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3
作者:非天夜翔      更新:2021-07-21 08:55      字数:2524
  国师帮帮忙 作者:非天夜翔
  分卷阅读63
  ,你不知道?”
  秦琼乐道:“瞎子都看出来了,还去求世子,安排他天天跟着你,说不是有鬼谁信。”
  吕仲明尴尬道:“还……还好罢。没有你想的这么……”
  罗士信拍拍吕仲明的头,还要再说点什么时,尉迟恭便进来了,以征询的眼色看着吕仲明,不说话。吕仲明了然道:“我们先回去了。”
  罗士信酸溜溜地说:“滚罢。”
  吕仲明好笑,便跟着尉迟恭回了王府,天已全黑,婢女过来道:“世子出远门了,吕道长是在院里吃还是到厅堂上去吃?”
  吕仲明正在玩那弹弓,头也不抬答道:“就在家里吃罢,今天有什么好吃的,都端上来。”
  尉迟恭进来,盘膝坐在厅堂内,吕仲明抬眼看了他一眼,见尉迟恭正在看他,两人目光都有点不自在,稍一接触,便各自心里有鬼一般地别过头去。
  尉迟恭:“你……吃东西不?我去拿点来给你吃。”
  吕仲明摆手道:“不了,快吃饭了。”心想我在你心里的印象就只会吃吗……?为什么总是问我吃不吃东西。
  少顷婢女上了晚饭,里头还有一样菜,是昨天晚上吃过的,婢女道:“这是唐国公特地吩咐,为吕先生做的。”
  一连数日都是山珍海味,吕仲明已经吃得有点腻了,便表示很感激,尉迟恭看着那满桌子菜,坐下来照顾吕仲明吃饭。
  吕仲明有点不在自在,说:“我自己来罢,你平时也吃这个?其余门客吃什么?”
  尉迟恭道:“你的食宿,在王府里是第二等的,仅次于世子。世民吩咐,不能怠慢了你。”
  吕仲明倒是没想到,只以为王府上下,都是一样的吃,现在看来还是分三六九等的,欣然道:“倒是承他的情。你平时吃什么,跟着他吃?”
  尉迟恭道:“自己吃,你没来之前,我住东府外耳房里。一天三顿,面饼,汤,三种菜。武将都这么吃。”
  吕仲明想起府中门客,第一天来的时候还是见着了不少闲人,便又问:“像我这样的,多不多?”
  “多。”尉迟恭给吕仲明盛饭,答道:“整个王府里有三百多名门客,大都住在东府里。但谋臣不多,大多是怀有一技之长,来讨生活的。世民觉得,但凡能用上的人,都留下来了,实在觉得用不上的,也会给点银子,打发回家去。唐王常常责他花钱如流水。”
  东府是李世民的地盘,麾下养了近三百门客,不把他吃穷吗?想必李世民再豪富应当也有个限度,这么多人吃,料想也吃不到很好。
  “喜欢就多吃点。”尉迟恭道。
  吕仲明终于听不下去了,说:“其实我也不是总是想着吃……”
  尉迟恭一脸严肃点头,吕仲明又道:“在东府里,最受宠的是谁。”
  尉迟恭想了想,说:“你想听说实话?”
  吕仲明:=_=
  尉迟恭笑道:“这么说罢,每个人刚来时,都是受宠的。”
  吕仲明登时就恍然大悟,眯着眼道:“我说呢,怎么对我们这么好。如果时间一长,又没什么才学,就会坐冷板凳是吗?”
  “倒也不是这么说。”尉迟恭道:“世民每天都很忙,纵然投缘,也无暇去终日混在一起,既投缘,又有本事的,才会得他青睐。”
  “但有本事的人,不多。”尉迟恭解释道,又给吕仲明夹菜,说:“你和秦将军,罗将军已经算是凤毛麟角了,还有,像长孙无忌这些自小与世民相识的,自然不在话下。”
  “那你呢?”吕仲明又问。
  “我……”尉迟恭想了想,说:“还行,他待我很好。”
  吕仲明道:“你为什么喜欢他?”
  尉迟恭道:“我不喜欢他,你别总是给我扣帽子,我只是觉得他像……”
  说到这里,尉迟恭马上打住了话头,吕仲明却听到了,问:“像谁?”
  尉迟恭:“他对手下人非常好,就算对方能力不足,他也会客客气气待人,都是发自真心,且他现在,非常缺能用的人手。”
  吕仲明:“像谁?”
  尉迟恭:“这么说罢,关于我身世的部分,并没有骗你,我确实是父母双亡后来到雁门,却是在雁门关下碰上杨广御驾亲征,与突厥混战……世民在那场混战中救了我,又不计较我出身,让我随军……”
  吕仲明:“哦……原来是这样,那他像谁?”
  尉迟恭:“……”
  吕仲明:“所以你一直追随他。”
  尉迟恭:“像你。”
  吕仲明:“???”
  “像我?”吕仲明莫名其妙道:“次序颠倒了吧,你不是先认识的他,才认识我么?”
  尉迟恭笑笑,不说话,吕仲明怀疑地看着尉迟恭,就在这时,李世民来了。
  “每次我问到这个问题,不是来人就是出事,总会被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理由打断!”吕仲明不干了,说:“我不管了!今天我一定要问完问清楚!”
  李世民:“???”
  尉迟恭:“……”
  李世民:“怎么了?你俩吵架了?”
  吕仲明袖子一抻,拦着李世民,说:“你先坐,我好奇点事。”继而取了把铁勺子,朝尉迟恭说:“咱俩以前认识吗。”
  尉迟恭马上无辜道:“我不是说过吗?不认识。”
  尉迟恭穿着无袖的武服,胳膊下露出胸肋,吕仲明便把那冰凉的勺子背朝尉迟恭胳膊下的肌肉上一贴。
  “啊——”尉迟恭登时惨叫道。
  吕仲明面无表情:“招不招?”
  “招!”尉迟恭马上道:“我都招了!”
  吕仲明道:“招了就好。”说毕又把勺子贴上去,尉迟恭又是一声惨叫。
  “真的不认识!”尉迟恭道:“不认识!别动手了!壮士!求求你了!”
  李世民:“……”
  吕仲明道:“那你怎么说世民兄像我?”
  “哦?”李世民莞尔道:“原来敬德待我这么好,只是将我当做了小仲明?”
  吕仲明:“……”
  尉迟恭登时脸色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说:“我只是觉得,仲明你……很熟悉,就像梦里……见过的,就是这么个原因。”
  说毕尉迟恭狼狈起来就朝外跑,吕仲明还在错愕中,尉迟恭已跑出二门外,还在木槛上绊了一下,李世民朗声大笑,尉迟恭已跑得没影了。
  饭桌上说不出的尴尬,最后还是李世民打破了这宁静,笑着说:“仲明。”
  “认识敬德,还是在两年前。”李世民道:“带他回府后,我见他年岁已长,父亲感念他救命之恩,也想为他安排一桩姻缘,却被他拒绝了。”
  吕仲明心事重重,捧着饭碗,嗯了声,李世民道:“敬德告诉我,
  分卷阅读63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