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7
作者:非天夜翔      更新:2021-07-21 08:55      字数:2515
  国师帮帮忙 作者:非天夜翔
  分卷阅读27
  秦琼也不知道,看看张须陀,张须陀又上前,狠狠给了秦琼一巴掌,将秦琼打得嘴角溢血。
  “谁让你出战的?!”张须陀吼道。
  吕仲明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喘息片刻后,翻身上马,张须陀吼道:“站住!你要去何处?!”
  “救罗士信!”吕仲明道。
  张须陀道:“你们马上回荥阳城去!回守荥阳!”
  就这么点人,怎么守荥阳?吕仲明知道这次相当于是全军覆没了,然而张须陀没有再给他说话的机会,骑上马,喝道:“跟我来!还有不少将士陷于敌营中,此刻未必就败!”
  士兵当即走了近半,剩下秦琼与吕仲明还在原地。
  “荥阳守不住了。”秦琼道。
  吕仲明也知道,对方势在必得,此战一结束,李密的部队就将彻底占领荥阳,这么几百人回去守城,无异于以卵击石,现在最聪明的做法就是,救出罗士信,然后跑。
  “我去救师父,说服他撤。”秦琼牵着手中的马,交给吕仲明,说:“这是我的白云驹,瓦岗军里估计有人认得它,不会朝你下重手,你去找罗成。不管救不救得他,以一个时辰为限,大家在河边汇合。”
  秦琼翻身上马,吕仲明便道:“你自己小心。”
  救出人以后怎么办?秦琼没有说,但彼此都心知肚明,在此地全军覆没,大家回去了都要被杀头,张须陀也跑不掉,现在败局已成,救完人,只能跑路了。
  天蒙蒙亮,战线已被推到了索河上游处,到处都是尸体,士兵各自为战,罗士信深陷敌阵,战马已口吐白沫,罗士信浑身是血,身周尽是尸体。
  无人敢上前来,士兵们纷纷举着长矛,警觉地盯着罗士信。
  罗士信疲惫一笑,拄着长槊,摇摇欲坠。
  “手下留人——”一人声音遥遥喊道:“罗成休走!听我一言!”
  战阵分开,两骑排众而出,当先一名男子下马道:“罗成!官兵已败,何必再为杨广那昏君效命?”
  罗士信知道这是招降的来了,然而他吞不下这口气,冷笑道:“想老子投降?先打上一场!”
  那男子扔了武器,竟是丝毫不畏罗士信长槊,怒道:“叔宝何在?我找你二人已有年余,何必如此倔强?”
  罗士信见此人似与秦琼相识,沉声道:“你是谁?”
  男子抱拳道:“哥哥姓单,单雄信便是,叔宝可在你面前提起过我?这位是翟让翟将军。”
  说毕,单雄信便要引翟让来相见,罗士信正犹豫时,不远处传来一阵骚动,说时迟那时快,一箭飞来,带着凌厉风声,翟让猛然低头,头盔却被一箭带起,飞得老远。
  是时只见白云驹跨过人墙飞至,落于包围圈中,吕仲明双腿夹在马腹上,反手一提,揪着罗士信衣领令他飞起。救兵来得实在太快,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时,吕仲明又是纵马朝人群冲去。
  刹那间包围圈大溃,吕仲明回手一箭,士兵们大喊大乱,单雄信一见吕仲明回身忙闪身躲避,饶是如此,那一箭也险些将他钉在地上。
  “项上人头,暂且寄着!”吕仲明道:“小爷改日来取……”
  说话间那马已跑得没影了。
  罗士信不住喘息,趴在吕仲明背上,浑身多处是伤,问道:“师父呢?”
  “杀回去了。”吕仲明道:“战败了,你还好罢,撑住,过了河就给你治伤。”
  “我……不碍事。”罗士信道:“叔宝呢?”
  “他去救张老将军了。”吕仲明道。
  交战已近尾声,到处都是尸体,隋军虽全军覆没,然而瓦岗军也损失惨重,远处传来哨箭声响,吕仲明脸色一变,循着声音而去,见那处满地战死将士,秦琼抱着张须陀的身体,张须陀一身伤痕累累,并无战马。
  “太好了!快走!”吕仲明终于找到了他们。
  秦琼道:“师父不行了。”
  罗士信翻身下马,扑上前去,抱着张须陀大哭。
  张须陀虽伤重,声音中却仍带着威严,沉声道:“男儿流血……不流泪,莫要丢了师父的脸……”
  秦琼眼眶通红,与罗士信跪在张须陀身边,张须陀又勉强道:“从军之人,满手鲜血,如今马革裹尸,已是死得其所……古往今来,有谁不死?”
  吕仲明虽然对张须陀感情不深,然而这老者是非分明,更收容他数月,不禁心中难过。
  “我看看……”吕仲明上前,察看张须陀伤势,张须陀却摆手道:“不必了,老夫已不愿求生,如此了却一生,乃是求仁……得仁……。”
  张须陀声音渐小下去,显是到了弥留之际。数人都知道,张须陀这一战败了,回去也是被杨广治罪杀头,反而是种耻辱。吕仲明知道以张须陀的伤,要救好也并非不可能,然而自己无求生之念,却是谁也说不动的。
  吕仲明与秦琼交换了个眼色,正想着要怎么保住张须陀性命时,张须陀却道:“回去……遣散荥阳百姓,从此以后,你们与大隋再无纠葛,远走高飞为宜,以免有杀身之祸……小友……拜托你照顾他二人了……”
  就在这时,四周仿佛起了些许变化。
  破晓时的日光从东面转来,远方隐隐约约有梵音唱响,一名书生身着青袍前来,正是先前在大海寺所结识的善无畏。
  “我身本不有,憎爱何由生?”善无畏戴着紫檀佛珠的一手伸来,轻轻按在张须陀额前,吕仲明瞬间想起了善无畏那天所言,他来大海寺,渡一位有缘之人。
  罗士信与秦琼愕然,看着善无畏,此刻张须陀闭上双眼,一身血气渐消。
  善无畏出手的那一刻,身上泛起佛光,吕仲明心生警惕,本以为善无畏只是佛门中一名侍奉菩萨的侍者,就像闵公一样。然而看现在的情况,善无畏的修为明显比自己估测的要高。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
  “借一步说话如何?”善无畏温和道。
  吕仲明一点头,起身,朝秦琼道:“老将军性命无碍,请放心。”
  说毕吕仲明与善无畏走到一旁河边,善无畏在淡红色的河水中洗了下手,整条河流竟是褪尽了血气,河面上开满了白莲。
  到此时,吕仲明复无怀疑,待得善无畏转过身时,吕仲明便拱手为礼,道:“应该唤您作慈航真人,还是观自在菩萨?”
  善无畏笑笑,双手合十道:“无相为体,是菩萨还是真人,又有何妨?”
  吕仲明一笑,心知既然以佛家真言开头,便道:“观自在菩萨。”
  “金麟公子。”善无畏道。
  “菩萨有何吩咐?”吕仲明心念电转,不知善无畏是否知道自己一身法力被悉数封存之事,但看他那模样,又不像要把自己
  分卷阅读27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