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21
作者:非天夜翔      更新:2021-07-21 08:55      字数:2530
  国师帮帮忙 作者:非天夜翔
  分卷阅读121
  ,两人便静静坐着。
  “马邑鹰扬校尉刘武周反了。”李世民道:“杀了太守,现在引突厥人入关,截断了咱们的粮草后路。”
  吕仲明摆手道:“不用担心,刘文静会摆平他,而且至少三年内,你不会与他对上。”
  李世民看着他,许久后,点了点头。
  “闵公给我们治了伤。”李世民道:“今天破城时,你在与谁斗法?”
  吕仲明道:“一位佛门高人。”
  李世民显然心有余悸,说:“我派人查过了,城里大日寺中,本来有一位普照大师,在破城的时候,就是今天早上圆寂了。”
  吕仲明心中一动,问:“年岁多大了?”
  “七十五。”李世民道:“喏,你看。”
  李世民示意他朝西边看,这时候已经入夜,城内寺庙中,僧人们抬着一副木棺出来,百姓则提着灯笼,要出城安葬那名老和尚。
  “宋老生守城时。”李世民道:“他保护了全城百姓,要不是他,应该有不少人都跑了。我让他们回去?”
  “不。”吕仲明忙阻止道:“让他们火化罢。”
  李世民道:“你是不是与佛门中人不太对付?”
  “是敌非友。”吕仲明答道:“不过我钦佩他们,这是慈悲。”
  李世民点头,显然他过来,也正是告知吕仲明这件事,又说:“我下了封口令,不让大家说起攻城时你的法术。”
  “嗯。”吕仲明道:“谢谢。”
  闵公为唐王麾下的所有武将看了一次病,以独门药膏,治好了许多人的伤,吕仲明知道这种时候,李世民总是有点难办的,毕竟他不想得罪佛家的人,何况佛门现在来说,给他的印象还很不错。
  “大师!”吕仲明远远地朝城下喊道:“上来喝一杯如何?”
  闵公回头,没有说话,超度完牺牲的士兵后,远远地朝吕仲明双掌合十,一躬身,吕仲明便认真回礼。
  闵公转身,消失在旷野之中。
  “他去什么地方?”李世民问道。
  “应当是长安。”吕仲明道:“你们的下一战。”
  李世民道:“下一个城是河东。”
  吕仲明摇摇头,笑着看他,眼里带着“时间到了你自然就知道”的深意,李世民道:“休息一天,明天就过来议事罢,大哥和父亲正要考虑下一步计划。”
  吕仲明点头,李世民又起身,说:“我去告慰将士们。”
  说毕李世民快步离开城头,逐一探访他麾下的将军以及士兵们。吕仲明独自坐着,朝黑暗里问:“伤好了?”
  尉迟恭走出来,说:“夜里风大,回去罢。”
  吕仲明便起身,跟着尉迟恭,回了官府。
  这日起,太原的消息连番送到,先是鹰扬校尉刘武周起兵反叛,令所有人大惊失色,然而却在李世民的安抚下渐渐镇定,刘武周带着两万兵马,出雁门关,投奔突厥可汗。
  李渊悔不当初,早知该听吕仲明的,让李建成镇守太原,然而吕仲明却知道,刘武周的叛乱足是历史的必然,若没有李建成,攻打霍邑,说不定还有许多变数。一连数日,唐军就在霍邑城内整顿粮草,预备进军河东。
  镇守河东的是另一名硬骨头隋将屈突通。数人讨论来讨论去,都没有一个必胜的办法,且手头的兵力又在此战中消耗甚剧,须得就地补充兵员,再等候粮草送到。刘文静被派遣回太原,与突厥人交涉,大家就在忐忑中等待归来的消息。
  吕仲明却知道没多大问题,于是每天就在霍邑城里游手好闲。
  李渊打赢了这一仗,声望直至巅峰,三天后,霍邑城门大开,每天都有人络绎不绝,前来投奔。李家父子三人直是忙得应接不暇,每日从早到晚,都在接待义士。
  一连十天里,天气越来越热,吕仲明依旧领他的前军参军之职,与尉迟恭住在一个院子里,每天穿着雪白的短衣薄裤四处晃荡,看到尉迟恭忙里忙外,重新收编兵马,汗流浃背的都十分难受。
  尉迟恭却一声不吭,几乎每天都不怎么与吕仲明说话,某天进了他房,看见一排挂着的小木牌,问:“这是什么东西?”
  小木牌排开一列,从右到左,分别是:月光、日光、慈航、普贤、文殊、大势至、药师佛、阿弥陀、释尊。
  月光和日光的木牌上各打了个叉,日光上还写了个“shi”。
  “哦,那是任务进度。”吕仲明拿到点校名单,起身道:“走吧。”
  尉迟恭眯起眼,问:“什么任务进度?”
  “推倒boss的进度。”吕仲明道:“一共有九个,现在解决了两个,剩下七个了。”
  尉迟恭:“???”
  吕仲明跟着尉迟恭出来,尉迟恭忽然又问:“全部解决以后呢?”
  “回家呗。”吕仲明答道,心想反正你又不跟我谈恋爱了,不回家还干嘛,留在这里讨嫌吗。
  尉迟恭便不说话了,与吕仲明来了校场,骁卫营在半月前的攻城战中折损良多,李世民优先给他补充了兵员,然而这一天,尉迟恭的脾气却非常不好,先是新兵训话,继而拳打脚踢的,把所有人都骂了一顿。
  新兵都知尉迟恭威名,颇有点斯德哥尔摩综合征,被尉迟恭凶了后还一副崇拜的眼神,吕仲明自然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自己总不好开口。反正尉迟恭自己说“算了”,本还想留在人间,过个几十年的。
  毕竟人间的东西实在太好吃了,回金鳌岛就吃不到了。
  所有人都在练兵,每天出外都能看见要么是秦琼,要么是罗士信的队伍在跑步或是学武,尉迟恭成天跟吃了火药一样,从来不笑,说话也是几个字几个字朝外蹦。
  “你就朝他低个头,服个软吧。”李世民道:“给他点面子不好么?”
  吕仲明莫名其妙道:“为什么啊!他先不理我的。”
  李世民道:“你俩一个参军,一个统帅,正事儿不干在这里闹别扭,我打仗还怎么打?你这样不利于我手下带着愉快的心情去战斗,不带着愉快的心情去战斗就容易打败仗,打了败仗就会受罚,受罚以后更容易打败仗!”
  吕仲明道:“可是你换个角度想想,他心情不好,打架什么的就会更给力,这样不是更好吗?倒是你,你不去找你哥说点什么吗?”
  李世民:“……”
  那天李建成在城下栽了一跟斗后,大家都不再提这件事,然而各自都是心知肚明的,吕仲明发现了李建成软弱的一面,总觉得心里酸酸的。而城破后,李世民威信大增,而李建成则恢复了一贯以来的模样,什么也不提。
  大家都知道这两兄弟之间的关系,也心照不宣地,谁也不敢多说。毕竟是李家的家事,还不到站队的时候。然而一旦开
  分卷阅读121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