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1
作者:非天夜翔      更新:2021-07-21 08:55      字数:2530
  国师帮帮忙 作者:非天夜翔
  分卷阅读81
  李世民的眼中带着忧郁,二人对视一眼,李世民转身时又恢复了那自信的笑容,道:“将军们,世民这一生,就托付予诸位了。”
  数人都纷纷点头,李世民又道:“姐夫。”
  柴绍会意,前去约见突厥使者,其余人等散开,各作准备,李世民走在前,吕仲明则一副没睡醒的模样,走在他身后。
  “怎么不说话了?”李世民回头道。
  “你不是要想想事情么?”吕仲明道。
  “我心里乱得很。”李世民叹道。
  吕仲明道:“别想了,想那么多做什么?自寻烦恼。”
  一问一答,彼此都心下了然,吕仲明知道他对质子一事耿耿于怀,李世民道:“如果有人要你当人质,你爹会让你去么?”
  吕仲明想了想,说:“我爹……应该会把对方全部……全部……”
  吕仲明也想不出来自己老爹碰上这种场面,会有什么反应,估计会相当精彩。
  李世民道:“我是说,如果连你爹自己都打不过对方呢?”
  吕仲明笑道:“没有这种假设,你爹最后不也打算,自己去解决这件事么?人为什么要变强,就是为了不用再去取舍,至少在眼下,我觉得他宁愿自己去,也不愿送你们任何一个儿子去为质。”
  李世民叹道:“可是在变强之前,也会有许多取舍。方才有那么一刻,我觉得,这或许是命。在你站出来,开口时,我才觉得心里安稳了一点。”
  “命,乃弱者借口,运,是强者谦辞。”吕仲明道:“你的命无人可比,放心就是,否则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跟着你,为你出谋划策?把赌注压你身上,稳赚不赔。”
  “诡辩。”李世民没好气道:“你究竟是道家还是墨家的?”
  吕仲明莞尔一笑,李世民便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二人朝偏殿内走去。
  走廊下,好几个武将来来去去,还有吕仲明不认识的门客,经过的人偶尔都会瞥他一眼,李靖快步上来,分了铠甲,大家清一色换上了天策军的战袍。李世民转身进去,一群大男人便在走廊外宽衣解带,个个脱了外袍,穿着亵衣,俱是数一数二的英朗男子。
  “快。”李靖道:“大家换上这身。”
  天策军战袍以暗红色,白色为主色调,还得把头发束起来,用一根簪子固定。
  尉迟恭两三下把战袍换好,吕仲明还提着袍子打量,不知道怎么穿,尉迟恭便过来帮他系上缨冠,吕仲明索性张开双臂,任他摆布。
  “你方才就这么说出来了。”尉迟恭沉声道:“就半点不怕?”
  吕仲明莫名其妙道:“怕什么?你说替世民去当人质的事情吗?”
  秦琼把陌刀插到鞘中,笑道:“应当是突利可汗怕才对罢,小王子跟仲明混几天,突厥哪还有安宁?只怕得灭族了。”
  罗士信也揶揄道:“小二愣子没去,突厥人才是逃过一劫。”
  吕仲明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尉迟恭单膝跪下去,给吕仲明整理战裙,几名首席武官俱换上了一身戎装,英姿凛凛,吕仲明道:“就是,突利可汗该庆幸我没去,不然能玩死他们。”
  尉迟恭无奈摇头,数人正在互相打量时,柴绍一手按着腰畔刀柄,穿过走廊,快步而来。柴绍到时,众人都不约而同地站直,足见其威信。
  柴绍扫视众人一眼,食中二指拈着一条黑色布带,交给吕仲明。吕仲明心神领会接过,系在眉间,遮住双眼。
  “弟兄们。”柴绍一抱拳道:“稍后便有劳诸位了。”
  数人都是朝柴绍抱拳回礼,李世民已换上一身正装,从殿内转出来,武将们便纷纷跟着李世民走去。
  吕仲明被蒙着眼,只能靠听力勉强辨认脚步,进门的时候险些还绊了一跤,尉迟恭忙拉着他,大家站定,进了侧殿内,李世民方笑道:“请突厥使者过来罢。”
  李世民声音有点发抖,听得出他也十分紧张,吕仲明便开口道:“没关系,大不了大家跟你一起走就是了。”
  李世民深呼吸,露天的殿前十分安静,数人不再说话。脚步声响,突厥来使带着两名随从过来,坐下,一见李世民,便是一怔,继而朝身边人说了几句话。
  李世民笑了笑,那随从便翻译道:“世子,罕夺大人这可等太久了。”
  李世民诚恳道:“家父抱恙在床,兄长在外,恕不能与可汗相见了。”
  使者摆手,说了几句话,随从道:“方才罕夺大人已去探望过唐王,没想到病得这么厉害,毕竟可汗还在城外等着,世子……”
  李世民略一沉吟,笑了笑,道:“去是一定要去的,只不知道,可汗是个怎么样的人?”
  随从翻译过去,罕夺哈哈笑了起来,叽里咕噜说起自家皇帝。
  随从道:“突利可汗,是我们草原上的第一勇士。帐下八百武士,漠北千里沃野,无人不为之效忠。”
  李世民淡淡一笑,罕夺又说了句话,随从翻译道:“突利可汗八岁时便能格毙猛虎,带领十万大军!”
  李世民嗯了声,喝了口茶,一脸不以为然的表情,李靖淡淡道:“猛虎算什么?就这点本事,值得我家世子追随左右?”
  随从一怔,正不知该不该说时,见李世民一脸淡定,罕夺又莫名其妙再问,只得如实翻译过去,罕夺闻言便有愠色,冷笑着又说了句话。这次,李世民不等翻译,便问道:“除了格毙猛虎之外,武力如何?”
  罕夺冷笑,伸出一个手掌,又说了句话,随从道:“突利可汗十岁时,便可射中五十步外的一片树叶。”
  李靖闻言也是冷笑:“拿弓箭来!”
  外头的侍卫奉上弓箭,李靖就站在李世民身后,反手以腰背之力一扯,拉开长弓,随手一箭射去,那一箭飞向将近五十步外,对面殿上的大门,噔的一声,牢牢钉在门环中央。
  罕夺这下知道,李世民是故意让手下人在面前显能,以杀他威风了,于是上下打量李靖,冷笑着又说了句话。随从额上登时冒汗,朝李世民道:“罕夺大人说百步穿杨算什么,突利可汗骑马纵驰大草原上,能以弓箭射下天上飞过的大雕。”
  李世民笑道:“那突利可汗可算是塞外第一弓箭手了,不过只怕比起我麾下几名侍卫,还是差上了那么一点。”
  罕夺不明就里,又叽里咕噜地问随从话,李靖却悠然朝那随从道:“你问问他,我与他打个赌,信不信我能射中对面角楼边缘,勾檐上挂着的那枚铃铛?”
  随从说了,罕夺一愕,转头望去,登时哈哈大笑,以嘲讽之色,一指李靖。
  随从道:“罕夺大人说,如果他射下来了,大人就把那铃铛吃下去。”
  李靖淡淡一笑,拉开长弓,是时已近黄昏,夕
  分卷阅读81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