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35
作者:非天夜翔      更新:2021-07-21 08:55      字数:2522
  国师帮帮忙 作者:非天夜翔
  分卷阅读135
  ,外面又有人来了,却是单雄信。
  单雄信进来就道:“尉迟敬德,我带了名医来给你诊断。”身后跟的人赫然正是善无畏。
  尉迟恭道:“久仰久仰。”
  单雄信一副自来熟的模样,说:“既然是叔宝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不必客气。缺什么东西,让人过来说一声就是。”
  尉迟恭点头,善无畏也是无奈,昨天本已给尉迟恭把过脉,却又不能让单雄信知道彼此之间早有交情,只得又规规矩矩,给尉迟恭按一次脉门。吕仲明在旁幸灾乐祸道:“名医,怎么样了名医。”
  善无畏:“……”
  “莫要促狭。”善无畏淡淡道:“此病可治,但须得麒麟竭作引子。我与你开个方子,自己去抓药就是。”
  吕仲明点了头,善无畏便提笔开了药方,吕仲明见与自己分析的相似,便欣然收下,内里有几味解毒药,显然是有针对性的。既是瓦岗中人下的毒,想必要瞒过善无畏也不容易。这样正好,免得自己再去找程知节要方子了。
  “多谢善大师。”单雄信忙道。
  善无畏又道:“病愈前切记不可饮酒,不可行房事。”
  吕仲明马上就笑不出来了,善无畏起身,双掌合十道:“告辞。”
  吕仲明终究还是被善无畏给整了,正哭笑不得时,单雄信又问:“叔宝如今过得如何?”
  吕仲明便将秦琼、罗士信在唐王府中的际遇说了,单雄信闻言点头,笑道:“比我得志。”
  吕仲明取出秦琼给单雄信的手书,单雄信看信,吕仲明正寻思要如何旁侧敲击时,尉迟恭一脚却挪过来,碰了碰吕仲明。吕仲明当即明白他的意思:别跟单雄信提任何招揽他的事。
  “仲明,你是秦琼的小弟。”单雄信看完笺后,索性道:“我也不与你客套了,三天后,我去与蒲国公说一句,你二人便回并州去罢。”
  “单将军何出此言?”尉迟恭道:“既然来了,自然就得履行盟约,哪有临阵脱逃的道理?”
  单雄信笑道:“实不相瞒,我们这边得到消息,唐王数日前已渡过黄河,与河东郡的屈突通僵持不下。”
  吕仲明心下了然,果然与尉迟恭设想的相一致,单雄信又道:“扬州兵变,将近四万人弃昏君而走,辗转北上,归乡心切。而洛阳粮食耗尽,邀我们决战。这么一来……”
  “腹背受敌。”尉迟恭沉声道。
  扬州的军队哗变了,朝着洛阳跑,而洛阳的军队要打垮瓦岗军,双方都想到洛口来争夺这天下粮仓,李密等人的军队被夹在中间,进退不得。局势凶险异常,说不定覆灭只在指日之间。
  “五天后,蒲山公会出兵与王世充会战。”单雄信道:“就在北邙山下决战,此战攸关生死。敬德抱恙,不宜出战,不如就到偃师去。”
  吕仲明提起一口气,正要开口,又被尉迟恭碰了下,心想真是够了,什么都不让说,单雄信又道:“偃师城中有我部队,敬德与仲明可先前往那处,待蒲山公得胜归来后,再班师于洛阳汇合。”
  尉迟恭考虑片刻,而后点头道:“今夜会给单将军一个答复。”
  单雄信便起身告辞离去,吕仲明看着尉迟恭,问:“为什么?”
  “他不会相信咱们。”尉迟恭道:“程知节、徐世绩、单雄信,这三个人里,只有单雄信最难说动,现在只要露出口风,他马上就会转头告诉李密,把咱们供出去。”
  “是吗……”吕仲明本想着秦琼的好兄弟,说不定是最容易打动的,但秦琼的信上既然没有提到替李渊招揽一事,想必也是觉得可能性不太大。
  尉迟恭又问:“你不是知天命,能卜算的么?现在全看你了,李密这场仗,是胜是败?”
  吕仲明不假思索便答道:“必败。”
  尉迟恭如释重负,点头道:“这次我可把宝全押你身上了,含糊不得。”
  吕仲明分析道:“将领不齐心,翟让与李密有分歧,翟让一直想与王世充谈判。如果没猜错的话,现在瓦岗应该有两派,一派以翟让为首,单雄信也是其中之一,他不想战,但冲着秦大哥的面子,也不想难为咱们,恰好你又双目失明,正好把咱们调到偃师城去。”
  尉迟恭欣然点头,说:“我也是这么想,你很聪明。”
  吕仲明抓狂道:“别再夸我聪明了!听起来好像在侮辱我……”
  吕仲明简直拿尉迟恭没辙了,在别人面前他还能混个高人样,来了尉迟恭手下,感觉就想什么都被尉迟恭给压着。
  尉迟恭带着笑意道:“继续说。”
  吕仲明无奈道:“李密与翟让不和,这就是最大的弊病,上阵后双方必然会互相警惕,翟让表面上被说服了,心里却想着议和的事,无法齐心,此乃其一。其次,洛阳隋军有不得不打洛口仓的理由,而李密打洛阳,却心有犹豫。这也是阵前大忌。”
  尉迟恭嗯了声,点头道:“隋军已近断粮绝境,打不下洛口,只有饿死这条路,别无他法,就算打下了洛阳,则是李密与翟让的新一轮较量,理论上是翟让称帝,李密封王,个中缘由,复杂异常。李密不会愿意屈居翟让之下。所以此战,实际上是大家都在求败,翟让不想打,李密希望翟让败。”
  “此乃其二。”吕仲明又道。
  尉迟恭忽然问:“你觉得翟让适合当皇帝么?”
  吕仲明摇摇头,说:“人贵有自知之明。他知道自己不行,因为没什么野心,建立瓦岗只是为了活下去。而李密野心太大,将所有东西都看成了称霸的工具,更是不行。”
  吕仲明又道:“瓦岗军盘踞洛口已一年有多,军纪松懈,所谓生于忧患而死于安逸,正是如此。打不下退路,还有洛口这座可吃十年的大粮仓,兵员战意不强。”
  尉迟恭赞许点头,又道:“二十万百姓围城,却不愿开仓赈济,已失民心,此乃其四。是以必败,收拾东西,准备动身。”
  “去哪?”吕仲明茫然问。
  “杀他们个回马枪。”尉迟恭道:“通知李靖,动身拔营,不去偃师城,到北邙山下观战,待得李密要败时,再突转杀回,作为一支奇兵,专挑他们落败的将领救,确保徐世绩、程知节这两人安全。”
  吕仲明:“……”
  尉迟恭:“咱们就埋伏在北邙山下,差不多了再杀出来……”
  尉迟恭兴致勃勃地说着,吕仲明却觉得他实在是太有意思了,看着他的眼神充满了崇拜,这人要是活在数百年前,说不定是一员足够与自己父亲匹敌的大将。
  尉迟恭说到一半,发现吕仲明不搭腔,茫然道:“怎么?不妥?”
  “没有。”吕仲明乐不可支,凑上去,在尉迟恭唇上轻
  分卷阅读135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