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
作者:非天夜翔      更新:2021-07-21 08:55      字数:2520
  国师帮帮忙 作者:非天夜翔
  分卷阅读11
  。”秦琼交代道:“过几日就回来。一切小心,照顾好自己。”
  吕仲明道:“带我去……”
  “不行!”秦琼想也不想就否决了这个提议,答道:“这是打仗,自顾不暇,哪有空带上你。”
  “喔好吧。”吕仲明只得有气无力道:“你去吧。”
  吕仲明根据自己的知识,知道这一仗肯定是赢的,死缠烂打跟着去也是活动活动筋骨,然而打仗就要运动,运动就要消耗体力,消耗体力就会饿。且这边每天就吃这么点东西,军粮严格配给,来了这么久,已经吃了秦琼不少东西,出去总不好意思混他的两顿饭,不去就不去罢。
  于是秦琼走了,吕仲明便躺在床上思考人生哲理。
  一连数日,吕仲明都在思考,最后决定,待得张须陀的部队打了胜仗后,便跟随秦琼回大兴去。初时浑浑噩噩,不知道杨广是谁,如今再去与那狗皇帝打个照面,自然知道要怎么忽悠他。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句话,确实是真理。
  只要拿回父亲的龙鳞,马上就能将老爸召唤过来,一切难题迎刃而解。然而吕仲明想到这里,又隐隐约约觉得有点不妥。
  仙佛有仙佛的战场,凡人有凡人的战场,以仙力去干涉凡人的命运,真的好吗?说不定虚空玄门内的那一掌,也正是佛家下的战书。对方在没有出面干涉战局之前,自己是不是也不能妄自化为真身,冲到皇宫里直接把杨广给吃了?
  但不管怎么样,龙鳞是一定要拿到的。否则人身安全都没有保障……吕仲明决定了下一步计划,就是装成人畜无害的模样,跟着秦琼去大兴。
  然而张须陀这一场仗,打起来却是没完没了,击退了王薄,从秦琼的对话里,吕仲明得知王薄已经兵败跑路了,连辎重都丢得干干净净。张须陀派出了所有的部队,前往津梁,与水军将领周法尚合兵,狙击王薄残军。
  秦琼临走时嘱咐吕仲明,不可出外乱跑,也不可朝外人说太多自己的来历。凡事听张须陀的吩咐。
  那天吕仲明刚吃完早饭,正躺下来,外头便来了个人,进来也不说话,看到吕仲明躺在秦琼的床上,登时一怔。
  吕仲明尚且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忽然发现外面来了个人,便略张着嘴,与那人对视。本能地感觉到,似乎有点危险。
  是什么呢?是杀气!
  那男人高而瘦削,脸色阴沉,容貌细看起来倒是不太凶神恶煞,只是感觉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不舒服。眉眼间充满戾气,眼睛明亮,手背青筋纠结,显是练武之人,眉毛还损了一截,若不是穿着盔甲,吕仲明险些就要将他当成个囚犯。
  男人眉目间带着一股戾狠之气,
  “什么人?”那男人沉声道:“怎么在我秦兄弟房里?叔宝何在?”
  吕仲明忙一个翻身起来,朝他抱拳。
  “张须陀将军……派他出去追击王薄的军队了。”
  男人:“报上名来。”
  “我……是他小弟。”吕仲明转念一想答道:“我叫仲明,你好。”
  “怎么大白天的躺着?”那瘦削男人拧着眉毛问道:“身体不舒服?”
  吕仲明道:“没有,一天只吃两顿,容易饿,只能躺着,避免消耗体力。”
  男人:“……”
  吕仲明道:“张须陀将军在前厅里。秦兄多则十天,少则三天后才能回来。”
  男人似乎十分烦恼,站着不吭声,无意中瞥见了摊在桌上的一张纸,正是先前吕仲明与秦琼讲论行军所用,便看着那张纸沉默,仿佛在想自己的事。
  吕仲明看出面前这人仿佛有点生气,便小心翼翼道:“有什么事么?待他回来我转告他。”
  男人道:“罢了。”说毕转身就要走,吕仲明忙追在他身后,问道:“有什么能帮你的?”
  男人漫不经心道:“卢明月率领十万军队,攻到祝阿县了,你回去躺着罢,节约体力……”
  吕仲明快步追在那男人身后:“国事为重,我与你一起去。”
  吕仲明既然住在秦琼营里,那人找秦琼帮忙,自己说不得也多少得出点力,身前这人仿佛与秦琼关系甚好,便打算问问看有什么事情自己能做的,然而那男人却也不说自己是谁,一路上穿过回廊,片言不提。
  “秦大哥眼下已经到津梁了……”
  “兄台叫什么名字……”
  那男人腿长走得快,吕仲明只得加快步伐追着,男人根本就不理他,到得厅外时,见一名参赞正在厅外站着,这参赞吕仲明认得,正是第一天到张须陀营中时,撺掇老将军把他押回去大兴,交给杨广的那个,名字唤作王志阳的就是。
  秦琼说过在军营里住着,不可轻视朝廷派给张须陀的人,须得客客气气,吕仲明便朝他点头,说道:“王大人。”
  那参赞对吕仲明爱理不理的,看到率先走来的那男人,却脸色一变道:“罗将军,张老将军正在与朝廷特使议事,此刻不可……”
  那一身戾气的男人话也不答,随手一掌就朝着参赞照头兜去。
  吕仲明:“!!!”
  吕仲明还没反应过来什么事,男人便一巴掌把参赞抽得陀螺般半空飞出去,撞在地上,摔得头破血流。
  吕仲明张着嘴,站着只不住发抖,心道@#¥%……
  那男人回头看了吕仲明一眼,随口道:“我叫罗士信,你唤我罗大哥就行。”
  ☆、5 第四回:叫阵
  吕仲明:“……”
  说毕罗士信推门进去,见张须陀正在与一名官员说话,吕仲明想起杨广那茬,心里咯噔一响,本能地便朝罗士信身后躲。
  罗士信注意到吕仲明似乎有什么忌惮,便主动挡在他身前,现出回护之意,不让他与那特使朝向。站定朝张须陀一抱拳。
  罗士信:“师父。”
  “来得正好。”张须陀道:“你前去准备,这就随我出征。”
  罗士信道:“不行!让我去。”
  张须陀怒道:“怎么!瞧不起师父不成?”
  罗士信道:“决计不行!叔宝带领的士兵还未回来,林将军要回援洛阳,卢明月有十万人!我们只有不到一百人!”
  “杂兵散勇。”张须陀道:“不足为惧。”
  说话间张须陀朝吕仲明看了他一眼,似乎有点意外他也跟来了。
  罗士信道:“手下只有不到五十人!不能让师父去涉险!”
  张须陀:“军令如山!你一个人去,如何能摆平卢明月!”
  罗士信脾气本就狠戾,张须陀看上去心情正不好,一身须发花白,已年届六旬,脾气却是说不出的火爆,那朝廷特使看着,俩师徒正要旁若无人地吵起来,罗士信额爆青筋,吕仲明看样子不对,生怕张须陀动手揍他
  分卷阅读11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