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0
作者:非天夜翔      更新:2021-07-21 08:55      字数:2526
  国师帮帮忙 作者:非天夜翔
  分卷阅读110
  又下楼去了。
  吕仲明又躺了会,才意识到尉迟恭明天就要走了,突然有点舍不得。
  他蹑手蹑脚地走到楼梯口,要朝下看。
  “小心脑袋卡住。”尉迟恭躺在厅上,裹着被子朝他说。
  吕仲明:“……”
  吕仲明一溜烟下了楼,钻进尉迟恭的被窝里,尉迟恭先是一僵,继而伸出手,搂住了他。被窝里十分暖和,被子上还有尉迟恭的气息,吕仲明钻到他的怀里,便靠着他,这么睡了。
  翌日一起来,李渊的封赏令就到了,只要是为唐王府出过力,办过事的,或大或小,都有一职在身,就连刘政会也不例外。
  吕仲明被纳入军队体系内,担任左三军中的骁卫军“前军参赞”,主文书,兵报,参详军事等之。他的直接上司是尉迟恭,而主帅是李建成。传令官过来通报,让吕仲明尽快前去报道。
  吕仲明只是看了那木牌一眼,便详细询问其余人的职责,原先的晋阳令刘文静乃是司马,担任将军府副手。晋阳宫监裴寂则担任长史。
  李建成封陇西公,率领左三军,并统帅中军。
  李元吉封海陵公,领右三军,由柴绍辅佐统帅中军,罗士信领前锋,秦琼领后军。
  李世民封敦煌公,镇守晋阳。
  吕仲明马上就去求见李渊,要说服他改变思路,至少让李世民带一队兵。早饭也顾不得吃,直接就闯到李渊的起居殿内去,一群侍女正在给李渊梳头梳胡子,吕仲明一进去,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李渊却不甚在意,笑道:“仲明,快快请坐。”
  吕仲明救了李元吉一命,知道李渊已不将他当寻常客卿看待,毕竟如果李元吉落在杨广手里,对李渊扫除天下,是个极大的麻烦。他坐下便开门见山道:“唐王,于情于理,世民都是右三军最好的统军人选,为何不启用世民,而是要用元吉?”
  李渊似乎早知吕仲明会来问,先是吩咐人上茶,又上了点心——一盘四个糯米糕。
  糯米糕香甜无比,包着蛋黄馅儿。
  吕仲明心道可恶……偏偏就在这个时候……
  “不瞒仲明说。”李渊道:“下决定前,本王也想问问你的意见。虽说仲明你帮晋阳解去突厥之危……”
  吕仲明忙摆手道:“是尉迟将军的计策,仲明只是协助。”
  李渊穿着白色的内袍,须发发白,负手于背,沉吟踱步,背对吕仲明的一刹那,吕仲明瞬间果断抓了块糯米糕,塞进嘴里。
  “如果让元吉坐镇晋阳。”李渊摇头道:“万一晋阳出什么事,太也危险。元吉还太小,不懂得如何处理政务,李靖叛逃,说不定府中还有内应……”说着转过身来,吕仲明已神色自若,把糯米糕吞了下去。
  “有刘文静,裴寂在。”吕仲明道:“文静兄性格沉稳,足可断大事,裴寂会随时朝唐王传递消息,不须担忧,何况唐王麾下贤才汲汲,长孙顺德叔侄足够打理内务,高士廉应付府军杂事,大家配合,犹如铁板一块,晋阳现在正是最安全的时候。”
  李渊意料不到,吕仲明才来了不到一个月,就把他府里人的名字,特点摸得清清楚楚,吕仲明又说:“这个时候,谁守晋阳,反而已不要紧,因为最重要的不是抵御突厥,而是打理内务。一旦开战,后勤就要最大限度的供应前线所需,文官之间须得调和关系,账目,物资必须要清。”
  “而前线的战况呢?须得势如破竹,速战速决。”吕仲明又道:“这样有利于唐王入关的威慑力,在前期尽最大的努力,减少任何交战损失,建立常胜王军的威名,有利于天下归心。”
  李渊被吕仲明这么一说,又有点动摇了,问:“照你说,让世民领兵?”
  吕仲明知道这句不是疑问句,便不再开口,让李渊自己去判断,同时正襟危坐,目光微斜,瞥向那一盘糯米糕。
  李渊沉吟不语,走到廊前,望着外面晴空。
  吕仲明飞速解决了两快糯米糕,李渊又道:“仲明说得对,这一节倒是我没想到的,依你所言,对此次进军颇有信心?我日前颇有犹豫,极有可能对上屈突通与宋老生,这两员都是猛将……”
  吕仲明正色道:“唐王麾下虽多是年轻将领,但打起仗来,丝毫不逊于老将。仲明还有一个建议。”
  李渊转身与吕仲明对视,吕仲明看着他的眼睛,认真道:“建成留守晋阳,元吉率军。”
  李渊微微皱眉,吕仲明道:“建成乃是您的嫡子,用不着带兵打仗,恕我说句不着边际的话,太子是要学习治理国家,与文官打交道,管理政务的。带兵亲征,一来危险,二来学不到东西。何况开战后,晋阳的粮草,政务不容有失,建成又素有威信,坐镇后方,乃是最好的人选。”
  吕仲明说完这句,李渊便不说话了,吕仲明也不多问,心想什么时候转过去,我好把最后那块糯米糕给搞定了。孰料李渊这次不转身了,只是说:“建成日前,似乎笃信善导大师之言……”
  原来是这样……吕仲明终于清楚来龙去脉了,肯定是善导告诉李建成的。
  “……自请带兵。”李渊莞尔道:“现在看来,仲明的想法,与建成那边,倒是大相径庭。”
  吕仲明开始也隐约猜到是善导说了什么,正好了,你不让李世民出征,我就把李建成踢回来守城。看看谁占上风。
  李渊坐下,喝了口茶,沉默不语,吕仲明想来想去,终究觉得还是有点危险,说:“如果唐王忌惮宋老生,屈突通二人,那么建成左三军,世民右三军,是最好的选择。”
  李渊点头,吕仲明也不问他决定,起身告辞。
  出来时已是正午,吕仲明又饿了,发了会呆,决定去军营里找找尉迟恭。
  打听了半天,根本不知道骁卫营在什么地方,在罗士信的军营里转了半天,看见罗士信正在揍一个新兵。
  “哎哎,罗大哥!”吕仲明道。
  罗士信又把那新兵朝死里打,吼道:“记得了么!现在记得了罢!”
  吕仲明一看就悚,忙道:“暂停一会,别打啦!我迷路啦!”
  罗士信冷冷道:“今天就放过你……”说着这才朝吕仲明走来,吕仲明看那家伙可怜,但在家里的时候也听过,自己爹训兵时也是拳打脚踢,便不敢求情。
  罗士信道:“我揍他,是帮他活命,不揍他一顿不长记性,上了战场,就要被敌人杀。”
  吕仲明心有戚戚,罗士信说完便摇身一变,变成了一只彬彬有礼的狼,说:“怎么?今天怎有空来看哥哥了?”
  吕仲明:“给你看个东西。”
  说着手指一撮,出现了一道火焰,罗士信登时愕然,吕仲明又道:“来。”
  说毕
  分卷阅读110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