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0
作者:非天夜翔      更新:2021-07-21 08:55      字数:2527
  国师帮帮忙 作者:非天夜翔
  分卷阅读100
  韦护登时就悚了,看吕仲明那架势,显然胸有成竹,难道一直在扮猪吃老虎?
  “少废话!打不打!”吕仲明喝道:“不打我打了!”
  韦护还没反应过来,吕仲明已和身欺上,明明说好让人三招,却假装一怒之下出手偷袭,韦护根本来不及骂他,脑子也没转过弯,只见吕仲明以左手切,右手扬,手势作太极轮漂亮一翻,韦护一举降魔杵,格住吕仲明手臂,幸好躲得快,差上那么几毫,就要被吕仲明重重扇上一巴掌!
  两人一动起手,登时撞在一起,吕仲明拳飞脚踢,招招抢先,韦护开始时有那么一瞬间的迟疑,便完全被吕仲明压着打,根本没法还手,及至被吕仲明逼到墙角,才大怒展开反击,以降魔杵一扫,吕仲明悍然一掌拍在降魔杵上,当的震响,在静夜里远远传开去。
  那一掌直是得了吕布真传,吕仲明学武吊儿郎当,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只有这一掌是练了无数次的,因为从前要一掌击到树干上,树上的桃子才会掉下来,掌力必须绵绵延延滔滔不绝犹如长江黄河奔腾向海……
  这么一拍下去,降魔杵登时嗡嗡震荡,震得韦护险些兵器脱手,韦护色变,吕仲明心里却哭爹叫娘地嚎好痛好痛,手都要肿了。快点用佛家法力……再不用小爷就要被打死了……
  是时韦护已大约看出吕仲明底细,展开反击,吕仲明阴沉着脸,稀奇古怪的招数层出不穷,打得韦护眼花缭乱,时而脚踢时而掌击,及至韦护终于发现这厮似乎也没什么杀伤力时,才和身冲上,抡起降魔杵,硬碰硬地又是一撞!
  此刻吕仲明已打定主意,拼着自己受伤,再挨他一招,引他使佛门力道出来,如果这次韦护还不用,就只好转身边大叫边逃跑了。
  须臾间吕仲明被撞飞出去,在地上一个翻身,韦护追上,一杵直捣,吕仲明却抓到一根倚在院墙旁的笊篱,看也不看,便长啸一声,无视了韦护的降魔杵,拼着中一招的伤,回身便使出千龙啸夜,朝韦护卷去!
  笊篱登时一化三三化十地幻化出虚影,颇得道家“三生万物”的真谛,韦护一见之下不敢冒险,抽回降魔杵耍成一个盘,呼呼风响,接下了这一招,却终究被吕仲明抽了一记,登时左半边脸肿了起来。
  韦护勃然大怒,吼道:“混账!”
  “杂碎。”吕仲明冷笑道,两人再次冲上前,笊篱折断,韦护一杵横扫,吕仲明踏上降魔杵,一个后空翻,韦护追了上来,吕仲明却两脚一蹬院墙,借全身前冲之力,一掌拍来!
  韦护受辱,愤怒无比,不自觉地用上了真力,吕仲明勃然大怒,吼道:“言而无信!死吧你!”继而脖颈上的封印一闪,爆发出耀眼光芒,韦护大惊,要收手时已太迟,两人在半空中一撞,吕仲明一掌拍中降魔杵,嗡的闷响,胸口激荡,韦护却是被降魔杵撞中面门,及时展开佛光与真力护体,饶是如此,脸上也挨了倒飞回来的降魔杵一记闷击,一头撞在院墙上,咚的一声。
  吕仲明则挨了降魔杵这么一招,撞上背后院墙,哗啦一声,砖墙垮了大半。吕仲明直摔到另一个小院里,全身抽搐,半天爬不起来。
  韦护吐出一口血,左手骨折,踉跄起来,右手捡起降魔杵,吕仲明狼狈不堪,咳道:“你……说好不用仙力,你这杂碎……”
  韦护道:“你……你……原来你在设套诳我……”
  吕仲明先前那一式千龙啸夜确实是要激怒他,令他动用仙力,这么一来韦护输了不论,那佛家真力贯穿吕仲明身体,令他脖子上的封印登时松动。
  卍字符文发出淡淡的金光,韦护那一式残留的真力,还在吕仲明体内运转,他躲在墙后,凝起真气,运用那股力量,尝试着冲破先前的佛印。果然再一冲之下,佛印渐渐黯淡下去。
  韦护左想右想,输得甚是不甘心,只觉对方使诈,要越过院墙来前,却听到远处有人遥遥道:“谁在那里?!”
  有人打着灯笼走来,韦护转身要跑,那人声音却充满威严,喝道:“站住!我已经看见你了!不想被当成刺客就给我安分点!”
  来者竟是李世民,韦护刚一转身,便意识到李世民乃是人间天子,有紫微星罩着,不敢造次,李世民身后还站着尉迟恭,这下更跑不掉。
  韦护收敛心神,方才的血已抹去,手臂也泛出金光,渐渐痊愈,当即背持降魔杵,竖起手掌,客气道:“世子,冒犯了。”
  “韦大师?”李世民有点意外,问:“在这里做什么?”
  韦护道:“夜里习练棍法。”
  尉迟恭冷冷道:“习练棍法,把墙也拆了?”
  吕仲明听到尉迟恭的声音,心跳便漏了一拍,自己摔得十分狼狈,又怕尉迟恭看到自己挨揍了,要直接与韦护动手。
  韦护真要祭起降魔杵,整个王府的人全加起来都不是他对手。不能把事情闹大,否则难以收拾。
  吕仲明忙起身连滚带爬地朝着树后躲,还不忘小心避免发出任何声音,躲到树后草丛里时,胸腹中又是一阵气血翻涌,险些把吃下去的晚饭全吐出来。
  李世民道:“韦大师要练武,可到殿外校场去。”
  韦护也不想惹麻烦,笑道:“承蒙世子包涵,惭愧。”
  李世民点点头,韦护便转身走了,吕仲明蹲在树后,像头狼狈的狗,只觉背脊疼得要断掉了,鼻子前又有热热的液体淌下来,淌到唇间,伸手一抹,借着微弱的天光看到满手血。
  应当接了那记降魔杵导致内伤……吕仲明全身剧痛,藏身草丛中,听到脚步声接近,心中又狂跳起来。
  千万别过来……妈的,这次丢人丢到家了,吕仲明暗自祈祷,别来别来,他实在不想尉迟恭发现自己这丧家犬的狼狈模样。幸亏脚步声到了不远处便停下了,李世民道:“那俩家伙也不知是什么来历,我先回去了。”
  尉迟恭道:“我先回去拿点东西,再去长香苑一趟。”
  李世民道:“你悠着点儿,仲明好不容易答应了你,别一开始就把人吓跑了。”
  尉迟恭笑了起来,说:“知道了。”
  李世民从另一条路走了,尉迟恭吹了声口哨,离开。
  两人都走了,吕仲明才抖抖索索,从树后出来,一手按着树,觉得浑身全在疼,还不是小疼,手掌肿了,背后湿淋淋的,血和汗水混在一起,简直痛不欲生。胸闷欲呕,直是受了内伤,脑子还昏昏沉沉的,嗡嗡地响。
  吕仲明抹了把鼻血,踉踉跄跄地朝家跑,一路上只想着要瞒住秦琼罗士信,否则麻烦只会越来越大,跟韦护打了这么一架,发现自己武功其实还是可以的嘛。
  小二愣子又有点小得意,居然在仙力全失的情况下
  分卷阅读100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