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
作者:非天夜翔      更新:2021-07-21 08:55      字数:2517
  国师帮帮忙 作者:非天夜翔
  分卷阅读8
  之时转而为霸道硬拳,你师父一定是武学好手。只是……学的不怎么认真。”
  “承……承让。”吕仲明抱拳,心下暗道幸好武学还是多少会上那么一点点的。当年在金鳌岛桃花林里,自己总是不耐烦打拳,觉得有仙术就够了,吕布则好话说尽,软硬兼施地让他练武。
  武神的儿子怎么能不会打架?吕仲明那时觉得无用,现在想起来,多亏跟着父亲学了一段时间的拳法。
  秦琼见吕仲明下不了台,遂开口道:“不妨,你还小,来日勤加修炼,也就是了。平日里抱拳客气时,拇指不能竖,须得将左手拇指藏在右手掌中,唯有起意切磋时,拇指才是竖着。你师父没告诉过你?”
  吕仲明摇头道:“没有……我爹见了谁都这么抱拳。不过你说得对,我会注意的。我得想想,总算找到你了,当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秦琼见其困扰,便道:“你慢慢想罢,我有点事,先走了。” 秦琼穿上盔甲,一副生人勿近的神情,吕仲明要问去哪,却不敢多问,只得坐着继续吃饭,脑子里越来越混乱。吃过晚饭,他实在困得不行,打了个呵欠摸上床睡下,梦里一会是吕布授艺,一会是一身黑铠,黑发的麒麟戳戳他的头,让他读书,一会是教主告诉他,回到初唐后可找秦琼……然而这些人的面孔都是模模糊糊的。
  夜半时他听见有人进房,登时一睁眼,醒了,听脚步声感觉得出是秦琼。
  秦琼轻手轻脚,也不点灯,摸进房里来,到铺前时犹豫了片刻,吕仲明便起身道:“对不起,占了你的床,借点被褥,我打个地铺去睡。”
  秦琼低声道:“睡罢。”说毕便躺在铺上吕仲明身边睡下,一夜无话。
  翌日。
  “把东西收拾一下,咱们就走罢。”吕仲明朝秦琼道。
  秦琼莫名其妙:“去什么地方?”
  “换个阵营。”吕仲明如是说:“留在这里太危险了。”
  “开什么玩笑?!”秦琼打量吕仲明道:“我是朝廷命官!食君之俸,忠君之事,怎么能说走就走?”
  吕仲明认真说:“杨广的气数已到了头,你总不能呆在这里,早一点走,就不至于这么被动……”
  秦琼道:“我拿大隋俸禄,自当为大隋出力,如何能走?”
  吕仲明:“……”
  吕仲明又问:“兄弟,你想成仙吗?”
  “不想。”秦琼连考虑也没考虑,便一口回绝了吕仲明的提议,吕仲明当即没辙了,只得看着秦琼漱口洗脸,擦拭铠甲铁靴,吕仲明又道:“邙山的那位仙师,让你辅佐我,协助我……”
  秦琼道:“仙师只授我棍法,让我照顾你,没让我追随你。”
  吕仲明道:“那是老君睡糊涂了,话没说清楚,我是来帮助你的,兄弟!”
  秦琼道:“这就对了,既然是来帮我的,就好好在军营里呆着,别给我捅娄子。”
  吕仲明:“……”
  秦琼整理好盔甲后又去磨刀,吕仲明把口水都说干了,还是在“你到底要做什么”“不做什么,是你要做什么”的对话逻辑中反复循环,吕仲明实在拿他没办法,总觉得是不是哪里搞错了。明明眨眼间就可以通关的节奏,装备药品全没了,等级瞬间归零,简直就是被盗号了不算,游戏忽然间不明不白就一下被调成了hard模式,这究竟是要闹那样!
  镇定,镇定。吕仲明不住告诉自己,想起麒麟老爸教过,凡事不可较真,要动脑筋,便深吸一口气,决定改变策略。
  “秦兄。”吕仲明正襟危坐道:“如今天下大乱,生灵涂炭,百姓衣不蔽体,食不果腹……隋家气数已尽,不出数年,定将覆灭,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秦琼大好男儿,为何忍心投隋……”
  秦琼:“……”
  秦琼一副“你是不是被鬼上身了”的表情打量吕仲明。
  三秒后,吕仲明终于崩溃了。
  “我不玩了啊!”吕仲明抓狂道:“我要回家——!”
  秦琼:“……”
  吕仲明简直无计可施,倒在床上,秦琼道:“你究竟想做什么?”
  吕仲明一脸圣洁状道:“带你弃暗投明。”
  秦琼道:“别闹,你倒是说啊,离开了这里要上哪去?投谁?投哪儿?”
  吕仲明被这么一问,赫然也答不出来,上哪去?自己也没个计划。
  想了半天,吕仲明拇指一指自己,豪迈地说:“我就是明,吕仲明。跟着我,待我力量恢复了,咱们一起打拼!”
  秦琼打量吕仲明,嘴角抽搐,起身,说:“贤弟好意,愚兄心领,仙师只让我照顾你,授艺之恩,秦某不敢忘,自然会照顾你。但你若想乱来,秦某却是万万不能奉陪。若嫌弃此处,可自行离去,有天大的干系,秦某为你担了就是。”
  说毕秦琼起身就走,吕仲明却一直在想离开后去哪的事,倏然间灵光一闪,按照历史,隋亡大乱,最终将归于陇右李家天下。不如就去找……
  “去找李世民。”吕仲明道:“他也是明。”
  秦琼莫名其妙道:“李世民是谁?”
  吕仲明要解释,秦琼却起身就走,吕仲明忙起身追着,问道:“上哪去?”
  秦琼道:“练兵!”
  吕仲明追到走廊上,秦琼不再与他多说,径自走了。吕仲明以手扶额,不忍卒睹。郁郁回到房中,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
  攻略本上明明就不是这样,设想中回到初唐后,有教主庇佑,身上法宝如云,十万两黄金傍身,那当真是豪气干云,小弟们前呼后拥,众星捧月,只要动动手指头,还不把敌人一路碾压过去?
  奈何设想与现实实在差得太远,吃喝拉撒都够不上条件,更愤怒的是,上个茅房,居然还没有纸巾!要用一根草绳……吕仲明解决了必须问题,系好裤带,欲哭无泪地回到房中。
  事到临头,抱怨也没有办法,发生了的事情,只得暂时接受。麒麟老爸说过,凡事要动脑子,不能逞勇,但要怎么动脑子解决这个问题?
  走廊上,一张纸凌空出现,飘着飘着落下来。
  【小小宝贝吾儿:
  在初唐的生活还好吗?离开金鳌岛后,爹想你,念你,恨不得你明天就回来。十五载光阴,你都在爹身前,如今你一走,为父心里顿时空空荡荡,生怕你碰上挫折……】
  吕仲明看到这封信时,登时无语凝咽,继而泪流满面,一手抓着信,趴在桌上,另一手把桌子锤得咚咚响,哽咽不已。
  片刻后,展开皱巴巴的信,继续看。
  【……你仲父说,男人便该有男人的责任与担当,是以为父虽心不甘情不愿,仍不得不让你离巢。为父知你之能,却怕你被骗,只因世上人心险
  分卷阅读8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