的隐蔽处挂着不少佛家经幡,暗道好险,若不是跟着这群凡人进来,只怕马上就要惊动几个菩萨。
  “不见那昏君!”有人道。
  “搜!”
  骁果营正搜查行宫时,吕仲明却借故跑开,心道已经进行宫了,这下终于安稳了,然而没跑出几步,却见一人率领近百兵马,拦在御花园内。
  火把映着那人的脸,身边还跟着一名僧人,正是吉藏。而带领侍卫的将领赫然也是熟人,正是先前吩咐开城门,让吕仲明进城的薛仁贵!
  吕仲明马上停下脚步,就要朝宇文化及身后躲,吉藏却道:“出来罢,已经看见你了。”
  吕仲明:“……”
  吕仲明只好硬着头皮出来,宇文智及怒道:“秃驴!你蛊惑当朝天子,久留扬州,正想寻你晦气!不料今日却送上门来!”
  吕仲明暗道就是就是,大伙儿一起上,先放翻了他再说,然而就算己方人多势众,也不可能是菩萨的对手,居然算到自己会跟叛军进城,先一步拦着……莫非还有别的布置?
  薛仁贵却丝毫不惧,冷哼道:“几位将军,夤夜闯宫,可有要事?这是要犯上作乱了不成?!”
  一时间双方僵持在御花园外,薛仁贵看着宇文化及,吉藏却盯着吕仲明。
  吉藏开口道:“事到如今,还不出来?你要是跑了,薛将军势必就丢了性命。”
  众人:“???”
  只有吕仲明心里知道,吉藏这话是对他说的,心底瞬间就抓狂了,心想菩萨啊菩萨你这个时候来掺和什么!
  “发什么疯癫!”宇文智及道:“给我拿下!”
  “大伙儿上!给我杀了他们!”司马德戡吼道。
  眼见骁果营就要抡刀上时,吕仲明大喊一声:“且慢!”说着跑向吉藏与薛仁贵那方,直接来了个阵前倒戈,所有人刹那傻眼。
  “我掩护你们。”吕仲明道:“薛仁贵!你快跑啊!”
  所有人:“……”
  吉藏笑了起来,随手一抽,抽出背后禅杖,吕仲明双手一抱拳,缓缓前推,作了个玄门空印的手势,就连薛仁贵也莫名其妙。
  吉藏道:“薛将军,这里有我与吕道长拦着,你且回去保护陛下!”
  薛仁贵道:“你……吕道长是谁?尉迟……明,你不是女的吗?”
  吕仲明怒吼道:“小爷是响当当的汉子!”
  宇文化及等人终于回过神来,最先有人吼道:“这厮是个奸细!什么时候混进来的!”
  “给我杀!”
  “杀——!”
  霎时间上百骁果军冲了过来,御花园内一片混乱,箭矢四飞,吕仲明伸手一招,长弓闪着光出现,纵身后跃。
  在那一眨眼间,薛仁贵抽身后退,带着侍卫撤离,吉藏双手将禅杖一舞,化作银盘,铮铮铮铮挡住了飞来羽箭,再一横扫,冲上前的士兵登时轰的一声被扫飞出去。
  吕仲明身在半空,睁开双眼,左手持弓,右手一扯,横飞的羽箭登时飞向他手中,聚为一把,紧接着将那一把箭架上弦去,愤然道:“喝!”
  说时迟那时快,弓弦迸发出千万暗夜流星,拖着无数白线飞向屋檐,瓦顶,哗一声四面建筑朝着中间坍塌下来!
  吉藏道:“撤!回后宫去!”
  行宫中的谋逆战在这一刻全面爆发,四面全是杀来的敌人,吕仲明负着弓与吉藏没命狂奔,跑向后宫,吕仲明热泪两行随风飘扬,叫道:“你不是菩萨么?!怎么连这点人也收拾不了!”
  “菩萨对凡人!怎么能用法力!”吉藏大声道:“当心!”
  一柄长箭射来,吉藏提着吕仲明的衣领,把他甩了出去,吕仲明险些摔了个五体投地,爬起来怒道:“你故意的!”
  整个皇宫中已没有守卫了,到处都是叛乱的骁果军,吕仲明简直是无语,朝吉藏吼道:“你们到底想做什么!”
  吉藏与吕仲明夺路狂奔,吕仲明实在是忍无可忍,回身一拂袖,吉藏道:“哎?记得哟,要是用你的法力碾压了凡人,可就破了地藏菩萨面前立的誓了,这就是你们道家输了。”
  吕仲明咬牙切齿,只想去掐吉藏的脖子,奈何身后追兵越来越多,两人只得朝走廊里躲,跑进花园后长廊的一刻时,吉藏提着袈裟,匆匆进了后殿,朝吕仲明道:“我要带你去见一个人。”
  “滚!”吕仲明大喝一声,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跑了,吉藏色变道:“怎么又跑了!回来!听我说完!”
  吕仲明朝着后宫正殿内夺命狂奔,又变成吉藏追在吕仲明后面,吉藏道:“释尊有几句话,让你带给通天教主……”
  “让他自己上金鳌岛去说!”吕仲明头也不回喊道:“我才不信你们呢!”
  吉藏见吕仲明跑得甚快,自己根本追不上,只得凌空跃起,双掌一振,朝地面一拍,轰的一声巨响,走廊中的廊柱朝着两面倒了下去,一道掌风朝着吕仲明飞来,吕仲明这下不敢再跑,于百忙中转身,双掌一圈,太极轮出,与吉藏的掌风一撞,消去劲力,继而掀起一道龙卷般的气旋,朝着吉藏冲去!
  吉藏不敢轻敌,双袖一挥,凌空跃起,浑身散发出金光,左手拈兰花指,右手掌平抬,一时间天际落花千万,普贤菩萨现世!
  “我佛有意,与阐教,截教诸位道友证法……”
  吕仲明双袖一振:“废话少说,先把我证趴下了再找教主去,来!请普贤菩萨赐教!”
  普贤忙道:“这个证法不是你想的那个证法!元始天尊已逝,你不知此事的严重性……”
  吕仲明莫名其妙道:“有什么严重性,你们怕的不就是教主又回来抢地盘了吗?”
  普贤菩萨拈着兰花指,眼中充满温和之色,和蔼道:“仲明,你知不知对这世间,对凡人来说,最危险的是什么?佛祖为何出世,为何又入世?”
  吕仲明微微蹙眉,打量普贤,只觉莫名其妙。
  “心魔。”普贤认真道:“听我一言,仲明,你不了解凡人,不知战乱,生存与作恶之苦,这些乃是与生俱来的戾意,若不予后天化解,戾意将聚而为魔,久存凡人心头。”
  “不管是道家还是佛家,传道传法,其作用便是化解众生心头戾气,普渡生灵之苦。我佛无意与教主相争,只愿以佛法救可救之人,解脱八苦,更希望教主亲来,重建道宗……仲明,凡间若无道法,佛法度化。千百年后,将人人谋私,物欲横流,正义晦暗,大道消湮,是为末法
  分卷阅读157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