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47
作者:非天夜翔      更新:2021-07-21 08:55      字数:2495
  国师帮帮忙 作者:非天夜翔
  分卷阅读147
  “我不介意将今日厅上人杀光。”李密道:“杀了诸位后,我将率军出城,与王世充一战,盼王世充赐我一死,以报昔时结义之誓,若有背离,刀山地狱,永不相见。”
  “为弟兄而死,黄泉路上,结伴而行。”李密闭上双眼道:“单雄信。”
  单雄信终于放下了手中的兵器,跪在地上,大哭起来。
  “徐世绩。”李密道。
  徐世绩微微一挣,左手按在右胸前,走上一步,单膝跪地。
  “愿追随……”
  李密闭着双目,眼里流下泪水,全身不住发抖。
  那一刻,只有尉迟恭瞳孔收缩,眼中倒映出徐世绩跪地的那一膝,微微发力的后脚跟。
  说时迟那时快,徐世绩犹如脱兔般射出,一拳击中了李密面门,将他打得朝后摔去!尉迟恭回手一剑,刺入身后刀斧手,厅内再次大乱。
  “走——!”尉迟恭怒吼道。
  尉迟恭左手挥出长剑,右手提起厅中铜鼎,当当两声,将冲上前的刀斧手锤得脑浆迸发,又脱手掷出,那铜鼎正好击中逃到柱后的李密,将他扣进鼎内!
  程知节抽刀,砍翻兵士,尉迟恭一手提着翟让的衣领,悍然将他拖了出来!
  到处都是刀斧手,屋檐上箭如雨下,尉迟恭一把斩马重剑挡住箭矢,徐世绩吼道:“突围!我为你们掩护左翼!”
  院中大乱,眼见即将不敌之时,马匹嘶鸣,轰然一戟,将大门砍成碎片,李靖率军杀了进来。
  “杀——!”唐军将士个个奋不顾身,冲进了厅内!
  “走!”李靖一身银铠,自知李密有周全埋伏,自己只能撑得一时,时候一久便难敌,尉迟恭提着翟让,吼道:“知节!世绩!走!”
  徐世绩身中数箭,在混乱中喊道:“你们快走!”
  李靖策马回转,不由分说,将徐世绩抓上了马背。
  不到顷刻间,李密的手下打着火把,追了出来。
  “下令关城门!”李密吼道:“别让他们逃了!”
  一行人冲下山坡,沿着长街冲去,远方声嚣不绝,尉迟恭顾不得翟让,也顾不得给徐世绩治伤,此刻必须马上逃离洛口,与吕仲明汇合,否则再无生路。
  “我有二当家腰牌!”李靖在城门下喊道:“出城追缉细作!”
  “来者何人?”守将道。
  “大胆!”程知节怒吼道:“连我也认不得了么?!”
  那守将一听程知节声音,不敢怠慢,马上开城门,上千唐军蜂拥而出,逃向平原。
  北邙山下,吕仲明筋疲力尽,扶着树喘气。
  善无畏按着肩上伤口,那伤口淌血汨汨不止,吕仲明抬眼看他,笑道:“我赢了,观自在菩萨。”
  善无畏闭着双眼,按着肩上的一手隐约发出光芒,止住了流血,奈何吕仲明那一招实在太凶残,不仅击穿了他的肉身,连带着也在他的法身上留下的烙印。
  善无畏露出半肩,血渐渐收拢,最后在肩头留下了一道触目惊心的太极印痕。
  吕仲明看到这一幕,颇有点过意不去,上前一步,善无畏却扣起手指,中指,无名指,小指扬起,轻轻挥出,吕仲明身周白光笼罩,身上的伤口尽数愈合,穿着破破烂烂的长袍,身体已恢复如初。
  “谢金麟道尊赐教。”善无畏双手合十。
  吕仲明以道家手势回礼,问道:“菩萨往哪里去?”
  “自当往去处去。”善无畏身上笼着一层白光,朝吕仲明温和一笑:“将前往普陀山,道尊若有意,可常来论法。”
  吕仲明知道这是要将中原让出来了,不禁佩服善无畏的豁达,笑了笑,说:“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善无畏答道:“瓦岗诸人,若机缘相逢,还托道尊善为照顾。”
  吕仲明点头,善无畏赤足一提,踏空驾云而去,云层中佛光落下,顷刻间便消失于夜空之中。
  尉迟恭带着翟让,徐世绩与程知节一口气冲出了十余里,冲进了北邙山中,夜空晦暗,启明星在天的尽头闪闪发光,已到破晓之时。
  徐世绩在后吼道:“大哥!”
  所有人翻身下马,李靖去取水来给翟让擦拭伤口,翟让捂着腹部,说:“李密……无意杀我,不必……恨他。”
  吕仲明从山上滑下来,问道:“人呢?”
  数人让开,李靖问:“能救么?”
  吕仲明要拉开翟让的手,翟让却道:“不必,小兄弟,多谢……”
  吕仲明反手扣住翟让脉门,朝尉迟恭问:“伤得重么?”
  尉迟恭答道:“李密只是想制住他,没有下杀手。”
  翟让脸色发白,断断续续道:“知节,世绩。”
  程知节道:“大哥……”
  “跟尉迟将军走。”翟让声音渐小下去:“如果……你们还认我这个大哥……就……”
  吕仲明眉头深锁,眼中噙着泪。
  “把大哥,葬在……这里。”翟让道:“不必勉强,让我……守护这一方土地。”
  徐世绩虎目噙泪,说:“能不能救救他?!李密不想杀他!只是刺伤了腹部……”
  吕仲明放开了翟让的手腕,站起身,退后一步。
  “刺他的匕首被下了毒。”吕仲明低声道:“伤者一心求死,我无力回天,对不起。”
  翟让的瞳孔渐渐扩散,眼角处还带着先前的血迹,早已干涸结痂。
  初晨的阳光转过山头,枯黄的山野中带着火烧过的痕迹,树木焦黑。
  翟让躺在树下,尉迟恭伸手抚上了他的双眼。
  程知节,徐世绩分跪两旁,抱尸痛哭。
  洛口城门紧闭,李密没有再追出来了。
  吕仲明站在悬崖延伸而出的巨石上,一振破破烂烂的袍子,手臂合拢,左手拇指压右手虎口,四指握拇指,右手四指扬起,设招灵印。
  一缕晨光下,地脉之龙消散的灵气从四面八方聚来,在吕仲明面前低下龙头,而无数光点聚合,幻化,现出翟让身躯。
  翟让朝吕仲明微一躬身,吕仲明点头微笑,地脉之龙便载着翟让,驰向山峦,没入山体之中。
  尉迟恭站在吕仲明身后,问道:“他去了何处?”
  “守护一方。”吕仲明道:“与地脉结为一体,化作此地神明。”
  吕仲明叹了口气,眉目间却带着明朗的意味。
  尉迟恭伸手揽着吕仲明,二人便依偎在山崖前,望向黄河畔的沃野。
  “王世充退兵了。”吕仲明道。
  “他很快就会再来的。”尉迟恭沉声道:“李密反悔了。”
  “只带出来两个人么?”吕仲明问道:“我……我不是嫌你救得少,只是……”
  “有他们俩足
  分卷阅读147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