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0
作者:非天夜翔      更新:2021-07-21 08:55      字数:2504
  国师帮帮忙 作者:非天夜翔
  分卷阅读50
  如此甚好,建成便在晋阳府中恭候三位大驾。”
  说毕李建成起身,率先朝三人抱拳,秦琼等人回礼,李建成显然有要事在身,便告辞了。
  李建成一走,吕仲明脸色便垮了下来,想到尉迟恭的事,只觉心里说不出的不舒服。
  罗士信道:“你什么时候夜观星象过了。我看你夜里就没出过门。”
  秦琼:“唬人一套一套的,还用得着问?”
  罗士信奇怪地看着吕仲明,吕仲明心思明显不在这上头,抬眼一瞥两人,问:“怎么?”
  “谁惹你了?”秦琼笑道:“你不喜欢那家伙?”
  吕仲明没好气道:“不是……”
  罗士信道:“不高兴了?”
  “哎——”吕仲明叹了口气,说不出的失落。
  “尉迟恭为什么回来。”吕仲明问道:“你俩肯定知道,别再瞒着我了。”
  吕仲明从李建成口中试探出那句话,心下就很不开心,连带着对李建成也绷着脸,幸亏两人还是初见,李建成也不知吕仲明的底细,还以为他平素就是这么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彼此说话都十分严肃。
  然而李建成一走,吕仲明便不乐意了,秦琼笑道:“我这人笨得很,什么也不知道。”
  罗士信道:“我也不知道,那小子还有救么?不如到了晋阳问问他去?”
  吕仲明道:“今天你们不告诉我,大家晚上都别想睡觉了!”
  秦琼:“……”
  罗士信:“……”
  “他的任务是去刺杀突利可汗。”秦琼终于还是告诉了吕仲明:“埋伏在那队突厥人军营里,等突利可汗来犒军时,设法锤杀他。结果他们要来打代县,早先便挖出了一条密道,预备晚上袭营,尉迟恭无意中听到消息,知道咱们三个在城里,怕咱们有危险……”
  “怕谁有危险?”罗士信随口补充道:“那黑炭头会管咱哥俩死活?”
  秦琼一笑,不说话。
  “所以……”吕仲明喃喃道:“放弃了任务,只身潜入地道,过来提醒咱们,还受了重伤,是么?”
  秦琼一耸肩,不置评价,罗士信的嘴角却不羁地扯了扯,秦琼道:“私自放弃任务,导致功亏一篑,多半回去得领罚了。”
  罗士信不屑道:“说不定也是好事,放弃行刺,反而保住一条小命,谁知道呢?我去收拾东西了,什么时候走。”
  吕仲明道:“尽快罢。城里乱糟糟的,没吃没喝,明天就走。”
  罗士信便回后院里去收拾家当,吕仲明抱着膝,坐在门外思考,去了晋阳以后,要怎么探查消息。毕竟他来这里的第一任务还是解决佛道之间的矛盾,然而来的时间点似乎早了一些,佛家在做什么,自己现在还不知道。
  只能设法通过李世民的关系网,去查清楚现在佛门在中原大地上的活动。所以借助李家的力量,这一步马上就要解决了,接下来,就要想法调查佛门之事。
  城内饱经战火,房屋燃烧的余烬产飘向天空,再纷纷扬扬地落下来。晦暗天幕下,一张纸从天穹中飞来,在风里旋转,飞向吕仲明。
  吕仲明:“!!!”
  吕仲明从未有像现在一样思念父亲,抬起头,现出激动的笑容,信纸落在手中,匆匆展开,想一目十行地看,却又舍不得看完,仿佛看一句便少一句,与父亲相聚的时光十分短暂。
  【小小宝贝吾儿:
  爹一直在想你,过得还好?今天不住想你,心跳得厉害,仿佛感觉到你在初唐释放出了一身仙力。仙力不可常用,须得顾及百姓安危。
  吃饭时,与你仲父提及陈年往事,不禁多有唏嘘。常想着,待你出世后,便带着你俩,一起回去爹的家乡看看。不过孵你孵了许多年,你出世后又不好伺候,便一直耽搁了这么久。
  你仲父说,让我别再念叨你了,耳朵都起茧子了,说多了害你成天打喷嚏不好。这话说得也不错,你自该去闯荡历练一番的。如果你在初唐扎根,住下来,记得有空和你的好哥们,好朋友们,大家一起去并州看看,逛逛。
  爹的家乡就在并州,那里是你爷爷,太爷爷,祖上们生根的地方。很小的时候,你奶奶带着爹,在塞外放羊,后来爹在雁门关下入伍当兵,常常向往飞将军李广抗击匈奴气吞山河的气概,便在滹沱河畔勤练骑射,又听昭君出塞远嫁的风情,常想着有朝一日,重回故地。
  爹小时候,滹沱河畔是一片肥沃的大草原,人民安居乐业,你回去后,想必也差不多。
  你早上走到现在,也有足足一天了,方才吃晚饭的时候,还以为你又出去玩,忘了回家吃饭,正要出去找你,你仲父说“仲明回唐代去了你们这俩二愣子父子”,爹才想起这事来。
  时间不早了,爹先休息,你玩得开心。】
  吕仲明看得眼眶湿润,想起小时候,吕布也给自己说过,来了这么久,竟然忘了并州是父亲的故乡。
  信件末尾没有麒麟的补充,还是吕布的字迹。
  【对了,明天爹和你仲父出去玩,晚饭前不给你写信了。
  你爹。】
  吕仲明:“……”
  明天出去玩明天出去玩明天出去玩………………也就是说,至少到明年年底!都没有信了!天啊——!
  吕仲明看着手里的信,差点就要哭出来了,在门口坐了半晌,一时间愁肠百转,几乎就要放弃治疗了。
  天空中下起了灰蒙蒙的小雪,吕仲明忽然想出去走走,毕竟自己也在这里住了数月,若有时间,说不得还得到雁门关下去,看看滹沱河。但现在已是傍晚时分,出城去来不及回来了,就在城中走走罢。
  突厥军已撤,虽说李建成率军奔袭,赶跑了突厥人,然而城里依旧是经历了一番战斗,不少士兵在城上被射死的,百姓被流箭所伤的,不计其数。隋兵正在打扫战场,将阵亡将士的尸体搬到空地上。
  “吕道长。”百姓见吕仲明来了,纷纷朝他双手合十,以示恭敬,那手势不伦不类,吕仲明也没纠正,只是点点头。
  “道长。”那隋兵统领站在城墙上,朝他道:“能不能超度一下咱们的将士?”
  吕仲明温和一笑,朝他解释道:“佛家讲究‘超度’,化解罪孽,往生轮回之意。道家不讲这个。”
  隋兵统领点了点头,不知两教区别,吕仲明见城中哭声四起,一片凄凄惨惨之意,却道:“开坛设法,令天官祈福,让死去之人魂魄归于天地,护佑后人,是可以的,有香火么?”
  百姓马上纷纷回家去取香烛,一时间也用不了那么多,吕仲明沉吟片刻,便取了三柱线香,点起,拢着袖,站在法坛前。
  “祭告天地
  分卷阅读50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