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5
作者:非天夜翔      更新:2021-07-21 08:55      字数:2532
  国师帮帮忙 作者:非天夜翔
  分卷阅读15
  一箭去,都有士兵应声而落,叫好声,喝彩声震得他的耳鼓嗡嗡作响,耳畔全是呼呼风声。在那一刻,他依稀感觉到了父亲驰骋沙场的万丈豪情。
  “儿郎们!跟我来——!”吕仲明道。
  麾下士兵齐齐怒吼应和,吕仲明一骑辗转,带领士兵游走于城外,马上疾驰时手中连珠箭不停,沿着近一里的木墙掩体快马加鞭冲去,每过一盏灯的区域,那灯便应声而落,城墙上有弓箭手出现,便一声惨叫,摔下墙去。
  到得后来,城墙上的叛军一见吕仲明,登时扔了武器,作鸟兽散躲进掩体里,吕仲明绕了个大圈,又回到平原上,此刻已不知将追兵甩到何处去了。
  “吕将军!”部下喊道:“罗将军得手了!”
  西北方红光照亮了半边夜幕,吕仲明知道罗士信已经开始放火了,追兵们知道中了调虎离山之计,纷纷掉头冲回城里,吕仲明喊道:“快!回去接应!”
  吕仲明率军冲向东围栏,只见军营内,远处粮仓方向一片混乱,大火绵延而来,吕仲明要进城,又怕跑错了方向反而陷进去出不来,在城外等待时,忽听喧闹声渐大,火光已出现在东门哨塔上,便知罗士信已到木门前了!
  然而木门还关着,木制吊门巍然不动,两座哨塔已开始起火,熊熊燃烧,吕仲明要策马冲上,却被部下拦住。
  “吕将军!罗将军只让咱们在城外接应,不可贸然进去!”
  吕仲明只怕罗士信冲不出来,一时间哨塔上又箭如雨下,沉吟片刻后道:“你们在这里等我!”
  “不可!”
  部下纷纷色变,吕仲明却丝毫不怕,逆着箭雨冲向城门,在马匹颠簸上拉开长弓,唰唰两箭!
  那两箭先后离弦,却因吕仲明所在的方位,一箭直射,一箭斜掠,平地飞起后飞向木桥的吊索,吊索同时断裂,木桥轰然坠下!紧接着,罗士信带着手下的兵士,一身鲜血,冲杀出来!
  罗士信爽朗大笑,吼道:“卢明月小儿!教你认识爷爷的本事!”
  无数叛军冲上城门,万箭齐发,罗士信拍马狂奔,一名武将登上岗哨,怒吼道:“给我……”
  话音未落,吕仲明一箭飞来,那武将哼也不哼一声,坠下岗哨!
  罗士信吓了一跳,瞪着远处吕仲明,吕仲明却叫道:“走!”
  双方人马汇合,遁入山林内。
  天明时分,罗士信收拢部队,第一件事就是找吕仲明,出城的瞬间,那一箭实在太惊人,罗士信或许这辈子都忘不了那一幕了。然而找了半天,却不见吕仲明,部下将这个分队的战况一一回禀之时,罗士信不由得满脸匪夷所思的表情。
  “我说怎么最后的木桥……”
  部下道:“回禀罗将军,最后吕将军只用了两箭,就射断了绳索,为罗将军放下木桥,先前追兵出来时,吕将军当真是箭无虚发,不管是敌人的灯笼,弓手,主帅还是小兵,都是一箭,再没多的了。”
  罗士信:“……”
  罗士信走出树林,见吕仲明站在空地上,检视打扫战场后,被士兵们抬回来的战俘。
  这些战俘有的是追出城外,被罗士信杀了个回马枪抓回来的,有的是被吕仲明一箭射下马去,破晓时士兵巡逻抓到的。
  吕仲明放箭时俱手下留情,一箭贯穿了对方右肩膀,废去其行动力,让他无法再拿起武器动手,是以俘虏大部分还活着,又有不少出城追击,见情势不对便投降保命的,这时候都被重重捆绑起来,跪在地上。
  “做得好。”罗士信道。
  吕仲明心事重重,抬头看了罗士信一眼,点头。
  “战俘怎么处理?”吕仲明问道。
  罗士信此刻已不再把吕仲明当做小孩看,答道:“昨夜袭营后,对方士气已渐低落,十万大军,都是乌合之众,你我入夜再去捣乱一番,现在,先把他们处理一下。”
  说毕罗士信便提刀,刀锋抵着敌军将领鼻梁,吕仲明道:“怎……怎么处理?”
  那敌军将领看上去是个队长,忙不迭哀求道:“军爷,军爷饶命,小的家里上有老父,下有妻儿……军爷,小的们也是饿得不行,地被朝廷收缴了,跟着卢将军也只是想混口饭吃……”
  一时间,未死之人纷纷朝罗士信求饶。
  “军爷,行行好,给个机会罢……”
  “小的再也不敢反了,军爷把小的充军了也好……”
  “军爷,小的死了没干系,一家老小,可就要活活饿死了……”
  “算了罢。”吕仲明看得心下不忍,知道隋末天下起义军四起,大多都不是大奸大恶的亡命徒,只是连年饥荒,要么被杨广抓去充军,要么官府横征暴敛,逼迫良民,最后走投无路,才揭竿而起。
  罗士信嘴角浮现出一丝变态的笑容,紧接着刀锋微微一挑。
  那将领登时惨叫,朝后倒下,脸上喷出一条血线,鼻子被割了下来!
  吕仲明:“!!!”
  “你……罗大哥!”吕仲明道。
  罗士信漫不经心道:“把他们鼻子全割下来,黄昏时押着他们到祝阿县外去,再当着守军的面全杀了,县里不投降,就都是这个下场。”
  吕仲明看着那将领脸上鼻子被削平了,剩下黑黝黝的两个洞,还在不住流血,容貌极其恐怖,禁不住心里生出一阵恶寒,罗士信要再削接下来的人,吕仲明却以弓回手一掠,叮的声响,架开罗士信长刀。
  “你做什么?”罗士信的声音里带着危险。
  “士可杀不可辱。”吕仲明道:“我求个情,别砍他们鼻子了。”
  罗士信道:“这些人叛上作乱,就该想到会有此结果!”
  说毕罗士信刀一挥,然而吕仲明的动作比他更快,叮的一声又架住了,这次罗士信彻底怒了,朝吕仲明吼道:“你是不是想造反了!”
  吕仲明战战兢兢解释道:“罗大哥,我要是城里的人,看到自己被俘的战友死得这么惨,我应该会……死战到底,不会逃跑,也不会投降吧……这样容易增加咱们下一次战役的难度……呃……你……”
  “关你屁事!”罗士信还是第一次碰上有人顶撞他,登时一手卡着吕仲明脖子,把他狠狠一推,吕仲明也不是吃素的,劝不住罗士信,只得动手。留命并非吕仲明一时优柔寡断,又或是妇人之仁而起,而是先前想到罗士信活不过二十岁,吕仲明便反复在思考这个问题,终于鼓起勇气来阻止他时,也知道罗士信会是这个反应,早就作好了准备。
  罗士信一动手,吕仲明马上抬臂格挡,罗士信吼道:“你他妈的敢跟我动手?!”
  吕仲明叫唤道:“你今天割他们鼻子,哪天我要跟你一言不合,是不是也割我鼻子?”
  罗士信咆哮道:“我
  分卷阅读15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