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2
作者:非天夜翔      更新:2021-07-21 08:55      字数:2506
  国师帮帮忙 作者:非天夜翔
  分卷阅读112
  坐在王府的走廊里,天气已渐暖和了,尉迟恭总是要和自己那个,难道一谈恋爱,就一定要那个吗?吕仲明想到自己光着身子,和尉迟恭抱着滚来滚去的场面,总是很囧。
  但是他已经答应了尉迟恭,这种事似乎天经地义,也不应该拒绝他才对。但是会痛死的吧,而且便便不会跑出来吗?是不是要先洗澡?里面要不要洗一下?吕仲明胡思乱想,要么下次实在躲不过,就先去好好洗个澡,沐浴焚香,再送上门去,如果他一定要那个,就陪他那个好了……忍忍也就过去了。
  就怕一次不够,每天都要那个,真是的……那个有什么好……
  吕仲明正在满脑子那个的时候,忽见李世民与李建成两兄弟出来,李世民仿佛怒气冲冲,在与李建成吵架。
  吕仲明马上警觉起身,李世民道:“这是父王的决定!我无权干涉,大哥,他们愿为李家带兵打仗,自然是愿意牺牲性命,怎可因为一个李靖……”
  李建成脸上略带怒气,这还是吕仲明来了这么久,第一次见到他和颜悦色。
  “李靖是你朝父王恳求,才留下来的。我反复与你说过,你不相信,简直就是愚蠢至极!”李建成脸色森寒道:“如今掌握着大量府中情报,天策军一度在他控制之下,若将府中消息交给屈突通……”
  吕仲明缓缓走来,拢着袖子,站在廊下,春风吹过,玉树临风。
  他打了个响指,和风顿起,整个院子内的桃花花瓣被平地卷了起来,掠过殿前,殿前所有铜铃一同清脆作响。
  两兄弟都注意到他了,李世民脸色不善,一点头,转身走了。
  李建成那模样显然已动了真怒,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今天会责骂李世民,想是已忍无可忍。
  李建成过来,两人互行礼,李建成道:“见笑了,世民总是不知轻重,一味地相信别人所言,怎么说都说不通,太固执。”
  “善者不辩,辩者不善。”吕仲明笑道:“世间万物,都会互相转化的,说不定哪天李靖会感念此恩,再回来报恩呢?”
  “我是不希望了。”李建成无奈道:“今日父王不知为何改变了主意,又让世民领军,让我留守晋阳。不知仲明是否能代我在父王面前进言?”
  “这样吗……”吕仲明心道唐王也真好说话,居然又改变了主意。
  李建成道:“我实在不敢将军队托付给世民,秦将军、罗将军我足可相信,就怕兵临城下后,事情又有变。第一个目标是河东的霍邑,此城打不下来,万事休矣。”
  吕仲明说:“容我想想。”
  李建成便告辞,看那模样,似是要出府去。
  吕仲明心中一动,李建成这是要去找善导?奈何他身边一个人都没有,也无法派人去盯李建成动向,只得作罢。
  吕仲明当然不可能去找李渊推翻自己的建议,然而到了傍晚时,善导却再次前来拜见李渊。
  吕仲明只是远远看了一眼,便知两兄弟之间关于这件事,起了摩擦,善导进府,吕仲明当然不可能蠢得直接与他对上,便转身离开了。
  这夜本来是要去找尉迟恭的,该洗的都洗干净,准备送上门去了,奈何又出状况,只得事先搁置。
  善导进了王府一趟,月上中天之时,回了城西歇脚处。
  漫天星河,这是一个没有月亮的夜晚,善导推开院门,院外却响起一个声音,正是吕仲明。
  吕仲明刚洗过澡,穿着木屐与一身白色的长袍,站在黑暗里,客气道:“月光菩萨。”
  善导转过身,两人站在院内。
  吕仲明笑道:“辛苦了,唐王最终如何决定?”
  善导淡淡道:“既是道尊有意干涉,你我便各退一步,李建成与李世民统左右三军,如何?”
  “如果我没有猜错。”吕仲明道:“月光菩萨应当是前来,想止息唐王称霸一事的,是也不是?”
  不待善导作答,吕仲明便道:“佛门自然派了人,留在李密与杨广身边,如果我没猜错,管瓦岗军那头的,自然是善无畏大师了。扬州的又是哪位?是日光菩萨,还是文殊普贤?”
  善导微微一笑,说:“道尊好本事。”
  吕仲明又道:“你们是不是打算让世民留守,建成与元吉出征,这样在打河东时,便能让李渊知难而退,最后收兵?你们打算扶持谁当皇帝?瓦岗军的李密,还是大兴城里的杨侑?”
  “此事不在我职责范围内。”善导认真道:“但霍邑一战若起,便将牵涉万千生灵性命,前来并州,本为止战。道尊,只需你一句话,李家三子便可免去此厄,再无骨肉相残的惨剧,中原大地,更有近百万人,能因您一念之差,免去流离失所,家破人亡的境遇。”
  “隋朝已垂垂危矣。”吕仲明长叹一声道:“旧患去,新血流,新故交替,固然如此,恕我不能从命。”
  “既是如此。”善导微笑道:“便只有得罪了。我想,道尊不是特地来说服我的罢。”
  吕仲明笑道:“月光菩萨,贫道今日,要向你证法。”
  说毕吕仲明全身泛起金光,隐隐间现出麒麟之像。
  善导万万未料吕仲明竟是如此嚣张,本是暗中斗智,现在居然变成明面上的斗法,然而吕仲明却不给他丝毫转圜空间,沉声道:“菩萨不是说刀山火海也愿为之一闯么?眼下我就是李唐的守护者,菩萨若输了,请速速离去。”
  善导微笑道:“好一个戾气不散的神兽,好一个李唐的守护者,本是天地灵物,这又是何苦?”
  “你忘了我爹是谁了。”吕仲明冷冷道:“废话少说,上来领死罢,菩萨!”
  说话间吕仲明与月光菩萨同时化作光芒,射向天空!
  尉迟恭从对街走来,仰头眺望,眉头深锁。
  夜空中层云缓缓飞来,万里云海上,吕仲明衣袂飘荡,月光菩萨在云端幻出巨大的身形,双手拈药师佛手印,背后则是照耀天地的白月。
  吕仲明选的正是这么一个朔月之夜,觑此机会,要把月光菩萨的法力压制到最低点,月光菩萨却丝毫不惧,面庞现出慈悲之色,佛音缭绕,云海上开满莲花,俯视吕仲明。
  “金麟道尊,得罪了。”
  吕仲明以双手一圈,知道这是自己来到人间的,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战,双手推出一个太极轮,朝着月光菩萨冲去!
  轰一声巨响,乌云掩去了天空。
  从大地朝上看,云层中雷霆大作,家家户户收衣关窗,李世民快步穿过长廊,来到长香苑,内里却空无一人,只有窗帘在风里飘荡。
  云层顶端,月光菩萨祭起庞大的护壳,笼罩着自己全身,琉璃光普照世间,抵住了吕
  分卷阅读112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