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22
作者:非天夜翔      更新:2021-07-21 08:55      字数:2502
  国师帮帮忙 作者:非天夜翔
  分卷阅读122
  始站队,这两兄弟之间,势必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而吕仲明,是唯一知道最后结果的人。
  吕仲明看着李世民的双眼,发现他也非常聪明,聪明得有些令人畏惧。
  李世民眼中落寞之色一现即逝,摇头道:“没有,我也不知道该朝他说什么,感觉说什么都不对。进城以后,我们几乎就没说过话,父亲现在把兵马都交给我了,让我练兵。”
  吕仲明点头,李世民道:“但是我半夜去见父亲时,经过后花园,看到了他。”
  吕仲明眉头动了动,李世民道:“他跪在后花园里,哭得很厉害。”
  “柴将军把李靖那叛徒抓回来了。”李建成的声音突然在不远处响起,两人登时心惊,李世民刹那间恢复了脸色,皱眉道:“在哪里?”
  “牢里。”李建成神色如常,站着看二人,身边跟着秦琼。
  吕仲明不知道他听见了没有,说:“我去通知敬德。”
  李世民点头,吕仲明心事重重离开,而李世民则跟着李建成走了。
  午后,好几个将领聚集在牢房中,李靖被打得一身伤痕累累,尉迟恭只是看了他一眼,便沉声道:“李药师。”
  李靖抬眼看他们,李世民叹了口气,说:“你……李靖。”
  李建成不在,秦琼、罗士信、吕仲明、尉迟恭,都是李世民派系。李世民小声问话,吕仲明却低声问秦琼,说:“他听见了吗?”
  秦琼小声道:“我是没听见,只看见你们在商量事情,说的什么?”
  正说话时,李世民抽空瞥了他们一眼。
  李靖低声道:“是我负你,不必多言,斩罢。”
  李世民长叹一声,继而转身狠狠锤了一下铁栅栏,发出巨响,尉迟恭求救般地看着吕仲明,彼此心下了然,这个时候,只有吕仲明能影响李渊,挽回李靖的性命。
  吕仲明以双手比划了个圈,意思是你上次答应跳火圈给我看的承诺还没兑现呢。
  尉迟恭当即没脾气了,深吸一口气,眉目间现出焦灼之色。
  “怎么抓回来的?”吕仲明问。
  “柴绍的手下埋伏在长安。”李世民道:“给他下了药,捆回来的。”
  这事无论发生在谁身上都不可忍受,何况李世民这等重江湖义气的领导者,但如果李靖真的脑袋落地,那么后面定会出现一系列的变故。关键是现在李靖已经不想求生,吕仲明便道:“我和敬德留下,陪陪他罢。”
  李世民点头,心烦意乱,吕仲明知道他想保住李靖性命,但这么一来,就势必要跟李建成对上。
  而李建成感觉像是铁了心要杀李靖的,吕仲明与李世民两人目光对触,李世民目光中也带着一分恳求,吕仲明微微颔首,李世民带着人走了,尉迟恭吩咐人打开牢房,走进去,在牢里坐了下来。
  “有酒么?”尉迟恭问:“给我们找点酒来,再来点小菜就更好了。”
  吕仲明只得出去给他俩买酒买小菜,心想尉迟恭怎么总是很青睐李靖,这俩家伙是不是有什么j□j。
  回到府内时,看见李世民与李建成爆发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场争吵,李建成几乎是咆哮道:“只要有我在一天,此事就绝不能容忍!”
  李世民退后一步,府中不少武将过来劝,连段志玄都出来了,在场的几乎都是两兄弟的长辈,李世民不敢再与兄长争,只得点点头,走了。
  吕仲明只是看了一眼,便前往地牢内,尉迟恭与李靖并肩坐着,李靖那模样狼狈不堪,披头散发,摇头苦笑。
  “我也想着,是不是离开这里。”尉迟恭道:“没意思,做什么都没意思。”
  吕仲明:“……”
  吕仲明把酒放下,李靖却道:“聊聊罢,道长混得怎么样?”
  吕仲明忽觉十分好笑,彼此关系奇特,既交过手,又是朋友,而且还互相钦佩,也只有跟李靖,才会有这种渊源。
  “尊夫人呢?”吕仲明盘膝坐下,给二人斟酒。
  李靖苦笑道:“我让她走了。”
  一时间牢中三人沉默不语,吕仲明约略知道李靖的一段风雅往事,当初李靖拜访隋朝权臣杨素,杨素便踞榻朝李靖说“公来日必成大器”,而在杨素身边执红拂的侍女张初尘,对李靖竟是一见倾心。
  到得李靖回客栈后,红拂女换上便装,连夜来寻,一诉衷肠,愿将终生托付于李靖。
  然而眼下,李靖混成这样,从关中到并州,再从并州到长安告发李渊谋反,又被柴绍埋伏在长安的刺客抓了回来,人生能倒霉成这样,也是实属不易。
  “走去哪?”吕仲明莫名其妙道:“杨玄感都被诛了,她难不成还能去府上?”
  “不知道。”李靖摇摇头道:“我给她留了一封信,心想算了,我给不了她什么,耽误了她这些年,我是个没用的男人。”
  尉迟恭道:“我也是。”
  吕仲明乐道:“你哥俩挺像的嘛,都这么说,别人都下定决心排除万难来跟了,你一句‘算了’,就把责任撇得干干净净。至于对方以后怎么过,就不关你事了。”
  尉迟恭:“……”
  李靖:“……”
  吕仲明起身,背着手,在牢房里走了几步,沉吟片刻,而后道:“我爹说什么是英雄呢?英雄自然就得屡败屡战,在哪儿跌倒了就在哪儿爬起来,就算是被人误会,也不会放手,周公恐惧流言,但他可没甩手不干,一走了之。”
  “我先走了。”吕仲明笑道:“李世民正在跟他哥吵架,都要打起来了。你俩好好聊聊,晚上我给唐王说一声,尽快送你上路,免得人家为了留你还是杀你,闹得兄弟不和。”
  李靖:“……”
  吕仲明笑着拂袖而去。
  尉迟恭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只觉火辣辣的,李靖却自嘲般地笑了起来。
  吕仲明正想着要怎么说服李渊,留下李靖一命时,府外却有信差前来,由秦琼一路领着进了院内。
  “来得正好。”秦琼道:“仲明,给你介绍个人,你俩多亲近亲近。这是我哥哥的好兄弟,王伯当。伯当,这是罗成最疼爱的小弟吕仲明。”
  吕仲明:“……”
  秦琼带着个一身粗布衣裳的汉子过来,像是个种田汉,靴上还都是淤泥,显是一路风尘仆仆赶来的。秦琼说“最疼爱”时脸不红心不跳,又朝吕仲明说:“我去找唐王。”
  吕仲明点点头,瞬间就转过无数个念头,推断出一堆错综复杂的局势。秦琼没有亲兄弟,口中的“哥哥”当然就是瓦岗寨的单雄信,而好兄弟王伯当也是瓦岗寨的人。
  “伯当兄请。”吕仲明笑道。
  “哟,这王府里修得不错
  分卷阅读122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