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3
作者:非天夜翔      更新:2021-07-21 08:55      字数:2514
  国师帮帮忙 作者:非天夜翔
  分卷阅读103
  没长开的小少年,皮肤粗糙,方额大耳,不住呜呜叫,吕仲明解开他绑在嘴上的布巾,见其眉眼长得颇有点像李渊,登时傻眼。
  “你是……”吕仲明眉头深锁道。
  那少年不住后退,瞪着吕仲明,半晌不敢说话,似在判断他是敌是友。
  “别怕。”吕仲明道:“我不是坏人,你叫什么名字?”
  那少年犹豫许久,最后道:“麻烦你送我回晋阳去,行吗?我身上没有钱。”
  “你先说你叫什么。”吕仲明道。
  少年只得把心一横,说:“我爹是李渊,我叫李元吉,大哥,请帮个忙……”
  李元吉说了来历,原来李渊要举事,便召回了儿子女婿等人,李元吉当时距离甚远,只有两名家仆,快马加鞭赶回来,本来差一点就能赶上李渊的那场誓师宴。但李靖与红拂纵是上次被尉迟恭提醒过一次,却丝毫没有改变主意。当夜李靖赴宴,红拂则在晋阳外不远处等候,预备回去告发李渊谋反。
  恰好李元吉赶回来,半路上便被红拂捉了,李靖二人本拟带着他前往大兴,不料误打误撞,在必经之路上碰上了吕仲明。
  当天黄昏,吕仲明扬鞭赶马,跑得上气不接下气,马后跟着李元吉,终于赶在关城门前回到了晋阳。
  “跑哪去了!”秦琼正在守城门,一见吕仲明回来便匆匆下来,怒道:“尉迟恭都急疯了!大家全在找你……”
  “李靖……”吕仲明下来便道。
  罗士信听到消息,也飞奔过来,说:“奶奶的,老子还以为你跟李靖私奔了……”
  吕仲明哭笑不得,扶元吉下马,说:“快把他送回府去,待会咱们再解释。”
  刚进府,尉迟恭便冲了出来,眉头深锁道:“你究竟去了什么地方?”
  吕仲明简直要累死了,一晚上没睡,早上吃了半个包子,还带着李元吉赶了一天的路,倚在尉迟恭身上笑。
  “还笑?”尉迟恭道:“我等了你一早上,你床下带血的衣服是怎么回事?全王府的人都在找你!还以为你被绑票了。”
  吕仲明安慰道:“是这样的,昨天晚上我夜观天象……”
  数人:“……”
  吕仲明道:“知道小世子会被歹人绑走,于是使尽九牛二虎之力……”
  尉迟恭提着一口气,听到这解释时瞬间就疯了,整个人都有点不好。吕仲明忙上去亲热地搂着他的脖子,要亲他一口,尉迟恭却满脸通红,拉下吕仲明的手牵着。
  李世民正在殿内说话,得到消息也马上迎了出来,登时殿外乱成一团,吕仲明进去,李元吉在喊爹,尉迟恭在焦急地问,吕仲明大喝一声:“我有话说——!”
  殿内肃静。
  吕仲明解下背后包裹,取出李靖的那两截断剑,犹如一泓秋水,放在李渊面前,认认真真道:
  “李靖叛了,在平安镇与我交了次手,没追上,被他跑了,就这样。”吕仲明转念一想:“说完了,剩下的,元吉补充吧,我先去吃饭,饿死了。”
  众人:“……”
  尉迟恭长叹一声,吕仲明拉拉他的手,带着他出来,罗士信又问:“你身上带伤了?”
  “不碍事。”吕仲明道:“好了,你看。”
  吕仲明撩起衣服给他看,一时间数人在殿外看吕仲明的背脊,尉迟恭登时又蹙眉道:“跟谁打的?”
  “呃……李靖。”吕仲明道:“昨天晚上,我跟他动手了,小伤。”
  “我带你回去上药。”尉迟恭道。
  当夜,吕仲明狼吞虎咽,尉迟恭在一旁上药,眉毛一直就没舒展开过。
  吕仲明安慰道:“别太往心里去了,我也想帮他兜,实在是兜不住,你看他连元吉都敢绑,就算我不说,回来元吉也……”
  “我不是说这个。”尉迟恭像头生气的熊,熊掌攥成拳头,威胁地朝吕仲明扬了扬,不悦道:“你为什么不叫我帮忙!自己就追着李靖出城去了?!唉,早知道当初就直接把他抓起来。”
  吕仲明先是一怔,尉迟恭那模样甚是憋屈,吕仲明不是没想过叫尉迟恭,然而这事发生得甚是突然,简直就是误打误撞碰上的,现在怎么说都没用了,总不能说我其实是飞过去兜风的罢。
  “下次一定叫你。”吕仲明道:“一定。”
  “你是不是因为我,所以才留了手,被他打成这样?”尉迟恭又问。
  吕仲明心想你也太能脑补,忙道:“不是不是,我是真的打不过他……”
  “剑怎么说?”尉迟恭黑着脸问道:“别告诉我是你用手指头弹断的,他的剑是名士所赠,被削一下还得了?”
  “是……”吕仲明道:“用计诓他,让他自己刺在墙上折断的。”
  吕仲明又安抚道:“下次一定叫你,我开始只是想跟踪他,怕转头去喊你,他人就跑了。”
  尉迟恭只得点头,说:“过来点。”
  吕仲明便趴在他大腿上,露出背脊,尉迟恭小心地给他上药。
  吕仲明笑着抬眼看他,尉迟恭皱眉道:“心情很好?”
  “没。”吕仲明摇摇头,仙力恢复,多多少少终于有了点底气,不用再任人鱼肉了,但今天跑了一天,实在太困,尉迟恭给他上的药又很清凉很舒服,吕仲明开始眼皮打架,趴在尉迟恭身上睡着了。
  深夜里,李渊带着李建成、李世民与李元吉亲来拜访,为答谢吕仲明救了自己的小儿子,然而吕仲明睡得正流口水,尉迟恭不知如何是好,李渊却点头示意让他先睡,下次再说。
  尉迟恭只得坐着朝李渊微微躬身为礼,数人便告辞。
  第二天,吕仲明看着房内一堆重礼,心道每次都给这么多绫罗绸缎做什么,做成衣服,自己也穿不完。
  吕仲明刚醒来,翻了个身,登时痛得呲牙咧嘴,一副抓狂的样子艰难爬起来,全身像是被无数只大象踩过去一样。睡醒后心情更好,但身上又感觉更痛了。
  他对着镜子看了眼,发现化为人时,伤势并没有想象中的好得这么快,便又上了一次药,幸好以前善无畏给的去淤药膏还留着不少,便抹上去,又吃了枚军中内服的跌打保险子。盘膝坐下,调匀内息,将药劲化开,感觉到卍字封印现在已经起不了太大作用了,仙力至少恢复了六成。便换好衣服,下去吃饭。
  秦琼与罗士信没回来了,李渊昨日议定起兵,今日必定忙得没空歇。他匆匆下得楼梯来,却看尉迟恭坐在厅堂里,看着院子发呆。
  尉迟恭盘膝坐着,听到脚步声便转头,温和道:“睡醒了?”说完便按着膝盖起来照顾他。
  吕仲明见他先前一个大男人,呆呆坐在厅堂上,像个大黑熊似的,看到他下来就兴奋了,忍不住
  分卷阅读103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