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4
作者:非天夜翔      更新:2021-07-21 08:55      字数:2536
  国师帮帮忙 作者:非天夜翔
  分卷阅读34
  。”
  “……不过这炭头不愿连累老太,便自己出来混口饭吃,后来老人家死了,是他给送的终。城西铁匠看他力气大,人也还行,便招了进去让他打铁。”
  吕仲明闻言释然,想起正史中似乎提到过这个人,凌烟阁诸将里,个个祖上都有出身,秦琼祖上是官吏,罗士信所在的罗家也曾是地方大族。唯独尉迟恭祖上籍籍无名,乃是“蓬户瓮牖之人”,没有系统地学过武功,最后居然能成为一代悍将,前路坎坷艰辛,与秦琼等人不可同日而语。
  想着想着,吕仲明心里便有点唏嘘,三人喝过酒,吃了肉,便各自回房睡下,一夜无话。
  翌日仍是全城大雪,吕仲明早早地起来,蹑手蹑脚地出了院子,生怕惊动了秦琼罗士信,便猫儿似地溜出来,孰料院外秦琼声音响起,问道:“你要去找那炭头?”
  吕仲明吓了一跳,只得道:“是。”
  秦琼有点诧异,打量吕仲明,吕仲明便将找他的缘由详细告知,待听得这解释后,秦琼的表情才略有变化,却一时间仍有点难以接受。
  “英雄不论出身嘛。”吕仲明笑道:“你们怎么都不太喜欢他。”
  秦琼道:“第一面印象太差。既然这么说,我陪你去。”
  吕仲明忙道:“我自己去就行,罗大哥呢?”
  “昨晚上喝多了,还没睡醒。”秦琼道:“那你自己当心点。”
  听吕仲明说了那事,秦琼便知道尉迟恭不会是坏人,拿自己作比较,知道吕仲明与他们之间,必定存在什么非同一般的联系,然而吕仲明从来没详细说过这联系,秦琼也不多问。
  吕仲明走在路上,风雪渐大,被吹得直哆嗦,来到城西三头巷子时,整个人都快冻僵了。
  妈呀!平日里没出门不知道,怎么这么冷啊!这种地方还住了这么多人……生活环境有够恶劣。吕仲明抽着鼻涕,抖抖索索地问地方,最后终于找到了铁匠铺。
  推门进去时,尉迟恭正坐在炉前,只穿一条白色长裤,裸着强壮的半身,满背汗水,叮叮当当地在打铁。
  吕仲明:“……”
  尉迟恭:“……”
  哐当一声,尉迟恭被掉下来的锤子砸了脚,吕仲明吓了一跳道:“小心!”
  吕仲明忙上前,险些又碰翻了淬火的水盆,铁匠铺里甚是杂乱,一阵乱响后,尉迟恭道:“别动!站好!”
  吕仲明忙站定,尉迟恭小心翼翼地护着他过来,将钉在墙上的架子上的铁块推回去,吕仲明被他挤在墙边,只觉尉迟恭的身躯火热,一身汗味。
  尉迟恭既尴尬又意外,最后笑了起来,说:“怎么也不打个招呼就来了?”
  “过来看看。”吕仲明莞尔道:“昨天的话还没说完,我那俩哥哥脾气有点火爆,但都是好人,你别放心上。”
  尉迟恭忙不迭摆手道没有没有,又见吕仲明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忙道:“今天没怎么收拾,咱们出去找个地方喝酒。”
  “别。”吕仲明忙道:“就在这儿罢,这里暖和。”
  吕仲明拖着鼻涕,被铁铺里的炉子一烤,总算好过了点,尉迟恭便收拾了墙角一处,铺好毯子,让吕仲明坐下。铺里没有灯,只有铁炉焕发出的红光,映在这壮汉的身上,吕仲明打量尉迟恭,只见对方跟昨天完全不一样了。
  昨天登门拜访时,尉迟恭虽说不修边幅,但衣冠还是齐整,穿的一身狼袄裘帽,像个塞外的英俊猎户,要不是自己说出来,吕仲明根本没想到他是个打铁的。今天一见,一身臭汗,邋邋遢遢,倒确实是个打铁的。
  吕仲明来之前有满肚子的话,忽然间一下又全问不出来了。打量尉迟恭时,只见他看着自己,不住笑。
  “笑什么?”吕仲明也乐了。
  “没想到你会来。”尉迟恭道:“你哥哥们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吕仲明想了想,决定从昨天的话问起,遂道:“昨天走的时候,你朝我说什么来着?”
  尉迟恭道:“忘了。”
  吕仲明道:“你说你小时候……”
  尉迟恭莫名其妙道:“有么?”
  吕仲明:“……”
  吕仲明现在发现,和尉迟恭交谈,用自己习惯的那套逻辑明显不适用,这是鲜卑人和汉人的思维习惯区别吗?!!才见了他两次,为什么每次见面的时候,话题都变得这么奇怪啊啊啊!!
  吕仲明心中一群羊驼正在金鳌岛四倍速狂奔绕圈,尉迟恭却半点没发现,说:“我去找点茶与你喝。”
  吕仲明道:“不用麻烦了……”
  尉迟恭摆手,起身,人高马大的,稍微一动,不是碰到这个,就是撞到那个,铺子里一片响声,只见尉迟恭进了内间,吕仲明好奇张望,问:“铺子里就你一个人?”
  “老铁带着他媳妇,求医去了。”尉迟恭答道:“兵荒马乱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吕仲明嗯了声,看到黑暗的内间里,地上铺着块棉絮,像个狗窝一般,尉迟恭不知道在他的窝里翻什么东西,吕仲明又问:“老夫妻没有儿子吗?”
  “朝廷打辽东时,被拉壮丁抓走了,死在辽东了。”尉迟恭找了点东西,出来,又一路出门去,吕仲明忙道:“不用买茶了。”
  尉迟恭道:“很快就回来!”
  尉迟恭走了,吕仲明又打量室内,见铺子里有个匣子,匣子内扔着几枚铜钱,想必是尉迟恭一天的进项,内间叠着一套衣裤,正是昨天他穿的那身,门槛前摆着船似的一双木鞋,比自己的靴子大了不少。
  片刻后尉迟恭回来了,带了点茶叶与酥油,吕仲明不太喜欢喝唐代的茶,伸手阻住尉迟恭,示意我来。便烧开了水,用个碗,把茶叶泡开,滤了浓浓两碗茶,一时间茶香四溢。
  尉迟恭道:“哥哥是个打铁的,穷得叮当响,没什么好东西招待,见笑了。”
  吕仲明笑道:“大哥说哪里话来,愚弟不过也是个算命的。”
  尉迟恭大笑起来,三教九流,两人实际上地位相当,也不必多说,吕仲明又饶有趣味问道:“生意不忙?有活干你就忙你的。”
  尉迟恭道:“大雪封门,没什么生意,自己打点小东西。”
  吕仲明点头,尉迟恭又道:“明年开春,打铁的就多了,有钉马蹄的,打犁具的,生意还行。”
  吕仲明想了想,问:“你今年多大?”
  尉迟恭看着吕仲明双眼,笑道:“二十二。吕小弟,你婚配了没有?”
  吕仲明道:“没有……”
  吕仲明与尉迟恭对视,就在那么一瞬间,心里倏然又通通跳了起来,心道这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吕仲明颇有点不定神,又道:“对了,昨天你在我这求的一卦,我还没解给你听。你
  分卷阅读34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