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1
作者:非天夜翔      更新:2021-07-21 08:55      字数:2488
  国师帮帮忙 作者:非天夜翔
  分卷阅读101
  ,把一个菩萨给揍成这样……虽然自己也是伤敌一万自损八千,总算侥幸赢了,不幸中的万幸……不算太丢爹的人……
  吕仲明跌跌撞撞,回到长香苑外,见里面亮着灯,厅堂里没人,便一头撞进去,火速上楼,免得被兄弟们发现,今天晚上大家都别想睡觉了。
  秦琼听到声音后出来,问:“吃宵夜么?又上哪去了?”
  吕仲明在楼梯上没命朝上爬,说:“不吃了,罗……罗大哥呢?”
  秦琼:“喝高了,正躺着,吐了一地,我在给他收拾。”
  吕仲明道:“我有点困……先睡了。”
  秦琼嗯了声,又探头朝楼梯上看,吕仲明飞快地关上了门,秦琼问:“那黑炭怎么你了?”
  “没有。”吕仲明在楼上道。
  秦琼只以为吕仲明又在纠结恋爱什么的,便不去多问,出去洗毛巾。
  院里传来水声,婢女小声道:“秦将军,我来罢。”
  “我来就行。”秦琼道:“罗将军睡觉时别乱靠近他,他下手没轻重,只感觉得出我和仲明,其余人碰他,他要杀人的。”
  婢女脸色发青,瞬间就走了。
  吕仲明背靠房门,疲惫地坐下来,满脸淌血,手指缝里全是鼻血,先前一直用袍襟捂着,没想到流了这么多,背脊一靠上门去,便疼得犹如针扎一般。
  吕仲明左右看看,突然想到自己的血可以给随便什么东西开光……然而现在实在没力气开光了,便勉强脱下袍子,跪下来,一头杵在地上,撅着屁股,就这么趴了将近一炷香时分,感觉终于好过点了,才晕头晕脑地起来,脱了衣服,背对镜子打量。
  还好,没怎么流血,只擦破了点皮,整个背连着腰全淤青了,手掌也肿了。
  吕仲明用脱下的衣服把鼻血擦干净,又把脏衣服都藏到床下去,喝了点水,胸闷好了些,换上里衣,听到院子里尉迟恭的声音。
  “仲明呢?”
  吕仲明忙把油灯吹了,说:“我要睡觉了。”
  秦琼小声问了尉迟恭几句话,两人交谈了一会,秦琼便道:“让他先睡罢,今天也累了。”
  尉迟恭有点失望,但仍笑着说:“我明天早上过来。”
  吕仲明走到窗前,推开窗朝外望,见尉迟恭手里的灯笼发着光,渐远去,这才关上窗,长吁一口气。
  半个时辰后,整个王府入睡,长香苑里各个房间也熄了灯,罗士信酒醒了,只穿着条白色长裤,出来喝了口水,抬头看楼梯上,便赤着脚上去,推门进了吕仲明房间。
  吕仲明趴着睡,盖着被子,月光照进屋里来,桌上放着张纸,上面是没写完的信,里头只有一句话。
  【爹:
  我想家了,今天尉迟
  罗士信看了眼那封信,拿了个镇纸,轻轻把它压着,给吕仲明盖好被子,下楼去。
  罗士信刚走,吕仲明马上又一个翻身坐起来,那举动牵动背后伤势,登时痛得要死不活。
  吕仲明屏息静气,调匀内息,引领着韦护那道强悍气劲,不住冲击侧颈上的卍字封印,片刻后他察觉了佛力封印的规律,那道卍字就像无止无尽的漩涡,不停地旋转,堵住了自己全身真力的流向。
  韦护之力与卍字封印的金光之力系出同源,彼此绞在一起,巧妙地阻缓了漩涡的旋转,吕仲明再凝聚自身的仙力一冲,成了!
  刹那间卍字符文发出刺眼的光芒,只是短短一瞬,便又暗淡下去,脖颈处灼热犹如被火烫了一般,封印瞬间消弱,吕仲明马上调起全身气力,压制住它,以免再次惊动天降佛光。
  片刻后,卍字符文不再旋转,被吕仲明一身气劲粘住,吕仲明闭着双眼,调匀气息,以阴阳内息包裹着卍字符文,犹如一个太极轮般,再将它反封印起来。
  太好了,这样就谁也不知道了……
  吕仲明缓缓睁开双眼,背后的伤势逐渐愈合。
  他尝试着以双手一扬,左手翻,右手拢,作太极之势,掌中出现了一枚温和的光球,一身仙力,终于挣脱了佛门的束缚。
  那一夜,顷刻间只见一道金光冲开窗门,射向天际!
  李渊在高台上负手而立,身边跟着李建成,二人同时看到了那道破开夜空的闪光,闪光中隐约有至圣金芒,只是短短一刹那,便消失在东方的群山尽头。
  ☆、29 第二十八回:交锋
  那一夜,顷刻间只见一道金光冲开窗门,射向天际!
  李渊在高台上负手而立,身边跟着李建成,二人同时看到了那道破开夜空的闪光。
  李渊一惊道:“建成?你看见了?”
  李建成:“看见了,父亲,那是祥瑞之象?!”
  李渊激动得嘴唇直哆嗦,颤声道:“建成,这是天意!一定是天意!”
  是时,划破夜空的那道闪光中隐约有至圣金芒,只是短短一刹那,便消失在东方的群山尽头。
  漫漫长夜,千里山川。
  “哟呵——”
  吕仲明泪流满面,在天空中高速掠过,一转身,全身焕发出光晕,几次险些撞上山峦去,然而又在千钧一发之际,及时转身。
  接下来做什么呢?!小爷终于回复能力了!韦护你这个呆瓜!哇哈哈哈哈哈——人生最志得意满,莫过于此刻!
  得快点回去给爹写信……吕仲明转念一想,忽想起,上次来信说,爹已经出去玩了,起码要一天才回来。现在写信,落到金鳌岛后山也收不到,怎么办?!现在这么放肆,不会又引来敌人罢。
  吕仲明收摄心神,心想必须马上去扬州把龙鳞拿回来,这样就不用写信了,可以直接召唤自己老爸。
  不对?哪边是东?那边应该是东……好像那边也是东,怎么办?等太阳出来以后再飞吗?
  吕仲明又飞回晋阳去,绕着晋阳转了一圈,找到东城门。
  于是城中观星台上,李渊与李建成又看到了那道金光。
  李建成:“父亲!祥瑞又回来了!”
  李渊:“……”
  吕仲明打了个喷嚏,心想沿着东城门外的官道飞总是没错。于是又化作一道金光,朝着东边疾射而去。
  射了两个时辰后。
  “呼……呼……好累。”吕仲明筋疲力尽,落下地来,喘着气沿着路,深一脚浅一脚地走,边走还边拖着鼻涕。
  人间怎么这么大?!都飞了这么久了!这还没飞过山去……这是哪儿?吕仲明实在累得不行,晚上根本就没吃饱饭,还跟韦护打了一架,天上飞起来狂风还把脸吹得快要变形,又冷得要死,吕仲明想飞得快点,奈何飞得越快,根据力学相对原理,打在脸上的风就越凌厉,简直是要
  分卷阅读101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