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
作者:非天夜翔      更新:2021-07-21 08:55      字数:2530
  国师帮帮忙 作者:非天夜翔
  分卷阅读6
  十,腕上系着一圈佛珠。
  那僧人以锤轻敲铜钵,当的一声清音,在殿内缭绕。
  书生抬头看观音,僧人却停了诵经,沉声道:“善无畏大师。”
  “金刚智大师。”书生笑吟吟地与那僧人合十见礼,过去坐在蒲团上,僧人问道:“灵宝天尊派来的使者,如今还查不见下落?”
  书生道:“玄门内,金龙之子被无量寿佛一掌,将神力与灵智悉数封印住,落下凡间后不知所踪。”
  僧人缓缓点头,若有所思,书生又道:“流落人间,一时也寻不得,我看不如……”
  “不可掉以轻心。”金刚智提醒道:“龙皇之子神力非是寻常神兽可比,我佛以大怜悯之心封其灵智,但终究是权宜之计,以其自身修为,假以时日,定可自行解开,回想起往事种种。说不定不过数日,那孩子便当恢复记忆,如此一来……”
  那名唤善无畏的书生笑道:“若是想起了,便想起罢,一切随缘,可不是正好么?那孩子不过十五六岁,秉灵宝天尊之命来了初唐,一人崎岖艰难,实在令人于心不忍。我佛慈悲,想必也不会去为难一个少年。”
  金刚智沉声道:“以金鳌岛灵宝天尊之能,何至于让一个年方十五六的神兽前来初唐,作这无谓的功夫?善无畏,我知你当年曾在昆仑山,身为昆仑十二仙之一,不愿与截教之人起争端……”
  善无畏一哂道:“菩萨过虑了。除却你我,阐教还有不少人在寻他,元始天尊下落不明,昆仑十二仙散了近半,赤精子,广成子,太乙真人一众游历海外,真正担心那孩子下落的,别忘了……还有嘉祥寺的那两位,以及燃灯前辈。”
  说毕,善无畏抬眼看着金刚智。
  金刚智叹了口气,答道:“我佛慈悲,却也是无可奈何。如今凡间乱世,众仙佛都不愿轻易露面,那少年又不知轻重,若贸贸然施展神力,只怕……”
  善无畏笑笑道:“只怕灵宝天尊,为的也是这事。那孩子所来,势必打破僵局,说不定还能找到元始天尊的下落。况且我方有金蝉子在,后续如何,也是难说。”
  金刚智沉吟许久,答道:“以金蝉子之力,就怕难以解去两百年后的灭佛之危,李家以老子为道统,须得从根源堵上这场灾祸,更不能任金龙流落世间,否则无法朝金鳌岛交代。”
  善无畏道:“既然菩萨如此坚持,我这就去寻找。”
  “我这就去告知地藏菩萨。”金刚智双手合十,朝善无畏施礼,善无畏回礼,金刚智又道:“有劳菩萨费心了,若不将此事解决,待得李家执掌天下后,只怕麻烦会越来越多。务必在那孩子想起前,将他找到。”
  善无畏点头,转身离去,离去前又看了一眼殿上的千手观音。
  夜,嘉祥寺灯火昏暗,吉藏法师摘下斗笠,朝殿内的另外一名僧人,一名小和尚略一点头。
  “没找着。”吉藏前去洗手,其中一名僧人对一个小和尚道:“这位是吉藏法师,吉藏。吉藏,晚饭在灶台里给你热着。”
  那小和尚双手合十,朝吉藏行礼。
  “你来找法朗大师做什么?”吉藏前去洗手,擦手。
  “修佛。”那小和尚答道。
  “学佛现在不流行了。”吉藏唏嘘道,拿了俩馒头坐下,朝小和尚道:“修佛也成不了佛。不如炼丹,飞升快点。”
  “我不想成佛。”小和尚道。
  “修佛却不想成佛?”吉藏倒是有点意外,笑道。
  “求知。”小和尚答道:“师父说,人人心中自有佛性,求知时能得大欢喜,大愿心,是最接近佛的境界。”
  吉藏看了法朗一眼,法朗莞尔一笑,答道:“以法朗之才,当不了你的师父,你我平辈相称即可。”
  小和尚点点头,吉藏发现了不对,与法朗交换眼色,法朗微微点头,吉藏喃喃道:“搞不好你还真能成佛……”
  小和尚莫名其妙,看着吉藏,吉藏便岔开了话题,朝法朗道:“不知通天教主吩咐了他什么,小仲明刚过来,就找不着人了,多半是落在那白耗子营里。也不愿出来见。我以释尊之名请杨广让仲明出面,杨广却瞒着我,隋家终究气数未尽,不好强要人,恐怕违了天道。”
  法朗道:“玄奘,帮我将右边架子上第三排的茶具取来。”
  玄奘起身去拿茶叶,吉藏又道:“我在回来的路上见了燃灯一面,燃灯问过士兵,也道杨广将仲明带到大兴去了。”
  法朗脸色微微一变,吉藏道:“慈航眼下还在大兴,若能与仲明见上面,倒还好说,就是另外那位,委实不好对付……”
  法朗沉吟片刻,而后道:“纸里包不住火,大兴那两位,迟早也会知道的,人间天子能耐有限,扣不住他。仲明自出生起便未有劫数,拖得太久,反而不好,教主将他送回此地,想必也是一片苦心。”罢了,随他去罢。”
  吉藏道:“不能不管,仲明年方十六,一身惊天动地的神兽之力,金龙又护子心切,不知给了他什么法宝,上次去金鳌岛拜谒教主时,十件开天辟地的神器都在后山,封神之战后,截教又将天地间不少灵物收了去,万一仲明没轻没重,将一身法宝乱放乱扔……只怕连佛祖都不是对手。”
  法朗道:“这些想必灵宝天尊都有其考量。你担心仲明乱来,还不如担心元始天尊与老子俱不知所踪那事……”
  吉藏:“老君化胡的内情,只有当时跟随他的燃灯心中清楚。但每每提及此事时,燃灯俱避而不谈。万一通天教主亲自驾临……”
  法朗哂道:“截教在封神之战时便走了,我猜他也不会回来,顶多派个人来探个风声,看看元始天尊究竟出了什么事。毕竟三清之中就剩灵宝天尊了,过问几句道家一脉存亡,也属寻常。”
  吉藏还有话想说,那名唤玄奘的小和尚却回来了,吉藏一身风尘仆仆,便起身去洗澡,法朗则若有所思,坐着喝茶。
  章丘城内,隋军大营,张须陀面前。
  吕仲明坐着,打量张须陀,秦琼一抱拳,正要开口,却被张须陀目光压了回去。几名部下带着刀与箭过来,躬身道:“将军,我们在福隆山下树林里找到了死者,确实是被山贼所袭,还有破烂的囚车。穿的是征北大军的服饰。”
  张须陀看过武器,吕仲明知道自己乘坐的囚车被找到了,心里有点不安,生怕把他又按照皇帝的命令给抓回大兴去,然而自己也要从杨广那里索回龙鳞,当真是好生纠结。他看了秦琼一眼,秦琼却以眼神示意吕仲明稍安。
  “将军。”一名参赞在张须陀耳畔小声道:“杨玄感起兵作乱,陛下在辽东抓住此人,并吩咐押送回宫中,这少年会不会是杨素的孙儿?”
  张须陀声若
  分卷阅读6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