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37
作者:非天夜翔      更新:2021-07-21 08:55      字数:2518
  国师帮帮忙 作者:非天夜翔
  分卷阅读137
  味道,伸手去摸吕仲明身下,说:“哟,你也不小。”
  吕仲明只觉得好笑,心里又有点小快感,那是两人彼此赤着相见,全无阻隔的快感。
  “别……别摸了。”吕仲明的气息粗重起来,感觉自己被摸得有点痛,还不是粗糙的皮肉痛,而是下面很难受。
  尉迟恭小声问:“痛?”
  “有一点。”吕仲明伏在尉迟恭肩头,尉迟恭道:“那不摸了,睡吧。”
  尉迟恭出乎意料的温柔,吕仲明反而不太自在,一晚上蹭来蹭去,感觉像是没吃饱没吃爽的样子。
  这天起,吕仲明每天给尉迟恭换药,打理他的双眼,但着急也没有用,至少要十天才能好转,他忽然间觉得尉迟恭暂时性的失明也是好事。至少迄今为止,不会有人来安排他们做什么事。
  唐王派出来的使者,一个是瞎子,一个是傻子,一个是反骨仔。想必大家也觉得这个小分队不靠谱,战斗力更是平平,自然没人给他们任何期待。
  数日过去,尉迟恭倒也乐得与吕仲明悠闲自在地过,直到翟让派人前来通知他们调防的那天,李密亲自来送这队人出城。尉迟恭双眼还未好,骑着马在城外,李靖已整军在此处等待。
  “近日颇为忙乱。”李密道:“待我先平了王世充,再与敬德好好谈谈。”
  尉迟恭点头,抱拳道:“这就去了。”
  军队开拔,这次所有人都骑着马,刚转过平原,进入北邙山腹地时,尉迟恭便道:“下令全军扎营。”
  吕仲明驻马高处,观测地形,古有生在苏杭,死在北邙一说,此处乃是千年来龙穴首选之地,风水极盛。叫来李靖,三人开了个会,猜测王世充与李密双方的行军路线,末了尉迟恭扔了树枝,说:“大家守株待兔罢。”
  李靖道:“蒲山公没招揽你们?”
  尉迟恭摇头,无奈笑了笑,吕仲明道:“那天他说了什么,我还不知道呢。”
  尉迟恭道:“让我捅了药师,跟唐王决裂,这可太能想了。”
  李靖淡淡道:“若对尉迟兄有用,李靖人头自该送上。”
  李靖径自去排兵布阵,力求不被任何人发现,埋伏在北邙山中,这座山极大,只要有心藏匿,不被人发现是很简单的事,一连数日,吕仲明担起了侦查之责,每天监视黄河边的动向。果然数日后,洛阳守军大举渡河,而洛口处的瓦岗军也开始集队,分作多路,开向北邙山中。
  双方预备在山下一战,各自安营扎寨,吕仲明坐在一个陡坡上的参天松树顶端,远远望去,遥远的天地尽头,黄河犹如咆哮的巨龙,滚滚向东。
  李靖在树下喊道:“河东的信来了!”
  吕仲明马上下去,李靖手里拿着一封信,内里是关于李渊与屈突通僵持不下,在河东对垒的军情,李世民力谏绕开河东郡,直取长安。毕竟此刻王世充正在与李密作战,无法抽身,函谷关下守军又不能抽调。
  尉迟恭道:“唐王别的都好,就是容易拿不定主意。”
  吕仲明也知李渊此人优柔寡断,但临走前他已经下了最重的猛药,不仅留下锦囊,又提醒李世民,不可在河东拉锯,如果这都无法让李渊下决心,那别的地方也都不用打了,回家去罢。
  三人正在参详军情时,远处突然传来鼓声。
  “打起来了!”李靖道。
  “快快快!”吕仲明道:“我最喜欢观战了!一起去!”
  李靖道:“你们去罢,我留守。”
  吕仲明果断骑上马,带着尉迟恭,抄小路前往高地,隔岸观火吕仲明是最喜欢的,自己不用亲历打仗,累得要死,且不必担心己方胜败,还能通过对全局的观测学到不少东西。
  “就这里。”尉迟恭侧耳辨认风里传来的声音,说:“不要再往前了。我怕保护不了你。”
  吕仲明便驻马悬崖,手持长弓,遥遥望向北邙山下平原,此刻正是中午,王世充带领的军队扛“隋”字大旗,而李密的旗号则打一个“魏”字。双方开始了第一轮的冲锋。
  风云色变,此刻正值炎炎夏日,汗流浃背,整个大地上滚滚烟尘,都在颤抖。吕仲明一边看一边给尉迟恭解说,只见瓦岗军中,李密一触即退,在外围游走。反而是翟让的军抗住了主力。
  左右两侧各两千兵马,对王世充的主力发起了冲击。
  “左边是‘程’字的帅旗。”吕仲明道:“右边是裴行俨。”
  尉迟恭道:“后面有接应么?”
  “没有。”吕仲明答道:“可能只是试探。”
  双方酣战片刻,烟尘弥漫,什么都看不见了,片刻后一阵风吹来,烟尘方散,瓦岗一方鸣金收兵,王世充的队伍正要后退,倏然瓦岗方又有一队杀了出来。隋兵措手不及,登时大乱。
  “啊!”吕仲明道:“程知节又杀回去了。”
  尉迟恭道:“翟让的人呢?”
  “没有人协助。”吕仲明看到那队人冲进王世充的战阵中,说:“翟让他们也没有出来,不是商量好的。”
  隋兵经历了一小阵混乱后,马上又组织起反击,压制住了程知节的队伍。吕仲明马上道:“哎!太可惜了!”
  “程知节陷进去了?”尉迟恭听出来了。
  “没有。”吕仲明道:“偷袭失败了,没有人接应,本来刚刚那一下隋军已经乱了。”
  “说不定程知节回去以后还要挨骂。”尉迟恭笑道。
  “嗯。”吕仲明道:“瓦岗虽然有十万人,但是顾头失尾,彼此之间意见不统一,各自为战,容易错过机会。”
  两人又在山崖上站了一会,见黄河边的战局显然没有再打下去,便回去了。一连数日,双方互有骚扰,都是擂鼓过三巡便停下,始终没有展开大战。将近五天后,终于开始了一场偷袭战。
  当天夜里,吕仲明是被李靖叫起来的,急急忙忙地赶去观战,发现战场上简直是就混乱得一比,瓦岗军跑到黄河边上去了,而隋军则快要扑到山里来了。
  “这是在干嘛?”吕仲明莫名其妙道。
  “应该是双方都想趁夜袭营。”尉迟恭道:“结果都凑巧碰上同一个深夜了。”
  吕仲明心道这也够意思了,第一次听说有这么打仗的,近四更时,李密的军队又回头反扑,第二次交战,结果王世充居然还有暗招,只见黄河边全是渡河而来的兵马,上百艘船只送来了生力军。
  这一下李密麻烦了,被隋军夹在中间,进退不得。
  “去救吗?”吕仲明道。
  “再等等。”尉迟恭道:“李靖,提前准备。”
  天明时分,尉迟恭问:“现在能解下布条不?”
  吕仲明沉吟片刻,答道:“最好不要。”
  尉迟
  分卷阅读137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