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9
作者:非天夜翔      更新:2021-07-21 08:55      字数:2528
  国师帮帮忙 作者:非天夜翔
  分卷阅读89
  了想道:“好像说开过。”
  “哦……”吕仲明若有所思,本想推辞,长孙无忌却递过来,说:“送你了。”
  木质如铁,乃是乌木,一两乌木一两金,送得出这么一串佛珠的僧人,不是寻常人,吕仲明要推,手却碰到了那串佛珠,当即感觉到一丝庄严之气。
  那是佛门高人朝物品中灌注的佛力,开光之物旁人不可碰,既然吕仲明已经碰到了,便随手接过,仔细端详,笑着说:“我回你一万两黄金的礼,先欠着。”
  长孙无忌哈哈大笑,拍拍吕仲明肩膀,说:“等我妹妹出嫁时,再来找你讨。”
  吕仲明握着那佛珠,点了点头,感觉佛珠上的力量,那圣洁之气与自己见过的善无畏,也就是观世音的莲花力不同,更非玄门中霸道的卍字佛光之力……犹如温和月光下,缓缓绽开的一朵白花,在黑色的乌木佛珠中流淌。
  会是谁呢?哪一宗的?
  吕仲明察完那佛珠,随手摸到案几下,手指按着木边的锋锐处,轻轻一划,划破些许皮肤,渗出一滴血来,抹在佛珠上。
  吕仲明的血一渗进去,佛力登有反应,与神兽之血分庭抗礼,隐隐对阵,谁也压不住对方的真力,乌木内登时汇聚了两股力量。
  “怎么?”长孙无忌问:“善导大师说我命中有劫,须得以佛珠辟邪,这珠子有蹊跷么?”
  吕仲明笑着摇头,拉起长孙无忌的手,把佛珠给他戴上,说:“你戴着,能趋吉避凶,我也帮你开过一次光了。”
  长孙无忌似有所感,抬起手腕,翻来覆去地看,吕仲明又问:“那位叫善导的法师,是个什么样的人?”
  长孙无忌道:“他也来晋阳了,还有一位姓韦的护法……”
  这话一听,吕仲明登时一凛,说:“什么时候来的?”
  长孙无忌道:“与我前后脚到,建成大哥请过来的,想为唐王与百姓们祈福,不过唐王不太喜欢他,他喜欢你们道家……”
  吕仲明这才稍稍放下了心,长孙无忌又凑到他耳畔,笑道:“仲明,会看人命相,是么?给我也看看手相罢。”
  说着就把手伸过来,吕仲明看也不看,小声说:“你以后会位极人臣,当上国舅爷哦。”
  长孙无忌:“……”
  正好这个时候上菜了,吕仲明便把长孙无忌彻底忘了,开始吃了。
  长孙无忌席间好几次要打扰吕仲明,却无论如何都无法成功,李渊在上头说话,吕仲明自己都是充耳不闻,一时间宾客满堂,都是大笑又或是大哗,都不关他的事了。
  “喝点酒嘛。”长孙无忌道:“吃这么急做什么。”
  吕仲明与长孙无忌互一敬酒,又专心对付他的一块鱼去了。
  长孙无忌道:“对面那群人,你认全了么?要么给你介绍介绍?”
  “说。”吕仲明言简意赅道。
  长孙无忌道:“坐在世民身边的,就是柴绍柴大侠……”
  “知道。”吕仲明道。
  “王府里武功最高的那个。”长孙无忌道:“打遍长安无敌手,惹上他的人,都只要一剑……不过后来,碰上了秀宁姐,发现下不了手……”
  “唔。”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吕仲明深以为然。
  “建成哥身边坐的是我舅舅。”长孙无忌道:“他很聪明,也喜欢聪明的后辈,你叫他高叔就行。”
  吕仲明朝文臣席上看了一眼,那长得有点像长孙无忌的年轻人就是高士廉了,一副书生模样,果然外甥像舅,俩甥舅像了个十足十。只是甚年轻,看上去还不到三十,根本看不出他是长辈。
  “他身后的是卫尉使温彦博,坐温彦博对面的是天策军尉段志玄,天策军就是他一手带出来的……”
  吕仲明听到这话时,抬头看了武将席上第二名的段志玄,长孙无忌又道:“不过去年段将军调去当函谷关守了,也是最近才回来,你猜今天晚上会发生什么?”
  “待会你就知道了。”吕仲明简略道。
  长孙无忌又说:“段将军右手下,是尉迟大哥……”
  “我认识,跳过。”吕仲明道。
  长孙无忌看尉迟恭身边的李靖,不知道是谁了,说:“那位倒是没见过,不过感觉有点眼熟。”
  “李靖。”吕仲明用筷子把不吃的姜挑出来,腊肉卷好,开始吃肉。
  “李靖?”长孙无忌皱眉,似乎在回忆这个名字。
  吕仲明补充道:“红拂女。”
  长孙无忌惊讶道:“就是去杨素家,结果把人家婢女带跑了的那个?”
  “你也知道?”吕仲明问。
  长孙无忌道:“当然,长安传得满城风雨。”
  吕仲明心道李靖讨个老婆也真不容易……正好菜吃完了,下一道菜还没上,便凑过去,低声道:“我还没来之前,世民有谋士吗?”
  长孙无忌微一颔首道:“侯君集,就是世民身后那个。”
  吕仲明伸长脑袋往李世民身后看,见也是一个年轻人,年纪不大,一身布衣,便点点头,长孙无忌道:“不过我不太喜欢他。”
  “为什么?”吕仲明问。
  “说不到一块去。”长孙无忌笑笑道:“挺机智,没什么灵气。”
  吕仲明见尉迟恭起身离席,忽然心中一动,想起今天的承诺,正好也有许久没见尉迟恭了,便想与他说说话,喝了口酒,小声道:“我离席一会。”
  “我还没说完!”长孙无忌拉着他不让他走,吕仲明道:“马上就回来……嘘,别说。”
  李渊还在谈笑风生,吕仲明便起身,从柱子后出去,走到偏门外,出了正殿。
  今夜恰好是二月十五,天际一轮满月,不知为什么,初唐的月亮总是特别圆,也特别的大,而且还特别亮。
  月亮映着晋阳宫的高楼,晴夜千里无云,微风拂过,别有一番况味。
  吕仲明整理衣冠,长吁了口气,待会见到尉迟恭以后怎么说呢?直接就开口?说我兄弟和李世民连李靖都被你收买了,成天拷问为什么我不喜欢你,现在我来找你了……
  不成。
  你是个好人,可是我把你当哥哥……发好人卡么这是……发好人卡好像也不对……吕仲明犹豫半晌,又开始纠结自己喜不喜欢尉迟恭,喜欢一个人是怎么样的呢?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一个低沉的声音在远远的高处唱道,把吕仲明吓了一跳,吕仲明回头看,发现正是尉迟恭。
  尉迟恭双手按在白玉石栏上,在正殿后的高处,居高临下地看着殿前的空地,吕仲明回头看他,月光洒在他的身上。
  “江之永矣,不可方思……”尉迟恭低声唱道,声音带着点暗哑,与惆怅。
  吕仲明笑了起来,知道尉迟恭这句出自诗经,意思是
  分卷阅读89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