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5
作者:非天夜翔      更新:2021-07-21 08:55      字数:2528
  国师帮帮忙 作者:非天夜翔
  分卷阅读45
  朝有缘,期望再会。”
  罗士信警觉地意识到了什么,问道:“你要去刺杀突厥的可汗?”
  尉迟恭没有回答,一躬身,绕过罗士信离开。
  吕仲明点起灯,握着尉迟恭给他的那把弓,长弓通体漆黑,鳞纹中泛着金色,弓弦看不出质地,但显然是费尽心机所制。手指一弹,金铁声嗡嗡作响,弓腰刻着四个古篆:****
  吕仲明不认识这四个字……
  第二天,吕仲明拿着那把弓去问罗士信与秦琼。秦琼也看不出来,罗士信则更看不出来了。
  秦琼和罗士信在门外贴春联,罗士信躬着身子,秦琼踩在罗士信背上,将横批贴上。
  “给你你就收着。”秦琼道。
  罗士信躬身,抬头看着吕仲明,说:“待你这么好,不容易。”
  秦琼拍拍手,笑道:“就是,哥哥们还没给你东西呢。”
  吕仲明递给他们两块鳞片,说:“喏,这个给你们。”
  罗士信:“???”
  秦琼看了一眼便收着,吕仲明便抱着那把弓,坐在门外看自己写的春联。
  秦琼赞道:“当真好字。”
  吕仲明道:“以前当兵那会,军营里过年吗?”
  “哪有什么年。”罗士信随口道:“都是战场上过的,还得提防着掉脑袋。”
  秦琼笑道:“跟你俩逃出来了,才这么过日子,换了从前是想都不用想的。也不知道能再这么过上个几年。”
  “可以过很久。”吕仲明笑道:“大家都会功成名就,过一辈子,然后,好好地呆在床上,儿孙满地,自然老死的。”
  罗士信道:“过完年,这里就不能呆了。”
  秦琼看了罗士信一眼,示意他别多说,吕仲明却在想未来的事,一时半会也没听见。当天晚上,雁门关下代县家家户户放鞭炮,庆贺过年。
  又过了将近半个月,冰雪消融之时,北方传来消息,刘文静在阻击突厥的战斗中落败,突厥人即将大举入侵。中原调来不少兵马,一时间代县百姓人人自危,登时紧张起来。
  隋兵挨家挨户拉壮丁,让从未受过训练的男丁拿上武器,前往雁门关下,抗击突厥。
  元宵还没过,城东登时空了一大半,家家户户都在担心突厥入侵的事,已有不少人舍下家业,南下逃生。
  “去哪?!”隋兵统领在外围巡逻,大声喝斥百姓,怒吼道:“都给我滚回去!再出来一步,格杀勿论!”
  隋兵牢牢把守住出城口,已有不少百姓翻出土郭去,试图逃离,隋兵便在喉头射箭,有人发出惨叫声,摔下墙去。
  恰好这日秦琼出来买菜,一路过看见,便怒不可遏,吼道:“杀百姓做什么!你们还是不是官兵!一群土匪!”
  秦琼在城墙下这么一吼,隋兵便纷纷围上来,百姓也已经忍无可忍了,双方剑拔弩张,冲突一触即发时,吕仲明终于找到了秦琼,快步追上来。
  “别吵架别吵架。”吕仲明道:“大家都回去罢,别朝外跑,现在外头更不安全。”
  吕仲明四处看看,爬上一个板车,朝百姓们道:“南边传来消息,突厥人已经侵占了整个并州,现在外头官道上都是突厥游击,离开代县也没用,走不了多远就得被打劫。东边又有叛军作乱,哪儿都不安全,留在城里,听我一言。”
  “那小子是谁?”隋兵统领道。
  “本地的一个算命先生。”部下道:“是个道士。”
  吕仲明又双手外扬,赶鸭子般将他们赶回去,百姓们听吕仲明所言也有理,便一时间都散了。吕仲明回头望隋兵队长,见其凶神恶煞,本想与他交流几句,便打消了这个念头,下来搭着秦琼肩膀回家去。
  “怎么出来了?”秦琼问道。
  “罗大哥说外头乱。”吕仲明道:“让我找你回家。”
  秦琼叹了口气,问:“怎么办?这一仗能胜不?”
  “不知道。”吕仲明摇头,他是真的不知道,这种小战役他根本不记得。问秦琼道:“要走么?”
  “走去哪?”秦琼道:“整个天下,竟然没有一个能住的地方。”
  秦琼所言不假,现在的中原大地已经战火四起,没有一个能落脚的地方了。反正以能力,也足够自保,吕仲明是不担心自己三人的。
  然而回到家门口,就听见罗士信与隋兵正在争执。
  “国难当头!”隋兵道:“我管你什么人!马上拿起武器去参军!”
  罗士信也炸了,怒道:“说了不去就是不去!你有什么权利使唤我?我兄弟没回来!哪里也不去!”
  秦琼与罗士信进去,见两名来征兵的隋兵一身铠甲,拿着武器,罗士信一言不发,进屋去提长槊。
  吕仲明生怕罗士信一动起手来,庭院内血溅五步,待会又要擦洗半天,忙道:“罗大哥,别动手!有话好说!”
  “你兄弟回来了。”隋兵道:“现在就去。”
  秦琼抱拳道:“军爷,我这兄弟脾气爆,待会我劝劝他,您先请。”
  那隋兵也不想真的动手,毕竟此时城内人心惶惶,极易激起民变,便悻悻看了他们一眼,说:“早点来军营报道。”
  隋兵走了,吕仲明关上门,三人在院子里面面相觑。
  “打仗么?”罗士信问二人。
  吕仲明道:“打吧,兵荒马乱的,也没地方去了。”
  秦琼点头道:“先吃了饭再说,才有力气打仗。”
  于是三人吃了午饭,秦琼又嘱咐吕仲明多吃点,毕竟一进军营,就又要回到每天躺在床上避免消耗体力的生涯了,吕仲明便拼命塞,吃了三大碗饭,去报道时还猛打饱嗝。
  军营外到处都人,全是被抓回来参军的老百姓,隋兵推推搡搡的,给他们发武器,盔甲是没有的,每人一把生锈的铁剑,就可以拿着上阵去捅人了。
  “你!到这边来!”
  隋兵骂骂咧咧道,吕仲明被推到一个队伍里,拿了一把连木柄都没有的大柴刀,又被推到方阵里去练兵。秦琼则领到一把剑,罗士信拿了条铁链子,呼呼飞了飞。
  吕仲明扛着刀过去,登时引起一阵哄笑。
  “吕道长!你也来了!”有百姓笑道。
  吕仲明莞尔道:“可不是么,国家兴亡,匹夫有责,道长也得上阵打仗啦。”
  这话又引起一阵大笑,那一队足有两百多人,都蹲在地上拉家常聊天。又有人问:“道长,给算一卦罢,咱们能活下来吗?”
  吕仲明笑笑道:“我说能,你信吗?”
  众人又笑了起来,吕仲明道:“求道,修道,不是为了避死。是为了悟道。”
  “悟道就能不死么?”有人问道。
  吕仲明笑道:“悟道能让你不怕死。”
  那一下又是全场大笑,一名
  分卷阅读45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