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6
作者:非天夜翔      更新:2021-07-21 08:55      字数:2503
  国师帮帮忙 作者:非天夜翔
  分卷阅读116
  吕仲明道:“再挨个收拾上门来找茬的家伙,就可以啦,我现在发现,比起我怕他们,他们更怕我,一定会想办法把我赶回去。而且只要能确保世民的军队节节胜利,他们自然就坐不住了,这是以不变应万变,以静制动的好办法。”
  “以静制动。”尉迟恭嘴角奇怪地抽了抽,不知道是在嘲笑吕仲明,还是嘲笑他自己。
  “喏。”吕仲明把碗递给尉迟恭,尉迟恭却不收,转身走了。
  “晚上你自己睡野外。”尉迟恭冷冷道。
  “哦。”吕仲明笑道:“天为被来地为床……”
  “车遥遥,马憧憧……”吕仲明站在河边,只觉心情爽朗,甩干碗里的水,沿着溪流慢慢地走,尉迟恭停下脚步,似乎有所触动,却不转过身来。
  “君游东山东复东,安得奋飞逐西风,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
  “好湿好湿!”罗士信在对岸大赞:“贤弟,今夜星光灿烂,横竖大老爷们行军无趣,不如来我帐中,共襄摔跤盛举何如……”
  吕仲明把碗一收,瞬间跑了。
  这天晚上,吕仲明就真的躺在帐篷外睡了,然而蚊子飞来飞去,叮得他满身包,最后趁着尉迟恭睡着的时候,摸进帐篷里去,在角落里躺着,早上醒来时,发现身上盖着尉迟恭的披风,人已经不知去哪了。
  行军的日子当真苦不堪言,从晋阳到河东,足足要五天路程,吕仲明说是参军,尉迟恭却什么事也不问他意见,他只得揣着个碗,一脸茫然地跟着大部队走。
  进入河东,抵达霍邑外的那一天下起了暴雨,所有人都被淋得狼狈不堪,这事入夏的第一场雨,道路泥泞无法向前,军队更是一片混乱,守城官兵已将百姓撤回城内。唐军只得在城下寻找高地扎营。
  天色昏暗,大雨淋得人眼睛都睁不开,奔马穿梭来去,哪像一队远征军?简直就是一群杂牌兵!柴绍的部队还在下坡时被陷住了,尉迟恭带着人去援护,吕仲明只得喊道:“跟着我走!都跟我走!”
  士兵们跟着吕仲明,吕仲明小心避开泥地,整个平原成了黄汤一般的沼泽,足足折腾了一整天,霍邑城墙上远远地朝下看,想是正在讥笑狼狈的唐军。
  罗士信吼道:“吕仲明!你给我到上面去!”
  吕仲明抹了把脸上的水,被罗士信赶鸭子般赶到高地,落汤鸡般的一人过来道:“想个办法!”
  天空中一道雷鸣,吕仲明大喊道:“什么?!”
  树叶在风里摇曳,天空一片黑暗,吕仲明认出那是一身金铠的李世民,李世民道:“有没有办法,能让雨停下来?!”
  “没有办法!”吕仲明并非不能干涉天气,但必须要靠法宝,天地的力量不管是凡人还是神仙,都无法干涉,即使勉强把云层拨开,现出一时半刻的太阳,也无法持久,况且现在还不知道敌人底细,法力必须用在最关键的时刻。
  李世民只得转头再去调集兵力,从昨天晚上就开始下雨,沿途还有不少步兵掉队,罗士信与秦琼已派出人去找,足足两万多人,全部陷在这滩巨大的烂泥里,所有人都无计可施。
  雨越下越大,士兵们动手扎营,布拒马桩,在雨中淋了将近七个时辰,夜晚一来,所有人都冷得直哆嗦。还不能生火,只能吃干粮。吕仲明从头到脚就没有一处干的地方,连内裤都湿透了。
  尉迟恭阴沉着脸,回帐篷里来,一看就是又不知道和谁吵架了,三五下动手,就把自己的衣服脱了个精光。吕仲明忙侧过身去,尉迟恭却道:“脱。”
  吕仲明:“……”
  尉迟恭道:“当心风寒!脱不脱?不脱我帮你脱。”
  吕仲明忙道:“我自己来。”
  吕仲明磨磨蹭蹭地脱了外袍,内衣裤湿得贴在身上,像是透明一般,最后想想,反正也被看光了,便把心一横,索性全脱了,两人光溜溜地坐在帐篷里,尉迟恭眉头深锁道:“出师不利。”
  他起身去把吕仲明的衣服晾上,吕仲明问:“什么时候攻城?”
  “得等雨停,至少有两千人掉队,得去找回来。”尉迟恭道:“先睡罢,明天再说。”
  翌日清早,吕仲明醒来的时候,尉迟恭还在熟睡,衣服已经干了,尉迟恭晨勃时那玩意直挺挺地立着,吕仲明张着嘴,战战兢兢用手指去比划,发现尉迟恭巅峰状态时,绝对不是自己能想象的。
  尉迟恭的呼吸一停,吕仲明马上就知道他醒了,赶紧去穿衣服。
  一夜受寒,士兵有不少都生起了病,严重的甚至发着烧,营地前起了大锅,熬祛寒药分给众人,一人一碗,这哪是军队?简直就是一群难民。吕仲明都不忍心看,配了药方,让军医打发人去采药。
  ☆、33 第三十二回:天象
  上午时,倾盆大雨渐小了些,所有将领经过一致讨论,决定事不宜迟,尽快到城下叫阵,引守军来战。
  “我如果是他,就不会战。”吕仲明无奈道:“等下雨,淋都把人给淋垮了。”
  “那也得战。”柴绍道:“拖得越久,就对我军越不利。”
  李世民又问:“仲明,这场雨什么时候能停?”
  一时间所有人都看着吕仲明,期待他能给出一个确切的答复。
  吕仲明本想说“我不知道”,然而此刻士气已低落如斯,再不给人吃一颗定心丸,只怕这仗都不用打了。
  正在此时,一人进来,正是李渊麾下的亲兵将领段志玄。
  “唐王说此刻不宜冒进,这场雨不定何时会停,须得全军尽快后撤。”段志玄道:“裴大人认为,该退守汾水。”
  秦琼马上怒道:“他疯了吗?!连日雨水,河流暴涨,还在水边扎营,想要让敌人水攻淹死?”
  段志玄道:“这场雨不知道……”
  “后天会停。”吕仲明沉吟许久,开口道:“段将军请回去告诉他,后天早上,至少会短暂地停两个时辰。我军便可预备全军攻城。”
  吕仲明的所有力量,只够支持这么久了,风雨雷霆,海啸山崩,都是仙人之力无法强行阻止的,要改变天地的自然规律,只有十件太古神器才能达到。但勉强支撑几个时辰却是不难。
  如果后天之前,暴雨停下,那就更好了。
  段志玄看了吕仲明一眼,说:“攸关我军存亡,道长不可儿戏。”
  吕仲明捏着手指,藏在袖中,欣然看着段志玄,段志玄沉默片刻,离开前去回报。
  “想说什么就说吧。”李建成反而淡定了,朝众人道。
  “再这么下去,怕打不赢。”柴绍道:“昨夜我派子弟兵在城下勘察,城墙滴水不漏,到处都有人在防守。”
  分卷阅读116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