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
作者:非天夜翔      更新:2021-07-21 08:55      字数:2496
  国师帮帮忙 作者:非天夜翔
  分卷阅读2
  ,吕仲明色变大喊,要抽身逃跑已来不及,说时迟那时快,吕布给儿子的一片龙鳞光芒爆射,护住了吕仲明全身,然而佛掌实在太大,汹涌冲来,吕仲明被那佛掌一按,只觉脑海中轰然一响,犹如遭了闷击。
  紧接着浩瀚如金海的佛光之力澎湃冲击,将玄门通道击穿出一个洞!
  数千年前的晦暗天空射出雷霆万丈,裹着一道光飞射出来!
  碧游宫内:
  吕仲明消失了,地上留了个东西。
  通天教主诧道:“这是小仲明的法宝?”
  浩然捡起来道:“女娲的金葫芦,还装着点什么东西,忘拿走了吧。”
  通天教主道:“过几天让麒麟送过去给他。小仲明预习功课了么?”
  浩然安慰道:“放心吧师父,听麒麟和吕布两口子说,一个月前就在家里读历史了。”
  通天教主道:“读的哪本?”
  浩然叫苦道:“《隋唐演义》。师父你别啰嗦了,谁耐烦看你呢,快点进正文吧!”
  【卷一· 秦王破阵乐】
  ☆、2 第一回:祥瑞
  隋大业二年,杨素病逝,死因众说纷纭。
  大业三年始,炀帝大兴土木,妄动兵戈,民不聊生,饿殍遍野,百姓易子而食。
  大业七年六月,炀帝下诏征讨高句丽。
  十月,王薄作《无向辽东浪死歌》,于山东起义。
  十一月,因夏秋山东大水,颗粒无收,百姓曝尸荒野。张金称、刘霸道起义。窦建德家破人亡,逃军离去,揭竿而起。
  年末,翟让获罪,逃亡建立瓦岗寨。
  大业九年,杨广二次东征,亲征高句丽,苦攻辽东城不下。
  而后方,各地农民起义犹如星火燎原于大隋版图上绽开,终于在这一年,杨素之子杨玄感手握重兵,朝炀帝宣战,点燃了又一场乱世的烽烟。
  大业九年,五月。
  四面边声连角起,长烟落日孤城闭。
  一轮血色的夕阳在天地的尽头缓缓沉下,远方霞云中翻滚着闷雷,犹如动乱即将到来的前兆。
  这场暴雨要下不下,憋得所有人甚是难受,御驾亲征的杨广亦然。
  辽东久攻无果,士兵的尸体在城下堆了足有一丈高,辽河中满是鲜血,一月不褪。深夜,杨广解下铠甲,回到军帐内,挥退了兵士,帐外守备森严。
  云层在天顶聚集,直压下来,形成奇异的景象,仿佛将漫天星斗都吸进了一个浩瀚的漩涡之中,四面八方亮起了红光。
  士兵们纷纷发现了,啧啧称奇,犹如天子龙气上应诸天。正交头接耳之时,忽然一道霹雳,发出撕碎夜空的响声,轰然落下。直劈向军营最中央的大帐!
  杨广的帝旗瞬间折断,这名远征的指挥官刚从睡梦中惊醒,帐篷便铺头盖面地压了下来,四周一片胡乱,黑暗里到处都是焦急的声音。
  吕仲明摔得眼冒金星,七荤八素,发现自己抱着个男人,忙踉跄起来。茫然看着他。
  “爹……爹呢?”吕忠明茫然道:“我在哪儿?这是哪儿?爹!”
  杨广瞠目结舌,与吕仲明对视。
  杨广将吕仲明从头打量到脚。吕忠明的脖侧发出卍字金光,只是一闪,便即敛去,饶是如此,也把杨广吓得不轻。
  杨广神色凝重,无论如何也猜想不到面前这一幕,诧道:“你是谁?”
  吕忠明呆呆道:“我……我是谁?你……你是谁?我爹呢?”
  数息后,杨广炸雷般吼道。
  “抓刺客——!”
  吕仲明下意识地退后,摔了一跤,本能地转身就跑,整个军帐都动了,十万大军里三层,外三层,奔马来去,吕仲明一冲出来便被吓傻了,怎么这么多人?还都穿着盔甲?这是什么地方?!
  “抓刺客——!”
  “朝那边跑了!”
  士兵们犹如潮水般地涌了上来,上千人手持武器,吕仲明昏头昏脑,夜里又辨不清方向,站在一块空地上,四周到处都是人。
  “陛下有命——抓活的——”一名将官策马冲来。
  吕仲明被上千火把照着,空地上犹如白昼,站着只是不住喘气,胸口金光阵阵,父亲给的龙鳞竟是发出光来。
  士兵们胆寒,“妖怪”“异兆”之声不绝于耳,及至中帐内一人奔出,喊道:“还等什么!快抓起来!”吕仲明下意识地把手朝胸口一按,然而兵士们来得更快,所有人冲上前去,背后冷不防又有人以棍棒朝吕仲明后脑勺一敲。
  吕仲明眼前一黑,摔在地上,士兵们一拥而上,将他粽子般地五花大绑,抬进军营中去了。
  杨广半夜三更的被这突发事件骇得够呛,站在帐里不住喘气,召集了手下,一时间众说纷纭,杨广道:“这是……什么妖物?竟然敢欺到朕的营帐里来了?!来护儿!传来护儿!”
  部下们面面相觑,一名老将躬身道:“臣在,臣以为,陛下不应惊慌,陛下乃是真命天子,寻常妖物,料想不敢近身。”
  杨广这才渐平息了些,又有一将开口道:“陛下,军中士兵都道今夜天象异常,乃是……天降祥瑞之兆。”
  杨广惊疑不定,转念一想,忆起金光闪烁后,扑在自己身上的赫然正是一少年,两人在帐中对视那短短顷刻间,少年眉目端庄,肤白唇红,浑不似带着妖气,倒是十分清澈干净。
  “唔。”杨广镇定下来,点头道:“祥瑞之兆,便如此解释,令全军通报,以止谣言。来护儿,你留下。”
  将领们便都散了,唯剩那老将,杨广在帐中踱了几步,问:“那妖……那祥瑞,如今关押在何处?”
  来护儿道:“回禀陛下,那少年已被关在木牢中,昏迷未醒,未有异变,段文振与麦大夫都去看过,不似邪佞之物。”
  杨广定下心,答道:“你随朕去看看。”
  天色蒙蒙亮,杨广与来护儿到得囚营内,吕仲明仍昏迷不醒,被捆得粽子似的在角落里蜷着。
  兵士送上一物,恭敬道:“陛下,这是从他身上搜出来的。”
  杨广接过那物,见非金非玉,薄薄一片,拿在手中时竟是照亮了整个营帐,当即吃惊不小。
  “这是什么宝物?”杨广从未见过如此异宝,一见之下便起了据为己有之心,收进怀中,以眼色示意,左右士兵便上前,一盆冰水泼在吕仲明头上。那时节正是春末,辽东冰河化冻,冰水寒冷刺骨,吕仲明登时大叫一声,醒转过来,左右看看,整个人都悚了。
  杨广与他对视片刻,问道:“你是何人?”
  吕仲明道:“我……我是……”
  吕仲明方一挣扎,便发现自己被捆着,登时大叫道:“放开我!你要做什么!”
  分卷阅读2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