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
作者:月凉天渊      更新:2021-07-21 08:53      字数:2483
  舅舅!节制点(h) 作者:月凉天渊
  分卷阅读11
  爱的少年在他体力冲刺、对他高声表白、为他狂热的时候!下体胀暴了叫嚣着要射!不禁探手下去想要去撸动……
  刘剑君却一手挥开舅舅往下探的手,在舅舅耳边霸道地说道“舅舅!不许碰它!我要把你干射!”说完,动作更为猛烈地集中攻击那一点!
  舅舅被冲撞得彻底受不了,无力地趴在墙壁上,身体止不住下滑,却被刘剑君紧压在墙壁上,下体也不停在冰冷的墙壁表面上下摩擦!
  “啊……君君……小坏蛋……死了……要死了……射了……啊……”舅舅终於忍不住被干射了!身体瘫软在墙壁上颤抖,後穴却不停地强烈收缩!直把刘剑君也被夹到了高潮!一波一波灼热的液体射在舅舅的身体里面。
  “舅舅……我也要射了……啊……射了……舅舅真会吸……全都给你吸走了!”刘剑君直白的语言叫得舅舅面红耳热!使舅舅的下体又颤颤巍巍地立起来。
  高潮过後的刘剑君还停留在舅舅里面慢动作抽插,直到性器又再次硬起来,把舅舅翻转过来背贴墙壁面对着他,支起舅舅的左腿,欣赏着舅舅的媚态,再次进行猛烈的攻击!
  “哈……舅舅……你又被我干硬了……好开心……”舅舅面对着他,他的粗硬也不再被遮住,而是直翘翘地对着刘剑君!随着刘剑君猛烈的动作而上下翻飞!
  舅舅听到刘剑君这麽说,心里虽然羞耻,下体却更加兴奋地喷出液体!又面对着心爱的少年对他满脸痴迷的样子,心中激荡无比,什麽反驳也说不出口了,只能发出充满雄性气息的粗喘,紧紧盯着刘剑君的双眼!
  如果问舅舅为什麽会被刘剑君所吸引,那无疑就是那青春活力、彭勃向上、锐不可当的朝气!是那被年岁磨得沧桑的他所缺乏的进取锐气!跟刘剑君在一起,仿佛自己也年轻起来,不顾一切地去勇敢追求埋藏的渴望!
  看到舅舅任他为所欲为的纵容,刘剑君觉得面前这个健壮的肌肉男明明可以反抗,却偏偏满腔爱意地容纳他!看着舅舅饱含爱意的眼神,刘剑君忍不住狠狠亲吻舅舅丰厚的嘴唇!撕咬、吸食!
  舅舅跟刘剑君亲吻了一会儿就自己偏头退开了兀自喘气,刘剑君抽插的动作这麽激烈,都差点被亲到断气了!
  见刘剑君对自己被亲到差点断气而居然吃吃地笑了起来,舅舅恼羞成怒,不甘示弱地张牙咬向刘剑君,咬得他白皙的颈窝满是牙印。
  两人从浴室做到床上,射了又做,做了又射,最後终於累了勉强收拾一下就相拥着睡去。
  <% end if %>
  作家的话:
  下章完结,撒花~!
  ps.那个润滑剂其实最好不要用沐浴液/洗发露,不然肠道粘膜受不了,此文中的薄荷味只是小说而言~
  ☆、舅舅!节制点-09(完结)
  自从那天解开了舅舅的心结,舅舅就变得开放起来,自卑的感觉完全消失了,性致十分热情高涨,喜欢在家里拍着他们自己的gv,一边放一边做!
  这还不止,舅舅还几乎随时随地都在发情!在餐厅吃饭时在桌下用脚撩拨他、爬山时主动偷偷亲吻他、电影院里也摸黑偷摸刘剑君的性器!最後诱着刘剑君在厕所里来了一发,都没好好看电影。
  这时才应了书名:“舅舅!节制点!”面对完全放开了的舅舅,刘剑君有点吃不消呀。
  这麽甜蜜又快活的日子就一直这样走下去吧!
  不过呢,日子总是有顺流逆流。这天一度销声匿迹的刘子嫣打电话来约刘剑君来餐厅见面。
  还有人记得刘子嫣是谁吗?刘子嫣就是扔下12岁的刘剑君自己跑去改嫁的妈妈……
  刘剑君本来也不大想去见她,不过由於舅舅坦白了刘子嫣发的那条短信,为了让妈妈不来打扰他们的美好生活,刘剑君答应了邀约。
  来到了餐厅,刘剑君由服务员领到了房间,终於见到了多年没见的妈妈──
  能生出美少年刘剑君的妈妈桑,她本身也有着精致的美貌,而且保养得不错,岁月的痕迹在她脸上体现得不明显。
  不过对着抛下年幼的他就远走高飞从此不闻不问的妈妈,刘剑君实在没多少好感。
  “剑君……来,看看吃些什麽东西”刘子嫣看到已经长大成人的儿子,眼睛里不禁流出了泪水。
  刘剑君坐下来,推开妈妈递过来的菜单,皱着眉望向她,说道:“有话直说。”
  他曾经想要壮大力量保护被打的妈妈,曾经打长途电话苦苦哀求妈妈回来看他……不过这都是曾经了。
  “剑君,对不起,妈妈也是迫於无奈,那时候我没能力养你,只能把你放在舅舅那里……”
  “行了我都知道了,然後你出国移民结婚,帮你丈夫带着两个孩子。”刘剑君不耐烦地打断她。
  “我也很想你……很懊悔自己没能把你接出去……”
  “行了有话直说,用不着打感情牌。”刘剑君不喜欢弯弯绕绕,喜欢直截了当地解决问题。
  “剑君!当时你舅舅信誓旦旦答应了我不把你引上歪路!现在却勾着你和他在一起!居心叵测!我儿子怎麽会是恶心的同性恋?”刘子嫣终於忍不住说出来了。
  “你明知道,还把你儿子丢在同性恋家里,我没什麽好说的。”
  “剑君!我也没办法才这样!他答应我不会害你的!你知不知道同性恋有多危险?吸毒、滥交、艾滋病……剑君,妈妈不想你也这样……”刘子嫣越说越激动,眼泪汹涌。
  上一代的人的思想观念如此,偏见无从改变。
  刘剑君并不奢望人人都能理解他们,他只希望他和舅舅能肩负起来时社会的舆论压力,携手面对着这一切。
  “妈妈,”刘剑君最是见不得女人的眼泪,抓住她的双手诚恳地说道:“我和舅舅一起生活这麽多年,他是个什麽样的人,我很清楚。而且,他爱我,我爱他。我们在一起,很幸福。”
  这句话谴责刘子嫣让偏见蒙蔽了,对待家人也就这样随意指责……
  “我知道你舅舅没坏到哪儿去……可是,剑君,你想清楚了?即使你们相爱,你们将来也不会有孩子的维系,没有孩子的家庭始终是不稳固的──他是你的长辈,比你大12年,要是他老了病了生活不能自理,只能拖累你……而等到你老了的时候,谁照顾你呢?”
  “我不需要谁照顾我,我能陪他终老,就很快乐。”
  刘子嫣定定地注视着她的儿子,见到她的儿子眼神坚毅不可改变,心里叹息。
  “剑君……我知道你们现在情到浓时,你
  分卷阅读11
  - 肉肉屋