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49
作者:非天夜翔      更新:2021-07-21 08:55      字数:2498
  国师帮帮忙 作者:非天夜翔
  分卷阅读149
  板上,虚虚压着吕仲明,说:“以后呢?”
  吕仲明道:“这种时候说这个,你不觉得有点偏离话题么?”
  尉迟恭顺着吕仲明的目光朝下看,只见吕仲明已解开尉迟恭的袍子,握着他粗壮的那物。吕仲明又捏了捏,尉迟恭的喉结动了动。
  尉迟恭只想笑,忍着笑,又逗他道:“对你看到的东西还满意么?”
  “满意死啦!”吕仲明热泪盈眶道:“还来不来,快点啊!等不及啦!”
  尉迟恭:“……”
  “最后一个问题。”尉迟恭又亲了亲吕仲明的唇,看着他的双眼,问:“要不要我帮你?我是说,你躺着,我坐上来,你进我……身体里。”
  “不需要不需要!”吕仲明道:“现在不用,用你的那个来那个我就可以了……”
  尉迟恭笑了起来,说:“那以后,你就是我媳妇了。”
  “谁是谁媳妇不是一样的么?”吕仲明道。
  “妈的,你太讲究了。”尉迟恭干净利落把袍子一脱,雄躯健壮,抱着吕仲明,伏在石上。
  “冲着你这句话。”尉迟恭道:“夫君干你一辈子,好好伺候你,你想怎么来我就陪你怎么来……”
  “唔。”吕仲明被吻住唇,忽然想起一件事——油膏呢?他不会是这样就要进来吧!会死人的啊!
  然而一阵冰凉感浸润了他的身后,吕仲明便放下了心,知道尉迟恭带着润滑用的东西。
  这是他的第二次,然而比起第一次,感觉更强烈,也更持久,这一次尉迟恭弄得他有点疼了,几乎没什么耐心做前戏便硬梆梆地顶了进来。吕仲明痛得叫出来时,尉迟恭便马上停下,小心地吻他耳朵,吻他胸膛。
  完全进入以后,尉迟恭一直很温柔,吕仲明的痛感便渐渐消退,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充实,他一刻也不想离开尉迟恭,他先是躺在石板上,任由尉迟恭进入,尉迟恭又抱他起来,两人面对面地抱着,让吕仲明跨坐在自己腰间。
  直到许久后,两人都是大汗淋漓,太阳西斜,吕仲明有点难受了,感觉自己已经麻木,说:“我不行了,可不可以不来了……”
  尉迟恭衔着吕仲明耳朵,一边啪啪啪,一边道:“不行。”
  吕仲明:“……”
  尉迟恭亲着他的唇,狠狠地几下冲撞,吕仲明难受至极,最后一次被尉迟恭顶得快要尿出来,然而已射不出来什么东西了,他求饶道:“你再顶我就要……”
  紧接着,他的小腹上一阵温热,尿液迸出,尉迟恭喘着气,狠狠吻上他的唇,一轮猛撞后,肩膀微微耸动,肩上的汗水顺着手臂淌下来。
  “就要怎么样?”尉迟恭道。
  “已经尿出来了……”吕仲明虚弱地抓狂道:“你……你……”
  尉迟恭长长地吁出一口气,看着吕仲明的俊脸,吕仲明眉眼间全是汗,眼里仿佛蕴着水,温润的唇不住发抖,尉迟恭忍不住又狠狠吻上去。
  “还……来吗。”吕仲明道:“太阳已经……要下山了,不行了好脏,我要去洗洗……”
  “不来了。”尉迟恭摸摸吕仲明的头,连射三次,自己也有点虚,坐起身,吕仲明忽然听到响动,大惊道:“有人!”
  尉迟恭被吓了一跳,忙用衣服先裹着吕仲明,回头却见是远处一群鸟雀飞向天际,吕仲明哈哈地笑了起来,两人那模样,当真充满了狗男男既视感。
  尉迟恭哭笑不得,穿上长裤,把自己的袍子给吕仲明穿上,两人到山下的小溪去洗澡,这次没有再做了,只是抱着温存了一会,吕仲明把头靠在尉迟恭肩上,胸膛抵着他赤着的健壮胸膛,感觉着彼此火热身躯下的心跳,只觉说不出的安心。
  “我不想离开你。”尉迟恭又道:“还是一起去吧。”
  吕仲明犹豫了片刻,几乎就要说好了,尉迟恭又笑笑道:“算了,我不想当个你的跟班。”
  吕仲明笑道:“你一开始不就是来当我的跟班。”
  “那不一样。”尉迟恭走出水来,张开双臂,说:“伺候我,你是我媳妇。”
  吕仲明想了想,上前去,给尉迟恭穿上衣服。
  彼此对视,目中温柔,心有灵犀。
  “我走了,待你回来的时候。”尉迟恭道:“我会在长安给你一个家。”
  “好。”吕仲明笑道:“我会尽快回来。”
  两人又一吻,尉迟恭牵着吕仲明的手,回到兵道上。
  所有人已经等了足足一下午,尉迟恭骑上马,吕仲明策马慢慢离开,到了路的尽头,勒住马缰,白云驹一晃一晃地转过头,吕仲明远远地看着尉迟恭,目中带着依恋之色。
  尉迟恭又有点想过去,但最后还是忍住了。
  吕仲明遥遥道:“记得诗经里怎么说的么?”
  尉迟恭道:“不记得了,都是世民教我的,不是为了讨好你,谁费心思去背那些!”
  吕仲明笑了起来,无奈摇头,挥挥手要走。
  尉迟恭又遥遥问道:“诗经里说什么!”
  “鳞片可以联系!”吕仲明喊道:“五十元包月!只要你够想我,跨过万里之遥,我也能呼应到你!”
  尉迟恭眉头深锁,喊道:“诗经里这么说的?怎么不押韵?!”
  吕仲明笑了起来,骑着白云驹,摇摇晃晃,沿着大路离开,秋风吹过,田野上的树木一瞬间被吹出万千黄叶。
  吕仲明边骑着马,边悠悠然唱道: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无以为好也……”
  尉迟恭刚转头要问,李靖便一本正经解释道:“尉迟将军,吕道长想拿木瓜砸你,再见面的时候当心了,记得戴好头盔。”
  尉迟恭知道李靖在调侃他,不由自主地笑了笑,俊脸微红,犹如初恋的少年郎一般,又抬头看了一眼,只见吕仲明已消失在道路尽头。便下令全军动身,带着兵马,回援长安。
  ——卷二·扬州慢·完——
  【卷三·沧海龙吟】
  ☆、43 第四十二回:扬州
  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
  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
  吕仲明单骑匹马,徜徉于大道上,沿途一路往江南走,触目所及,大地一片荒芜,到处都是拖家带口逃难的百姓。
  风萧萧兮路茫茫,偶有秋雨萧条之夜,站在破烂民居的屋檐下避雨是,他便感觉到尉迟恭几乎一时不停地在想着他。金鳞的波动阵阵传来,每一下涌袭,便让吕仲明意犹未尽,心里被牵动。
  这天傍晚他已到江都城外,曾经的声色犬马之地已现出浮华过后的破败之相,天空布满阴霾,小雨在天地间飘着,运河畔的垂柳折枝败叶,几艘画
  分卷阅读149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